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神龙出世(二)
    龙?

    但它动弹不得,只能翻翻鳞片,绵长粗壮的身体,连蠕动都做不了……因为没有水,它被困在这里,也许困了两千年,就像罗布泊大泽的干涸。

    李隆盛再次想起英卡所说的楼兰神龙,双膝下跪,在这条干涸了两千年的龙面前。

    神龙快要死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小郡王冒出来一句,“各位爷!咋们中华民族都是龙的传人,怎能见得神龙渴死呢?不如给它一点水儿,看看能不能救活它?”

    李隆盛及时做了翻译,瑞典探险家点头道:“不错,我们北欧人也相信龙。尽管龙是恶的化身,但如果能救活这条龙,展示给科学界,就是自《圣经》以来,开天辟地的大发现呢。”

    刹那间,斯文·赫定脑中闪过来自祖国的诺贝尔奖。

    他打开身上的水囊,毫不犹豫地浇灌到龙鳞之间。就像滴入阳光暴晒下的沙漠,立刻丝丝升起青烟。他又粗暴地夺过李隆盛与小郡王的水囊,要知在大漠中旅行,这是无价之宝,却被他无情地挥霍在这条奄奄一息的龙身上。只要能救活神龙,哪怕派骆驼去罗布淖尔买水都在所不惜。

    水,生命之源,缓缓渗入神龙的鳞片与肌肉。鳞片抖动的频率加快,整条龙身剧烈起伏,散发某种热量……

    秦北洋有些疑惑,如果世上真的存在龙这种生物,跟蛇一样属于爬行动物。爬行类、两栖类还有鱼类都是冷血动物,没有恒定的体温,必须根据环境变化。而在这幽暗冰冷的地宫,神龙为什么会发热?

    除非——它有镇墓兽的灵石?!

    热量传遍整个地宫,脚下亮起一道道赤色光环。秦北洋胸口的和田暖血玉也热了,九色的鹿角开始长大,他瞪大双眼暴喝:“全体退后!”

    头顶的罗布泊大泽水纹荡漾,犹如回到两千年前的湖底,阳光穿过万里黄沙,直射幽冥般的水面以下。成群结队的鱼儿游荡,各种形状的水怪们出没,似是贝加尔海豹之类的水下哺乳动物……

    “九色也走啊。”

    秦北洋又叫唤一声,小镇墓兽夺路狂奔。背后扑来汹涌的腥臭之气,惊天动地的巨吼,几乎再次撕裂耳膜。

    逃出狭窄的墓道,地宫中的热流滚滚而来。秦北洋抓住卡佳与幽神,反手抽出唐刀。

    神龙出来了。

    先看到一双龙眼,犹如两只探照灯,刺得所有人睁不开眼。接着是分岔的鹿角,然后是巨大的龙头,却只有两束长长的龙须,但更像是鲶鱼的须。

    通常的龙头像鹿像牛或像马,但这个龙头更像黄鳝或泥鳅之头,却依旧长着双角。

    神龙从脖子到后背,长满赤色鬃毛,鳞片都是向前逆生——逆鳞之龙。

    而它的四条龙足,就像传说中的“蛟”,极其宽大而锐利。从它心脏发出的热量来看,这又是一尊镇墓兽。

    楼兰神龙镇墓兽。

    沉睡两千年,终于被斯文·赫定皮囊里的水唤醒了。神龙匍匐蜿蜒,鬼知道究竟有多长?前半段已出了墓室门,后半段还留在墓道中。

    它在注视这群来自二十世纪的考古者或盗墓者。

    神龙张开鳝鱼般的大口,喷出一团团火焰。四散逃窜的考古队员,瞬间烧成人肉油脂。

    斯文·赫定几乎跪倒:“我亲手放出了地狱里的撒旦——leviathan!”

    秦北洋听得懂他的德语,但不晓得“leviathan”是什么意思?

