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昆仑神女(三)
    倏忽间,西王母的神色凛然一变,双目暴出野兽的绿光,看向秦北洋所在方向,伸出长着豹爪的手指,再次厉声长啸。

    喜马拉雅雪人们呼啸着冲向秦北洋,手脚并用在地上奔跑,尚未完全学会直立行走,挥舞白俄士兵的大腿骨,当作原始人的战斗工具。

    大岩石背后,绑在马上的伊万诺夫一声哀叹:“我们就快被吃掉了。”

    秦北洋吩咐汗血马驮着白俄人先撤退。

    他镇定地拉开十字弓,一箭射中为首的雪人。九色吐出几团琉璃火球,把雪人们烧成灰烬。几个雪人冲到身边,骨头棒敲打镇墓兽的青铜外壳,挠痒痒似的无用。秦北洋换了三尺唐刀,下意识地模仿类人猿的动作,上下腾挪,左右翻飞,躲避雪人们凶悍的攻击。幼麒麟镇墓兽,顶出锋利的鹿角,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无数鹿角分岔刺入雪人胸膛。

    片刻之间,雪人全灭。

    昆仑山的高台上,横七竖八喜马拉雅雪人的尸体,月光照亮红色的雪,地球上最后的尼安德特人种的灭亡?

    秦北洋横着唐刀向西王母而去。这位半人半兽的美女,怒不可遏,露出老虎牙齿,再次高声尖啸,山顶有阵阵雪团滚落,三只青鸟也被惊走。

    忽然,西王母的眼神里掠过一丝恐惧。

    她害怕人类。

    神兽的天敌是人类。

    西王母抱起赤条条的卡佳,惊恐地狂奔到高台边缘,再多走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她是要把卡佳抛下去摔死,还是同归于尽?

    秦北洋立马打住,关照九色不要轻举妄动。果然,西王母把卡佳高高举过头顶。白俄美人的金色长发在夜空中缭乱,雪白迷人的身体,献给昆仑山的最佳祭品……

    突然,秦北洋跪在西王母面前,连磕三个头,脑门上全是雪,大声说:“西王母娘娘在上!请受晚生秦北洋一拜!晚生纵容镇墓兽屠戮雪人,罪孽深重,我愿以自家性命,换得这位姑娘平安。”

    秦北洋看着寒风中颤栗的卡佳,心意已决,只见西王母的眼神困惑,那意思是:你爱她吗?

    一大片风雪袭来,似乎闪过一双琉璃色的目光……

    念兹在兹,心有戚戚焉,千言万语,都被秦北洋化作一腔悲歌:“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昆仑山上,悠悠扬扬地传遍这一曲《红楼梦》里的《误终身》。

    在此修仙数千年的西王母,当然从未读过曹雪芹的故事,白俄美人卡佳更不会明白——“金玉良缘”、“山中高士晶莹雪”都是指贾宝玉与薛宝钗;“木石前盟”、“世外仙姝寂寞林”就是贾宝玉跟林黛玉了。

    风雪停止,西王母悄然放下卡佳。三千年老美人的脸颊,竟流下两行晶莹泪水。

    她扬起头,乱发飞舞,一声长啸过后,发出动听的声音,就像三十岁的女子,婉转动听,悠扬回环:“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半人半兽的西王母,果然会说人类的语言。西周时代的华夏语,二十世纪的中国人根本听不懂。

    于是乎,西王母面露女人的柔情似水,任由卡佳躺在雪地中,自己却狠心纵身一跃,跳下昆仑山之万丈悬崖。

    明月夜下,上半身美人,下半身野兽,拖着长长的豹尾,满头乱发如烈火流星……

    三千年前的西王母,不仅没有坠落深渊,反而乘风而上。三只青鸟,如同彩蝶飞舞,陪伴主人左右。云端之上,星汉灿烂,依稀可辨七位侍女光影,环佩相接,仙乐飘飘,鼓瑟吹笙,真正的神仙世界。

    小镇墓兽九色也双膝跪地,目送西王母之消逝。秦北洋抹了抹眼皮,不知是极光般的天上幻景?还是自己入戏太深,完全沉浸在上古神话之中?

