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魔方大墓(二)
    他们继续往前而去,经过一个又一个岔道口,一个又一个上上下下的台阶,再也不敢擅自打开墓室门。

    一路上,偶尔会发现几具骨骸,有一处竟然成群结队,仿佛是一支浩大的盗墓队伍,被镇墓兽全部消灭。

    “九色,是不是你干的?”

    秦北洋低头询问,小镇墓兽摇摇头,一脸无辜,既不想背锅,也不想邀功。

    从遗骨的随身物品与钱币来看,最早的来自五代十国,最晚的是中华民国,但最多的还是前清。可见对于盗墓贼来说,这里是一座大地狱,未必不比乾陵与秦始皇陵更难挖。

    果然,阿幽走到下一个分叉口,便看到了自己留下过的标记这等于他们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老路上。

    要是原点倒也好了,至少能原路返还,但这又是中间的某个点。但这一路上,阿幽与秦北洋都分外小心,就是为了避免迷路,无法理解为何会这样?

    除非他们走过的路发生了变化。

    秦北洋立即检查岔道口的墙角缝隙,果然藏有机关的痕迹,穹顶与石壁之间也存在。如果是一千二百年前的原貌,纵然有缝隙也会积满灰尘污垢甚至封死。但是眼前的结合部却是崭新的,还有不断摩擦转动的痕迹,简直像上过润滑机油。

    他又把耳朵紧贴着墓道墙壁,正好是三岔路口之处,果然从地底深处响起轰隆隆的转动声。秦北洋又选择墓道另一边的石壁,这回声音不是从地下发出的,而是从头顶以上,仿佛来自宇宙苍穹。

    “我的老天爷呢!”

    秦北洋这才意识到,这座大墓本身就是活的!

    上下左右之间,穿插着无数间墓室,错综复杂的墓道,如同一块巨大的魔方,进行各种方向的旋转。

    魔方,1974年由匈牙利人厄尔诺·鲁比克发明。但秦北洋在日本读高中时,就在学校图书馆的地板上,画出过魔方的设计草图,为了便于认识空间立方体的组成结构。

    他在草稿纸上做过计算,二阶魔方的变化数约为3.67x10^6。

    若是后世流行的三阶魔方,那就是4.3x10^19!算出来已是天文数字。

    理论上,魔方的阶数可以无限上升,那就能容纳几乎无限的变化。

    某种程度来说,魔方有点像中国的围棋。

    也许,这座巨大的地下魔方,就是借鉴了围棋的计算方法?

    现在秦北洋置身的这座大墓,到底相当于多少阶的魔方,其中又有多少墓室与墓道,恐怕只有武则天年代的设计师才能知晓了。

    而这位天才的陵墓设计师是谁?秦氏墓匠族的某位祖先?秦北洋不得而知。

    不过,他想起了一座墓。

    “阿幽妹妹,你还记得吗?在东三省的牡丹江畔,我俩一起探险过的渤海国七层石头大墓。”

    “嗯,鹰头女神镇墓兽。”

    “我是说,那座超级大墓的形制极为特殊,同样也是将许多不同的墓室集合在一座墓里,宛如摩天大楼里的许多个房间。”秦北洋摸着石壁说,“那座渤海大墓,也是我的秦氏祖先之一所造,距离唐朝小皇子终南郡王下葬之时,不过晚了二十多年。”

    “哥哥的意思是渤海超级大墓的形制,是来源于这座魔方大墓?”

    “出自于同一家族,几乎同一年代,很可能是父子传递的手艺。”

    阿幽若有所思:“对于墓中的亡魂,宛如前世今生?”

    “这个比喻很好!二十年,在古时候,便是两代人。但两座墓的区别在于,渤海大墓的虽有几十间墓室,却都是固定死的;而我们所处的白鹿原大墓,却依然活着可以自动改变墓室与墓道的位置,犹如一块巨大的魔方,比之渤海大墓高级多了。”

    “会呼吸,有心跳的墓?”

    秦北洋脑中又浮出一段文字:“想起来了,渤海墓中的文字记载,白鹿原唐朝大墓可是一座帝陵!远不止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这么简单。”

    “这座墓的级别,甚至比帝更高!”

    “因此九色……”

    他低头看着小镇墓兽的雪白鹿角,那双巴瞪巴瞪的琉璃色眼球……

    既然,贵不可言,则不言!

    但这句话提醒了阿幽,她的尺八指向弯弯曲曲的墓道:“你傻啊!让九色带路不就行了吗!”

    “咋没想到呢?”秦北洋拍了拍大腿,蹲下对九色说,“回家!带我们回你原来的家!”

    九色在二十世纪生活久了,早就能听懂这个世界的话,不仅是北京官话,还有天津话、陕西话、河南话、东北话,甚至安娜的上海话。

    十八岁的阿幽噗嗤一笑,暗想道哥哥有时天才过人,有时又比常人愚笨很多,恐怕就是工匠的思维方式吧。

    回到家门口的幼麒麟镇墓兽,早已看他俩不断迷路而不顺眼了,立马雄赳赳气昂昂,穿过一条条墓道,爬上爬下,简直翻山越岭,在许多个岔路口穿梭。

    看似在绕弯子?秦北洋不断提醒九色,可不要把主人害死了呦。

    终于,一条笔直的墓道尽头,出现了金刚墙上的墓室门。

    还是镇墓兽靠谱!

    石门上雕着一对鹿,长着颇为夸张的鹿角,形态跟现在的梅花鹿、马鹿都很不相同,颇有些上古神鹿的味道。

    难道是九色体内那只早已灭绝了的史前小鹿?

    无需秦北洋用手推门,小镇墓兽用自己的雪白鹿角,悄然顶开了墓室门。自从四年前的那场大浩劫,这扇门始终虚掩,再无一人踏入过。

    唐朝小皇子真正的地宫,整座白鹿原大墓最核心之地。

    深呼吸,地宫里的气息,让普通人为之窒息,却让秦北洋心旷神怡。

    秦北洋在前,阿幽在后,九色则是到处乱转,就像走失多年的小孩子,终于回到了自家家里,那是既兴奋又好奇,既想要寻找旧时记忆,又难以适应这些年来的变化。

    变化就是已被洗劫一空!

    四年前的军阀,无异于杀人越货的强盗。他们强行闯入地宫,用二十世纪的武器撂倒了镇墓兽,打开并运走了唐朝小皇子的棺椁。至于这里的金银财宝,坛坛罐罐,早已荡然无存……

    九色弯曲膝盖,跪在唯一完好的壁画前,神情悲戚,竟然流下几滴眼泪。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