    “利维坦!”李隆盛紧挨着他做了解释,“《圣经》时代的大海怪,《约伯记》第41章说——利维坦是一头巨大的生物,当它从大海苏醒,海浪也为之逆流。它口喷火焰,鼻子冒出烟雾,锐利的牙齿,鳞片如铠甲坚固,这是冷酷无情的动物,在大海中寻找猎物。”

    “因何而来?”

    “据说,上帝在创世纪第六天,创造了一雌一雄两头怪兽,雌的是盘踞大海的利维坦,雄的是威震沙漠的希贝摩斯。当世界末日来临,利维坦和希贝摩斯,将成为奉献给圣洁者的祭品。”李隆盛掏出速写本,借着火光画下这种史前生物的形状,“利维坦的原型,有的科学家说是海洋恐龙,也有人说是鲸鱼。利维坦是撒旦的代名词,代表七宗罪之一的‘嫉妒’。”

    利维坦的杀戮开始了,罗布泊大泽下的黑暗世界,成为一片屠宰场,无论死人活人,都难以逃脱被吞食的命运,甚至包括骆驼尸体……

    所有人更期待这只是光影幻境,一场黑白无声的恐怖电影,而不是真实的杀戮。

    唯有九色的雪白鹿角,如同参天古木的森林充作保护伞,挡住神龙的攻击。

    秦北洋、卡佳、汗血马幽神、小郡王、王家维教授,最后是李隆盛扛着斯文·赫定躲进来,才免于成为神龙的晚餐。

    隔着九色的鹿角与琉璃火球,李隆盛的双眼通红而灼烧,摇头狂喊:“这不是利维坦!也不是神龙!而是蜃龙!”

    蜃龙?

    “你们看到地宫里的壁画吗?一条大蛇与一只雉鸡交配,生下一个蛋埋在黄沙中。这个蛋孵化出来的龙,就是蜃龙。似龙非龙,只能算龙的别种,犹如龙生九子。蜃龙最强大的能力,不是兴风作浪,吞食人畜,而是制造幻境。”

    王家维教授随之附和:“‘海市蜃楼’这个成语,原型就是来自于蜃龙。古人认为,是蜃龙口中吐出的气,形成海市蜃楼的幻象。”

    “这比利维坦还要可怕一万倍!”

    李隆盛闭上眼睛,满眼都是海市蜃楼所见的英卡。

    其实,她并非罗布淖尔中活着的少女英卡。而是两千年前,罗布泊大泽畔,另一个早已死去的少女,只是容貌跟英卡酷似。

    蜃龙记住了汉朝楼兰少女的容貌,借着光在空气中的折射,将幻影投射到沙漠的另一头。

    刚才出现在楼兰鬼城里的光影,犹如电影银幕的两千年前的画面——从祭祀神龙的童男童女,到大汉英雄班超,全是这头蜃龙吐出的幻影。虽然蛰伏在地宫深处,因为缺水干渴而不能动弹,但它可以缓慢呼吸,影响整个地下世界,乃至于罗布泊的地面。

    至于,他们看到的这座城市,几乎崭新的楼兰城,仿佛刚从汉朝穿越而来,同样也不存在,只是一片全息的幻影。

    而在极目远眺的秦北洋眼里,就是一片神秘的黑色烟雾。

    这才是所有瑰丽幻象的本质,来自两千年前的地下深处——楼兰蜃龙镇墓兽。

    九色的鹿角四周,出现不计其数的幻影,层层叠叠,犹如数十个电影院,上海的大世界。楼兰的沧海桑田,西域的风云变幻,最早来到这里的居民,在罗布泊大泽捕鱼,在沃野千里的田畴劳作,在祁连山打猎,在丝绸之路跋涉……

    俱往矣!

    幻影以及黑烟,渐渐包围幸存者。这是小镇墓兽无法抵抗的,任何人和物体,一旦被蜃龙的烟雾吞噬,就会变成海市蜃楼般的幻影——再也没有实体存在,只有明暗、颜色还有声音的记录,从三维变成二维……

    斯文·赫定画起十字架,王家维教授口念金刚经,李隆盛背诵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卡佳则把头埋在秦北洋怀里,毫不畏惧:“我们一起死!”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