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甘州小娘子
    秦北洋的后背心凉透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不是因为九色,卡佳也不会病重至此……

    告别鹿王本生的壁画,他带着小镇墓兽,立即回到卡佳身边。

    没想到,她又坐了起来,似乎还梳妆打扮过一番,发出新婚小媳妇般的微笑。

    “秦,我在佛的面前祈祷了一天呢!”

    卡佳抓着他的手一起跪拜在彩绘塑像前,祈求佛陀、摩诃迦叶、阿难陀,以及菩萨与力士们的保佑……

    摩诃迦叶与阿难陀,佛陀的两大弟子,虽在《西游记》结尾被吴承恩描绘为索贿者,却是一路陪伴佛陀到最后的尊者,五百罗汉之首。白俄美人,神情庄严,注视年少英俊的阿难尊者,佛经里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死之将至的卡佳,亦如佛经所载的摩登伽女只因暗恋美少年阿难,甘愿遁入空门为比丘尼,最终在佛陀前修成正果。

    卡佳的身体渐渐软了,倒在秦北洋怀里,柔声说:“北洋,我愿皈依佛教,为我的小康斯坦丁,祈祷往生。”

    “好,卡佳,我会给你请一位大和尚来的。”

    秦北洋已泣不成声。她服用王道士的“极品仙丹”,表面看起来一度好转,不过是古人所云“回光返照”,实乃一命归西的前兆。

    卡佳自觉到了生命尽头,闭上眼睛,吐出最后一口气息:“秦……我很羡慕一个人。”

    “谁?”

    “你……你在说梦话时……常常提起的……安娜……”

    刹那间,这名字勾起秦北洋的眼泪。当滚烫的两滴泪水,落到卡佳的眼皮上时,已然香消玉殒。

    白俄美人死了。

    当沃尔夫在巴黎临死前的嘱托,当秦北洋在哈尔滨火车站初见她,这两人便注定要展开一次漫长的旅途,滋生种种孽缘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盛……

    她在临终前皈依佛教,想必可早日往生,或与她的小康斯坦丁在西天团聚。

    秦北洋抱着卡佳渐渐冷去的尸身,想起一路上的情份。人非草木,焉能不知卡佳爱他的心?他却终究没能成全过她,哪怕一夜都没有!只为那远在天边的另一人。

    是否对卡佳不公平?对自己也不公平?秦北洋不得而知。

    胸口又疼了,他冲出洞窟,在莫高窟的崖壁上喘息。正好王道士路过,好想抓住他的道袍猛揍一顿,秦北洋却松开手说:“道长,我想再去藏经洞里坐坐。”

    虽然没提卡佳的死,但王道长已看出端倪,分文不收,将他引入藏经洞。

    九色寸步不离地紧跟主人,怕他在悲伤欲绝之际做出什么傻事儿?

    坐在满屋经卷之中,秦北洋想起十年前,父亲在光绪皇帝的地宫内,教过他运气之法,盘腿打坐,吐故纳新,平复内心翻腾……

    似乎北魏、隋唐、五代、西夏的僧侣、画工、石匠、供养人、王公贵族们都聚集在洞中,窃窃私语,交头接耳,打量他胸中的癌细胞,端详他满身运行的真气,又见盘旋在他头顶的那个魂。

    睁开眼睛,一切幻觉消失。

    小镇墓兽九色衔来一本经卷,秦北洋徐徐展开,竟是手抄的《般若波罗蜜心经》。通常所见的唐玄奘的译本,总计二百六十余字,最后写着另一段话

    维时景佑二年乙亥十二月十三日,大宋国潭州府举人赵行德流历河西,适寓沙州。今缘外贼掩袭,国土扰乱,大云寺比丘等搬移圣经于莫高窟,而罩藏壁中,于是发心,敬写般若波罗蜜心经一卷安置洞内。伏愿龙天八部,长为护助,城隍安泰,百姓康宁;次愿甘州小娘子,承此善因,不溺幽冥,现世业障,并皆消灭,获福无量,永充供养。

    秦北洋逐字逐句读出,景佑二年是北宋仁宗的年号。而大宋国潭州府,就是湖南长沙。不知何故,这位湖南举人赵行德,竟流落到万里之外的沙州就是敦煌。

    掐指一算,大宋景佑二年,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征讨四方的年代。“外贼掩袭,国土扰乱,大云寺比丘等搬移圣经于莫高窟,而罩藏壁中”这句话不正点名了藏经洞的来源吗?因为西夏入侵敦煌,僧人为了保护珍贵的经卷文书,藏在莫高窟的密室中。