    西王母消失了,她是彻底升入天上仙境?抑或去而复返,仍将回到昆仑山?他想起这座山峰的大名——神女峰,顾名思义,就是西王母之峰啊?

    秦北洋冲到悬崖边,抱起雪白**的卡佳,脱下皮袄外套,对襟长袍袷袢,将她如同粽子包裹起来。

    九色吐出琉璃火球照明,秦北洋踩过满地雪人尸体,抱着卡佳跑下高台。汗血马幽神还在等候,他给伊万诺夫松绑放下,扶着卡佳骑上马背,走下陡峭的台阶。

    突然,他听到一声枪响。

    子弹擦着耳旁掠过。为给汗血马让出道路,秦北洋站在台阶边缘。闪身躲避同时,支撑腿正好踩空——他没忘记撒开抓着缰绳的手,双脚已不属于自己,坠入昆仑山下的悬崖……

    秦北洋已忘了这是第几次从高空坠落?

    射出冷枪之人,正是被他从狼口救命的伊万诺夫。

    来不及考虑农夫与蛇的问题,失去重心的秦北洋,飞快地拉起十字弓,向上方悬崖射出一箭,破风直上,正好命中白俄男人的胸膛。

    伊万诺夫一声惨叫,同样坠下悬崖……

    秦北洋继续坠落……

    神女峰上,先是一声枪响,再是一声惨叫,昆仑山的万年积雪,竟然因此震动,瞬间引发雪崩。高山上的积雪,存在内聚力与重力拉引的动态平衡,人类活动会打破平衡,甚至一句突如其来的喊叫声。

    雪崩犹如泥石流倾泻,势不可挡,镇墓兽亦不例外。九色眼看要被大雪掩埋,又念着坠下悬崖的主人,纵身一跃,哪怕向着地狱而去,也要同生共死。

    汗血马同样一声嘶鸣,横穿塔里木沙漠的历险,让它认定秦北洋是自己主人,驮着瑟瑟发抖的卡佳,跳下昆仑山下的深渊。

    最后一枚马蹄刚离开,巨大的雪崩冲到悬崖,摧毁了一切生命或非生命……

    昆仑山神女峰雪崩,秦北洋第一个坠到谷底。他想象自己会是头先着地还是屁股先着地?无论哪种方式,结果都是死亡,区别不过是脑浆喷溅还是脊椎断裂。

    1分19秒的自由落体,秦北洋撞击到的不是地面,而是水面。

    伴随飞溅的水花,压力深重的水流,没入深不见底的潭水,迅速让头脑恢复清醒。他本能地划着四肢,穿过乱流与漩涡,猛然浮出水面,大口呼吸。

    紧接着,九色、幽神以及卡佳,同样坠入这片水中,接连发出巨大声响。

    秦北洋猛吸一口气,再一个猛子扎下去。原以为雪山深潭冰凉,没想到越往下越温热。潭水透明清澈,月光幽幽射下,看清了卡佳飘舞的长发。

    汗血马竟然也在游泳。幽蓝潭水之中,四蹄摆动,犹如马踏飞燕,又似天马行空。

    没错,马天生就会游泳,哪怕是出自沙漠的汗血宝马。

    幽神的脑袋露出水面,跟主人一同将卡佳送到岸边。

    九色也上岸了。原本它已沉到潭底,却在水下吐出火焰,运用东海恶龙镇墓兽的技能,穿破深深水幕,四条腿踩着水底,一步步爬到岸上。

    卡佳还在昏迷,入水时受到压力冲击,呛进去好几口水,面如灰土,呼吸和心跳都几乎没了……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