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白鹿原麦客(一)
    “北洋!别走!”

    他谢绝了齐远山的挽留,骑上汗血马幽神,一路狂奔出兵营。

    小镇墓兽九色紧跟在他身边。那只黑猫却留下来,循着小女婴九色的气味钻入营帐。

    士兵们还在营房里守岁,吃着火锅唱着歌。为了庆祝过年,有人放起烟花爆竹。

    秦北洋背后的星空,升起绚烂的烟花,宛如东风夜放花千树。九色与幽神都停下来,驻足观望灿烂的苍穹。寒冷空气中充满火药味,烟花一度照亮整座乾陵与无字碑。考虑到火药与烟花的发明时间,这必是武则天生前从未见过的美丽幻景。

    “走啊!畜生!走啊!”

    正月初一的凌晨,已过三更,秦北洋声嘶力竭地叫喊,第一次咒骂幽神和九色。他用马刺猛击汗血马的腹部,促使它撒开四蹄狂奔,远远离开焰火盛开的乾陵。

    烟花与流星在天上飞。

    曾经少年的他的眼泪在风里飞。

    泪水转瞬被风干,留在脸上的泪痕,北风下刀割般的疼。

    脑中莫名地闪过两句小杜的诗“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荫子满枝。”

    只可惜,他并不知晓这个“子满枝”,就是他秦北洋自己的“子”啊!否则,他必然转回去再找安娜,抱起自己的亲生女儿——九色。

    冥冥之中,能从古墓中拯救这个孩子的,唯有她的亲生父亲,秦北洋。

    而能在唐朝古墓中存活下来,并且吃着鹿奶长大的孩子,也必然是出生在唐朝地宫棺椁上的秦北洋的女儿啊!

    以上这一切,只有欧阳安娜、齐远山还有本书的读者们知道,秦北洋全然一无所知。

    但他知道,每个人来到人世间,从未经过我们自己的同意。人不可能选择自己出生地与时间,假如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绝不会选择出生在国破山河在的庚子年,出生在唐朝大墓地宫的棺椁上……但他会选择再一次认识欧阳安娜,哪怕再一次生离死别。

    假如上天不给再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们唯一可以选择的是,是死亡。

    秦北洋骑着汗血马狂奔了一天一夜,踏着冰面渡过渭河,绕着古老的西安城墙而过。这是二十一年前,父亲与娘亲逃难走过的路。

    中国人说,叶落归根。如果,要给自己选择一块死亡之地,那就是选择在出生之地吧。

    正月十五的清晨,秦北洋望见了白鹿原的悬崖。

    幽神踏着积雪泥泞的小径上塬,田野白茫茫一片。九色双目放光,脚步越发轻快,这也是埋葬了它一千二百年的故乡。路过汉文帝的霸陵,薄太后的南陵,阔别将近四年,小镇墓兽仍然轻车熟路,穿过土塬起伏的白鹿原,向着秦岭终南山方向,直到一座硕大的封土堆前。

    天地萧瑟,雪野苍茫。唐朝孟浩然踏雪寻梅,民国秦北洋却是踏雪寻墓。

    九色指引的坐标,绝对不会有错的。眼前荒凉的坟冢,正是唐朝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之墓。或许,也是秦北洋上辈子的墓。

    秦北洋翻身下马,跪在雪中,对着坟墓三叩首。他既是对已遭遇浩劫的墓主人叩首,也是对二十一年前,为了让自己来到世上而死去的妈妈叩首。

    虽然,庚子年的深秋,自己刚刚满月就离开了白鹿原。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即便全被白雪覆盖,秦北洋似乎也都认得,无数次午夜梦回之地,命中注定之地。

    老爹说过,自己出生时情况紧急,根本来不及为妈妈操办后事,只能草草葬在唐朝大墓的盗洞之中。但小皇子的坟冢上有不计其数的盗洞,到底哪一个才是妈妈的埋骨之所?

    就像在一片森林里寻找一片树叶。

    秦北洋呼唤九色帮忙,这尊小镇墓兽也无能为力。他找了块青石板,重新镌刻上娘亲的名讳,底下是“不肖子秦北洋泣立”。

    立下墓碑,秦北洋再次叩首。父亲的坟墓在法国巴黎,恐怕这辈子都没机会给老父守墓了。而母亲的墓就在眼前,何况也是唐朝小皇子的墓。哪怕终南郡王的棺椁早已远走高飞,落在阿幽等刺客们手中。他决定留在白鹿原,为妈妈和小皇子守陵。

    日暮后,他发现附近比邻而居一座古墓,早已被历代土夫子盗掘一空。秦北洋轻松地潜入墓中,棺椁里只剩下一堆枯骨,再看墓志记载,原来是晚唐时的贵族之墓。

    古人守墓是结庐而居,秦北洋则是掘墓为居。

    他在晚唐贵族的地宫里做了个土炕,每夜睡在墓主人的棺椁旁,这样就能控制住癌细胞,以至于延年益寿。九色每晚守在主人身边,只要在古墓之中,哪怕镇墓兽的灵石再强大,都不会伤害到秦北洋。他又在地面修了一个马棚,为汗血马幽神挡风避雨,安享卧槽生涯。

    “长安有男儿,二十心已朽。楞伽堆案前,楚辞系肘后。人生有穷拙,日暮聊饮酒。只今道已塞,何必须白首……”

    秦北洋心中只有这首李贺的《赠陈商》。他日日为唐朝大墓打扫除草,雕刻早已湮灭的石人石马石羊,想要尽量恢复一千两百年前的原貌。

    他还给附近村民做工匠,维修房屋、门窗、大车、农具等等,有时赚几枚铜币,有时只能收到半斤谷子、一袋豆子。他就在露天生火做饭,以小米做饼或粥充饥。有几个农家大姑娘,常要拉着他说话,问他老家在哪儿?有没有媳妇?要不要在白鹿原安家落户?秦北洋总是如实回答——白鹿原就是老家。

    有个大妈甚至还记得:二十一年前的小雪,有对夫妇在唐朝小皇子的大墓上,产下一个男娃娃。孩子他妈生孩子死了,娃娃依靠村里的妇女们哺乳才活下来,刚满月又被孩子他爹带走了。如今这位大妈已满头白发,当年却为秦北洋贡献过丰满的乳汁。

    为了报答恩德,秦北洋分文不取,为大妈家里补好了年久失修的屋顶,却婉言谢绝了大妈将十四岁的黄花小闺女嫁给他的好意。

    冬天溜走,春雪融化。大雁从南方飞返西伯利亚。农家纷纷下地干活,照顾春天生长的麦苗儿……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