    “龙天八部”人尽皆知,无须解释。“甘州小娘子”又是何人?甘州,便是甘肃张掖,河西走廊重镇,北宋时有过甘州回鹘王国,亡于西夏。“小娘子”在宋朝是指年轻未婚的女孩。甘州小娘子,恐怕未必是汉人,可能回鹘等民族,甚至混血。

    秦北洋大胆猜测,大宋湖南的落魄文人赵行德,在丝绸之路流浪,偶遇甘州回鹘的异族美少女。或许有过一段爱情故事,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甘州小娘子死于西夏攻回鹘的战乱。赵行德万念俱灰,逃亡至敦煌莫高窟,偕同僧人将五万卷经书藏入这间密室,手抄《心经》为心爱的女子祈祷冥福。

    九百年前,这位湖南人无意中保护了全人类共同的遗产藏经洞,敦煌遗书。

    秦北洋拉着小镇墓兽跪下,向这卷《般若波罗蜜心经》叩首,向没有在历史书上留下名字的赵行德叩首,也向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美丽的甘州小娘子叩首。

    昔人已成一捧黄土,今人何尝不是相同命运?唯有历史与文明,才是永恒。

    赵行德致甘州小娘子人类有史以来最美的情书。

    九色啊九色,你可真会安慰人!

    秦北洋心中一片释然,淡淡一笑,将经卷还给历史,翻身离开藏经洞。

    回到卡佳长眠的洞窟,没有条件为大体沐浴更衣,秦北洋只能用清水擦拭她的面孔。摸到被病痛折磨而枯瘦的**,他再没有流泪。

    本想为卡佳择一块风水宝地埋葬,但想起她临终前皈依佛教,就照释门习惯火化吧。

    秦北洋将卡佳抱下莫高窟,买了几捆薪柴,默默吟诵《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一把火,了却凡尘。

    烧了个把钟头,九色正襟危坐,犹如回到地宫镇墓;汗血马幽神不断悲鸣,毕竟卡佳也骑过它好久,骏马同样爱美人。秦北洋看到火势将颓,加了几把干柴,把白俄美人烧成一堆焦黑的枯骨。半天前,她还是个肤白貌美的动人女子……

    生与死,不过是一层窗户纸罢了。

    秦北洋捧起滚烫的骨头,毫无畏惧,就像捧着凋零的花瓣,亲手塞入骨灰坛,葬在莫高窟背后的山洞中。

    他用祖传的石匠手艺,雕了一小块墓碑,分别用中文与俄文镌刻

    卡捷琳娜·安德烈耶夫娜·沃尔夫娜之墓

    生卒年份:1891-1920

    这天凌晨,秦北洋悄悄离开莫高窟,没向斯文·赫定、王家维、李隆盛、小郡王等人告辞,免得再引来什么劳什子的麻烦。

    倒是王道士仿佛彻夜不眠的神仙,站在藏经洞外的悬壁上,向秦北洋挥手作别。

    骑着汗血马,带着小镇墓兽,秦北洋晓行夜宿,穿过荒凉的大漠。

    时值隆冬,天降大雪,南望白雪皑皑的祁连山,想起王昌龄的“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此番他是破了楼兰而还乡,正好逆着诗中路线而行。

    穿过嘉峪关的城门,沿着汉朝与明朝的长城残墙,秦北洋穿越河西走廊,经过玉酒泉的肃州、金张掖的甘州、银武威的凉州,翻过大雪纷飞的乌鞘岭,来到陇西黄土高原。

    每一夜,秦北洋都在古墓度过。他从不主动掘人祖坟,陕西甘肃一带,几乎每座古墓都打满了盗洞。他顺着盗洞钻入地宫,在被洗劫一空的棺材旁,陪伴墓主人的枯骨度过一宿,才能睡上个安稳觉,抑制肺里的癌细胞。

    民国十年,西元1921年1月1日,秦北洋来到黄河边的兰州。

    在丝绸之路穿行数万里,终于嗅到现代文明的味道。一座来自德国的大铁桥,横跨在黄河的冰面上,背靠白塔山,面朝甘肃省城,清真寺的尖顶响起悠扬的召唤声……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骑着汗血马“幽神”踏过黄河铁桥,秦北洋插着唐刀与十字弓,心中默念《离骚》。

    他决心带着小镇墓兽九色回家,回到陕西关中的那座黄土大塬,回到唐朝小皇子的长眠地宫,回二十年前自己的出生之地白鹿原。

    去那里,一切的谜底都将解开,所有的真相皆能大白。

    继续行走。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