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神龙出世(一)
    两千年后,大银幕另一端,罗布泊大泽彼岸,翠绿的芦苇丛中,秦北洋也在凝神观望。

    光影中的少女有几分眼熟,不就是在罗布淖尔的独木舟上,高唱楼兰古歌的姑娘吗?

    他也认得骑马而去的汉人男子。

    秦北洋跟随班超而来,从楼兰城的街道,鄯善王的宫殿,丝绸之路的烟尘深处。他带着汗血马幽神、小镇墓兽九色,还有白俄美人卡佳,在无边无际的墓道中狂奔,直到白鹤翱翔的水乡大泽。

    背着弓箭的英卡离去,水面开始慢慢沸腾,某种东西的巨大阴影,在水下忽隐忽现……

    他蹑手蹑脚地走近,分辨不清真实与虚幻,刚要把手指尖触摸一泓碧水,幻影辄然消失。

    落幕,散场,亮灯。

    秦北洋的对面是李隆盛,近在咫尺,同样半蹲姿态,把手伸向地面,几乎要头碰头了。

    李隆盛坐倒在地,不明白怎会看到秦北洋的脸?多半也是幻觉?还有他身后的卡佳、九色与幽神。

    “北洋。”

    小郡王帖木儿一声惊呼,穿过那道并不存在的屏障,抓住他的双手。

    热的!活的!货真价实的真人!不是幻影。

    阔别将近两月,犹如相隔数十年,他俩忘情相拥,彼此闻着身上的臭汗。

    王家维教授也上来拥抱,说实话,大家都没想到还能见到活着的秦北洋。

    小郡王还跟卡佳嘘寒问暖,白俄小寡妇已学会几句简单的中国话:“俺还活着!”

    唯独斯文·赫定皱着眉头:“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别担心,赫定先生,他不是来破坏考古队的,他是进入古墓来拯救自己生命的。”

    李隆盛依然坐在地上,冷冷地观察秦北洋与卡佳,还有化作幼麒麟镇墓兽的九色。

    有人高声惊呼:“那是啥?”

    大伙儿循着声音,举着火把,踏过骆驼与人的尸体,依稀可辨两扇硕大的墓室门。

    门上雕刻着两尊身披甲胄,右手持宝棒,左手擎宝塔的天王浮雕像。

    “这不是哪吒三太子他爹托塔天王吗?”

    小郡王应声而出,王家维教授敲了敲他的脑袋,才不管他贵为一方诸侯与国会议员。

    “亏你还是我的学生!托塔天王是老百姓俗称,大号是毗沙门天王。”

    “越后之龙上杉谦信崇拜的毗沙门天王。”

    秦北洋在日本读过高中,脑中浮现川中岛合战的“毘字旗”。

    “毗沙门天王,又名北方多闻天王,佛教四大天王之一。毗沙门天王既是护法神、知识神,也是财神。”王教授是北京碧云寺的居士,自然精通佛法,“西域许多国家信奉毗沙门天王,比如于阗王自称毗沙门天王之后。”

    “我想啊,楼兰人信奉毗沙门天王,是为了镇压罗布泊大泽中的神龙。”

    李隆盛补充一句,想起英卡对他讲过的传说。

    “这就是二十年前,我所错失的楼兰古墓。”

    斯文·赫定踉跄着走到墓室门前,大胆地触摸石头门环。

    1900年,瑞典大探险家发现了楼兰古城,却没发现传说中的楼兰古墓,成为一生中最大遗憾。二十年后,再次踏上丝绸之路,重返罗布泊,目标就是这座遗失的大墓。

    斯文·赫定下令动手。

    秦北洋本想要阻拦,却被小郡王扣住手腕:“北洋,咱们可不是盗墓,而是科学考古。”

    王教授熟练地打开顶门石,咿咿呀呀地推开门扇。火光忽明忽灭,照出一条真正的墓道。

    斯文·赫定、王家维、李隆盛、小郡王、秦北洋五人闯入墓室,剩余人等包括汗血马和卡佳,都留在外面等候。唯有九色紧跟主人,寸步不离,头顶雪白鹿角,吐出琉璃火球照明。

    瑞典探险家对小镇墓兽感到不可思议,秦北洋默不作声,小郡王炫耀地用英语说:“这就是中国的镇墓兽,千变万幻,威力无穷。”

    “这些年来,我有听闻‘灵魂机械体’,也听说法**方改造过中国的镇墓兽,乃至于巴黎和会期间,在凡尔赛宫酿成一场大灾难。”斯文·赫定半蹲下来观察九色的鳞甲,“我却从未想过亲眼目睹活的镇墓兽!”

    探入一间宽敞的墓室,琉璃火球照亮天花板,竟是矿物颜料绘满的幽蓝色波纹。所有人高仰脖颈,只见波纹中描绘着水草、水鸟、鱼虾……

    “消失的罗布泊大泽。”李隆盛看出端倪,“为何要画在墓室上方?因为古时候,我们的头顶就是大湖之底。”

    他用德语又说一遍,斯文·赫定点头用德语回答:“不错,如今尚存的罗布淖尔,相比两千年前的罗布泊大泽,不过是个小湖泊罢了。”

    墓室中堆满了陪葬品。首先是绫罗绸缎,考古队不敢使用明火,而用马灯照亮,辨认出长乐大明光锦、延年益寿长保子孙锦、世无极锦等汉墓中常见的纺织品。

    两千年的时光凝固在壁画中,既有汉画像石的苍凉悲壮画风,也有西域本土的原始风貌,更有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后的希腊化健陀罗艺术。

    秦北洋发现壁画还有情节,开头是一条蛇和一只雉鸡在交配,违背大自然的邪恶,具体景象不可名状矣。背景下着大雪,恐怕在正月。第二幅,不知是蛇还是雉鸡,生了一粒小小的蛋,引来满天雷暴。这蛋竟然不碎,埋入黄沙之中,沙土变成盘卷的蛇形。第三幅,沧海桑田,包裹着蛋的黄土变成石头,向着苍穹飞升,月光下蛋壳碎裂,竟然变成一条龙,坠入沙漠中的茫茫大湖……

    “这就是英卡所说的神龙?”

    李隆盛和秦北洋并排站在壁画跟前。

    龙,自从五千年前的红山玉龙起,不仅是华夏汉人的图腾,也为许多不同民族所信仰。

    灯火渐渐照亮整个墓室,传来小郡王的惊呼:“一艘船!”

    大家围拢过来,几块长条形木板,船头船尾高高翘起,绘着五彩斑斓的龙纹,不就是楼兰人的独木舟?

    “不,这是雕刻成船型的木棺。”

    秦北洋想起在北极历险,维京人陵墓的火山口上,由海盗船改造的棺材。

    斯文·赫定拎着一把考古镐,正要亲自打开楼兰船棺,脚底却被绊倒,摔了个狼狈的狗啃屎。

    李隆盛急忙把他搀扶起来,却发现绊倒瑞典人的是一条大蛇。

    不,比蟒蛇更粗壮,简直水桶般的身体,覆盖黑色的坚硬鳞甲,缠绕盘踞在船形木棺周围,就像一圈圈螺旋形,火光照耀下甚至让人产生密集恐惧。

    秦北洋把头凑过去,闻出一股腥臭之气。鳞片微微动了一下,就像会呼吸的皮肤,惊得大伙儿纷纷后退。

    这是一条活物。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