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小木的礼物(三)
    塬上地势颇高,盛夏时节,夜凉如水。

    九色识相地为主人衔来一件坎肩,还有唐刀的皮鞘,又能插在背后了。布条裹住刀柄,犹如背着一把破伞,不显山,不露水。

    载着昏迷的小木,白马与乌黑的汗血马并辔而行。秦北洋与阿幽各自牵着马步行,为了保住小木的那条伤腿。九色走在他俩的后头,不想打扰这对男女夜行的好兴致,着实是头通达人情的好兽。

    虽是子夜,秦北洋眼前却分外清晰,无论远方终南山的剪影,还是白鹿原上座座坟冢。而黑夜里猫头鹰的交换,野兔在地洞里的交配,甚至风吹落一片树叶,都在耳朵里一清二楚。

    难道是地宫金井之下,五芒星封印的缘故?那道电流,贯穿全身每根经络每个穴位和毛细孔,让五感得到了提高,不仅是视觉和听觉,还有嗅觉、味觉,以及触觉。

    就像狼的耳朵,鹰的眼睛,犬的鼻子,蜥蜴的舌头,青蛙的皮肤。

    秦北洋还有某种神秘的预感阿幽即将带他去另一个世界。

    按照洋人的说法就是第六感。

    天明时分,经过西安南郊的田野,来到另一座黄土塬少陵原。

    “哥哥,此原上有杜公祠。”

    一路仿古探幽,秦北洋勒马道:“杜甫的祠堂?因而人称杜少陵?”

    阿幽指着杜公祠后山两座土包:“那是唐朝古墓,一是袁天罡墓,一是李淳风墓。”

    “袁天罡与李淳风的墓?”秦北洋下马查看,“怪不得,唐朝小皇子的魔方大墓之下,还有李淳风所留封印。”

    阿幽走到袁天罡的坟冢前,只见地上有块石碑,上书三个字“阴阳冢”。

    另外一座破败的古墓,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盗洞,则是李淳风墓了。

    “传说,李淳风曾经预言,自己的墓必将被盗,而袁天罡之墓则可保万年。”

    下了少陵原,紧挨着巍峨苍翠的秦岭北麓西行。虽然马上还驮着一个盗墓贼,阿幽的兴致却越发高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摘下面纱,唱起古老的儿歌与民歌。

    其中一首,阿幽竟用江南的吴侬软语歌唱,听得秦北洋直起鸡皮疙瘩

    豌豆花开花蕊红,天朝哥哥一去影无踪。我黄昏守到日头上,我三春守到腊月中。只见雁儿往南飞,不见哥哥回家中!

    豌豆花开花蕊红,天朝哥哥一去影无踪。我做新衣留他穿,我砌新屋等他用。只见雁儿往南飞,不见哥哥回家中!

    豌豆花开花蕊红,天朝哥哥一去影无踪。娘娘哭得头发白,妹妹哭得眼儿红。只见雁儿往南飞,不见哥哥回家中!

    豌豆花开花蕊红,豌豆结荚好留种。来年种下子豌豆,花儿开得更加红。天朝哥哥四个字,永远记在人心中!

    秦岭山麓的小道上,阿幽咿咿呀呀地唱歌,宛如望夫崖上等待夫君魂兮归来的小媳妇……

    “你在唱什么啊?”秦北洋抓住她的缰绳,“绍兴戏吗?”

    “一首苏州乡村的民歌,太平天国失败后流传,当地老百姓至今还记得。”

    “长毛贼?”

    秦北洋毕竟是清朝皇家工匠的儿子,这是父亲和西山旗人们流传下来的说法。

    “休得胡说!”

    阿幽怒目而视,无情地抽出一马鞭,秦北洋肩上多了一条血印子,火辣辣的疼。

    这姑娘,惹不起!

