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楼兰古城(一)
    秦北洋、卡佳、九色、幽神,刚刚穿越了丝绸之路南道,沿着车尔臣河而下,发现烟波浩渺的罗布淖尔,还有划着独木舟捕鱼的罗布人。

    有支骆驼队刚刚离开,向着大漠而去,看背影像是考古探险队。秦北洋正要上马追赶,耳边响起悠扬的楼兰古歌。是个揪人心魄的女生,如泣如诉,仿佛在你的心窝子里凿了个洞。

    “真好听。”卡佳也跨上马背,北风吹乱她的金发,肌肤胜雪,“就像吉普赛人的歌谣。”

    汗血马似乎不听使唤,向着大漠狂奔而去。

    秦北洋看到独木舟上的楼兰女郎——十**岁模样,双眼里有混血风情。

    她叫英卡。

    她在迎风高歌,面色苍白,泪痕已被风干……

    沙漠中的大湖罗布淖尔,龙鳞状的水波底下,有条长长的尾巴扫过。

    茫茫大漠,一路所见都是雅丹地貌。毫无生命的风蚀土堆群,呈现万千仪态,有的像山丘,有的像古堡,有的像烽火台……

    雅丹,由风塑造,铭刻着风的形状与尊严。

    经过一道土垠,闯入罗布泊的核心区,一千五百年前的湖盆底部。到处翻翘着盐壳,透着令人心悸的灰褐色,下边是几尺厚的青灰色土层,再往下是洁白的盐花与咸水。

    秦北洋闭上双眼,仿佛在汉代楼兰的水底世界,鱼虾在四周嬉戏,水鸟冲入湖中捕食,淤泥里浮起溺死者的骨骸……

    跨过孔雀河干涸的故道,不见一只飞鸟。低头看地,寸草不生。这才是真正的罗布泊,死亡之地。罗布人生活的世外桃源,不过是罗布泊在千年之后苟延残喘甚至回光返照的一小部分——用不了半个世纪,也会变成相同的荒原。

    秦北洋看到了楼兰遗址。

    真正的古城废墟,高耸的佛塔残迹。地上是残垣断壁,常年盛行东北风,古城被切割撕扯成一块一块的。卡佳下了马,抚摸徒存四壁的宫殿。她尖叫一声。秦北洋和九色都闯过去,只见半敞开的墓穴里,躺着一排乌黑的干尸,面目狰狞却保存完好。近乎木乃伊的古楼兰人,陈列在罗布泊的阳光下。

    这倒让他看到了希望——这些天胸口又开始灼烧疼痛,肺癌的老毛病卷土重来,必须找到一座古墓延续生命。

    他爬上最高的佛塔,俯视整个楼兰古城,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也是残缺的美。

    有人说,只有残缺的美,才是永恒的。楼兰是残缺的,所以,楼兰是永恒的。

    但让秦北洋困惑的是——今天早上,明明是斯文·赫定的考古队先走的,而这座楼兰古城也是瑞典人在二十年前率先发现的,为何现在却没有他们的踪影?

    难道考古队迷路了?

    攀爬在佛塔顶上的秦北洋,发现正南方有团黑烟笼罩,看起来颇有些诡异。

    而在那团黑烟附近,还有一个个蚂蚁般的黑点……那是考古探险队的骆驼与人。

    爬下佛塔,秦北洋和卡佳骑上马背,带着九色前往黑烟之地。

    片刻后,汗血马与俄国马奔到目的地,再也看不到笼罩大地的烟雾,却平地生出一座巍峨的古城。

    如果说,刚才路过的楼兰古城是一具千年干尸,那么眼前这座城池就是一具新鲜出炉的死尸,并且即将变为行动的僵尸。

    秦北洋看到了几乎是活着的汉朝和楼兰。

    城门口,盘桓着十三峰骆驼,每一峰上都坐着个男人——这就是秦北洋在楼兰佛塔顶上所见的小黑点。

    但他们并不是考古队员,也不是驼夫或武装护卫,更不是剑桥博士、北大教授与国会议员。

    恰恰相反,或者殊途同归,他们是盗墓贼。

    秦北洋看到了小木。

    骑在为首的驼峰上,裹着黑布头巾的年轻男子,他的皮肤白皙细腻,眉清目秀,就像唱戏的小生。这人的目光唯唯诺诺,仿佛宇宙天地万物都如此险恶。

    西天的落日,犹如刚出炉的大烤馕,金黄色的焦香四溢,撒在所有人的脸庞上。

    小木也看到突如其来的两匹骏马,以及马背上的秦北洋。

    他俩互相都是烧成灰都认得的,更别说九色了。

    三年前,白鹿原唐朝大墓的地宫,小镇墓兽曾把小木的手指头烧成了灰。三年后,它盼望着把小木整个人都烧成灰。

    烧成灰,连渣渣都不剩。

    小木颤栗着注视九色琉璃色的眼球,仿佛听到这头“猎犬”心中所想。

    秦北洋还记得阿幽的关照——他跟你说的任何话,一个字都不能相信。

    于是,他从背后抽出十字弓。

    “进城!”

    小木一声令下,带着他的盗墓贼团伙,驱赶骆驼闯入敞开的城门口。他已别无选择,趁着天还没黑,小镇墓兽无法吐出能烧死人的琉璃火球。

    即便是猎犬的形态,九色依然紧追不舍,跟着冲入城门洞子。

    “九色!回来!”

    秦北洋呼喊几声没用,只得紧着马刺,催促幽神进入古城。俄国马上的卡佳,跟着他鱼贯而入。

    穿过城门洞的瞬间,迎面而来阴冷的风,夹带腥臭之气。风里有嘈杂的呼号声,在秦北洋耳边嗡嗡直响,想起科拉超深钻井下的地狱之声。

    胸口的暖血玉坠子又滚烫起来。

    秦北洋很想调转马头,立刻退出这座古城,多年探访古墓的经验告诉他,此城有问题,绝对不可深入,但他不能抛下九色不管啊。

    但来不及了。卡佳听到一阵清脆的关门声,她再回去敲打大门,铜皮铁钉的门背后,任谁也无法打开。

    “我们被困住了。”

    秦北洋大喝一声,乌黑的汗血马高高抬起前蹄,连续嘶鸣数声。

    最可怕的不是关门,而是城门洞子里根本看不到出口。

    与其说是城门,不如说是隧道。

    他点起火种,纵马向前奔去,连续走了好几里地,还是没有走出隧道,仿佛来到巴黎的下水道。

    不,这分明是墓道!

    秦北洋原本灼痛的胸口,居然变得清凉下来。癌细胞像被浸入水中的火苗熄灭,再次神清气爽,浑身充满力量——这是他每次进入古墓才有的感觉,恰好跟正常人截然相反。

    他看到了九色。小镇墓兽已经变身,黑暗中长出雪白鹿角,青铜鳞甲,吐出琉璃火球照明。

    好在这墓道高大,别说并排通行两人两马,就算是个骆驼队乃至大车队也毫无困难。

    秦北洋与卡佳都下了马,挽着缰绳而行。这一路经历无数古墓,白俄美人的胆量也被历练了出来。

    忽然,琉璃火球灭了。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