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小木的礼物(二)
    九色第一个钻出金井,没再经历时间的旅行,回到唐朝小皇子的地宫,也是它生存了一千二百年的老家。

    接着是秦北洋,原以为还会做一回朱鹮或仙鹤,却什么都没发生,像只老鼠爬出金井。

    他守在热流滚滚的洞口,拽出了阿幽纤细的胳膊。

    刺客们的主人一上来,她就拔出匕首,准备切断绳索,让小木彻底坠入时间之井。

    秦北洋却阻止住了她:“妹妹!君子一诺千金。”

    “我又不是君子,你们的孔夫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听到“你们的孔夫子”,秦北洋哑然失笑:“我可不觉得女子难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若不是小木从天而降,我俩还被困在金井之下呢,留他一条活路吧。”

    “留他活路,我们早晚会死在他身上。”

    “可要是杀了小木,我们又如何逃出这座大墓?九色能带我们来到地宫,未必能带我们走出地宫。而这座魔方大墓,在我看来,普天之下,唯有小木能够来去自由。”

    “哥哥,你可提醒我了,这小子还没有利用完呢!”

    于是,阿幽收起匕首,将小木一并拽了上来。

    小盗墓贼趴在地上喘气,庆幸还活在人世,捡起地上的洛阳铲。这工具形制奇特,秦北洋牢牢记在心中这非但是盗墓的好家伙,也将是未来考古队的好帮手。

    阿幽将他拎起来说:“我们走!”

    果不其然,小木在前头开道,走出终南郡王李隆麒的墓室,再也没有遇到过岔路口,也没碰到各种神秘的密室,变化无穷的魔方成了一条直线,经过小孩遗骸般的罔象尸体,终于回到了墓道口。

    九死一生,钻出白鹿原唐朝大墓,农历五月初五,已然昼夜交替,新月高悬。

    四蹄踏雪的汗血马幽神,还有阿幽骑来的白马,正在歪脖子古槐树旁,等候各自的主人呢。

    小镇墓兽再度变身,化作幼麒麟镇墓兽,正要吐出琉璃火球。小木吓得跪倒在地,向秦北洋与阿幽磕头求饶。

    不过,小木已看穿了北洋的心思,知道他内心善良,骨子里厌恶杀戮。如果真要处死小木,四年前的东海达摩山上,他早就没命了。

    但阿幽不同,别看只是个十八岁的姑娘,但作为刺客们的主人,可真是杀人不眨眼呢。小木暗暗猜测,这个貌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必然从小亲历过无数的死亡与磨难。

    “阿幽姑娘,当初在达摩山海岛,我将你们关入地下,实属不得已而为之。你们千里迢迢上岛,来者不善,我如果再次落到你们手里,要么小命不保,要么生不如死。小木虽是贱命一条,蝼蚁般的盗墓贼,却也不想一辈子只被他人摆布命运。”小木又灵机一动,“海女跟我说过,那个陷阱连着海岸,不会把人困死,总有机会逃脱。我并没想把你们置于死地。”

    “马后炮。”阿幽攥着匕首说,“我为何要信你的话?”

    “北洋,阿幽,你们终有派得上我的用场。现在若是杀了我,以后将会追悔莫及。”

    踌躇再三,阿幽让步了,收回匕首,躲在秦北洋宽阔的肩膀背后,月光照亮他光滑的胸大肌,和田玉坠子仿佛滴着鲜血。

    小木咽了口唾沫,再度跪拜磕头:“谢二位不杀之恩!”

    他背起洛阳铲,低头钻入白鹿原的黑夜,如同夜行的黄鼠狼……

    “也许,他才是注定要成为盗墓王的男人?”

    站在唐朝小皇子大墓前,秦北洋喃喃自语,思量自己是否妇人之仁?是否纵虎归山?是否农夫与蛇?

    阿幽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趁着秦北洋低头分心之际,伸手从他的背后抽出十字弓,对准小木的背影扣下扳机,射出一支遒劲有力的钢箭。

    “别……”

    秦北洋的阻拦完了半拍,钢箭已穿破白鹿原的黑夜,呼啸着穿破了小木的背影。

    月光下,五十步外,只见他闷哼一声倒下。

    “阿幽妹妹!你怎地做了背信弃义,暗箭伤人之事?”

    “哥哥……”阿幽苦笑着摇头,将独眼金字塔的十字弓还给秦北洋,“你啊,真是个一根筋的工匠,太迂腐了。”

    “哎……”

    秦北洋飞快地冲到小木身边。让人意外的是,钢箭并未射穿他的后背心,而是插在他的大腿上,但也鲜血迸裂四溢。

    将要成为盗墓王的男人还活着,咬着牙关剧烈喘息徐福的长生不老之药,并不能保证自己不受伤,更不能避免血光之灾。

    “阿幽妹妹,你是故意的?”

    秦北洋回头盯着月光下的阿幽,眼前的少女虽然只有十八岁,但她是刺客们的主人,这一箭绝对不可能射偏。

    “是的,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想杀死小木,但也不能放他走。”

    “你到底要怎样?”

    阿幽淡淡一笑,走上去,一脚踩着小木正在蠕动的后背:“我突然发现,他是老天爷恩赐给我的一件礼物。”

    说罢,她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在小木的挣扎和尖叫声中,捏着他的鼻子强行灌进去。

    少顷片刻,小木便老老实实地昏死过去。

    秦北洋摸了摸他的呼吸脉搏,阿幽低声道:“别担心,他死不了。这家伙,几次三番从我们手中溜了。惟其如此,才能确保他不逃跑。”

    借着九色吐出的琉璃火球照明,阿幽撕开小木的裤子,干脆利落地拔出那支钢箭。黑血狂流之际,这十八岁的姑娘连眉头都没眨一下,动作熟练地给小木清理伤口,用小镊子拔除布匹碎屑,细心地上了金创药,又用绷带牢牢地包扎。她从附近的被掘开的坟墓里,找到两块完整而坚固的棺材板,做成一副夹板固定在大腿两侧……西医外科大夫也不过如此。

    这一箭,虽然伤到了小木的大腿骨头,但只要养伤得当,就不会落下残疾变成瘸子。

    “哥哥,帮个忙吧。”

    在阿幽的请求下,秦北洋发挥自己的工匠手艺,做了一副简易的担架床,又将小木平躺着捆绑在担架上,尤其是他那条受伤的腿,始终处于伸直的状态。

    然后,他们再将小木与担架捆在白马身体的一侧,确保他的伤腿不受到颠簸影响。

    忙活半天,阿幽拍了拍白马的鞍鞯,吁出一口长气:“哥哥,我跟你一样明白小木这个杀千刀的家伙,正是白鹿原魔方大墓的钥匙。”

    “曾经埋葬在白鹿原的唐朝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则是打开武则天的乾陵的钥匙。那么打开李隆麒的钥匙又是谁?”

    阿幽直勾勾地盯着秦北洋的眼睛,看得他羞涩地低头:“我?我是钥匙中的钥匙?”

    “嗯,除了你,还有小木。”她在秦北洋身边绕了一圈,“小木不能死,否则,这个钥匙就断了,必须留着他的命,将来为我们开门。”

    “哪扇门?”

    “金井之下,封印之门。”

    月光下,阿幽干脆利落地回答,想来她的小脑袋里,还有更多秦北洋所不知道的秘密。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