    一路再无言语,黑马白马,路过户县、周至县、眉县,到了岐山县的落星乡,又能望见星落秋风五丈原了。

    秦北洋下马向五丈原诸葛庙三拜,刚要重新启程,阿幽却摇头说:“我在等一个人。”

    “谁?”

    “稍安勿躁!”

    阿幽低头看了眼小镇墓兽,同时告诫秦北洋与九色。

    果然,原地等了小半天,只见从渭河方向,走来一人一马。

    健硕的枣红马儿,马鞍上驮着个大木箱子。牵着缰绳的人儿,头戴棕色皮革牛仔帽,身着格子衬衣,两根吊带系着一条牛仔裤,远看脸庞发黑,只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

    对方来到阿幽面前,颇为礼帽地摘下帽子,居然是一张黑人的脸。满头的小粗辫子,颇有上海公共租界黑人爵士乐手的派头。相比较中国人而言,他的皮肤虽黑,相貌却甚为英俊,鼻梁高挺,双眼有神,五官立体,或许也有点混血。至于年纪,实在分辨不了,可能三十岁,也可能四十岁。

    此人先擦去额头汗珠,说了一串标准的美式英语,又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问好:“嘿!阿幽,这里跟新奥尔良一样热!我没迟到吧?”

    对方想要美国人的方式与阿幽拥抱,却被她轻巧地躲过,双手抱拳道:“你好,迈克尔!”

    “哦,这位就是……秦?”

    “我是秦北洋。”

    “我叫迈克尔,人们都叫我‘天使’,很高兴认识你。”

    黑人迈克尔的英语夹杂着中国话,他又对着九色说了同样的一番话,表示对这条“大狗”的友善。

    秦北洋索性用日式英语回答:“很高兴认识你,天使迈克尔。”

    基督教中的大天使“米迦勒”在英语里就叫迈克尔,这个绰号并不夸张。

    阿幽冷冷地问:“迈克尔,你还有一次后悔的机会。”

    “neverregret。”

    迈克尔说了句“绝不后悔”。

    “多谢,我等四人同行。”阿幽分别向秦北洋与迈克尔抱拳,“三生有幸!”

    “天使迈克尔”注意到了第四个人被担架捆绑在白马上的小木,还在昏迷状态之中。

    “他是我们的朋友,也是这次上山最重要的礼物。”阿幽居然调皮地一笑,“迈克尔,你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当然。”

    迈克尔拍了拍枣红马上的大木箱子。

    阿幽调转马头,向南折入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谷。

    “妹妹,你要去何方?”

    阿幽不响。山势崎岖,回首远眺,八百里秦川,历历在目,左有五丈原,前有渭水一线。更遥远的东北方,依稀可辨武则天的乾陵,一对奶头峰后的巍峨山陵。山谷中转过几个弯,关中平原都望不见了。满目苍翠山林,寒气逼人,六月时节,亦如深秋。

    秦北洋驰马到阿幽身边,低声问:“这个迈克尔?究竟是什么人?”

    “刺客。”

    “你也是他的主人?”

    “非也,他是刺客联盟的成员,美国排名第一的刺客,在刺客界的地位可比我高。”

    “他为何会来找你?”

    阿幽回头看一眼穿着牛仔裤的非洲裔美国人,微微一笑:“在巴黎,我救过迈克尔的命。当时,他在塞纳河边行刺美国3k党头目受伤,未能参加巴黎地下墓穴的刺客联盟大会。哥哥,如果迈克尔没有缺席,阿萨辛的金匕首,未能能落到你的手中!”

    “难道你是要我们帮你去行刺某人?”

    忽然,阿幽勒马停住,指向正南方的秦岭山脉正中,一座终年积雪的山峰。

    “哥哥,你问我要去何方,这就是答案。”

    “太白山?”

    “嗯,秦岭主峰,天国之所!”

    遥望夕阳下闪闪发光的山巅积雪,便是“关中八景”之“太白积雪六月天”。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