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决战秦始皇之巅(一)
    咔嚓!

    唐刀从刺客腰腹部穿过,瞬间将整个人拦腰斩断。鲜血染红了他的眼睛,他的世界变成了红色海洋。

    第二个刺客上来了,秦北洋腾身一跃,犹如“五禽戏”里的飞鸟,唐刀从半空中枭去刺客的首级。第三个刺客,直接被他从正面劈成了两半。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与此同时,调虎离山,青牛镇墓兽完全被九色缠住,否则早就一牛角将秦北洋捅死了。

    一场真正的杀戮,秦北洋压抑了十二年的仇恨,全在这个清晨发泄在刀锋上。秦始皇的棺椁上,唐刀切开刺客们的皮肤、肌肉还有骨骼,他的嘴唇尝到血的滋味,又咸又脏,令人作呕。他感觉这些人很恶性,杀人的过程也很恶性,而杀人的自己更加恶心!

    人,为什么要杀人?

    昨晚,魔术表演刺杀行动,并非徒劳无功,九色的琉璃火球,阿幽的匕首,迈克尔的双枪,秦北洋的十字弓,已让叛乱者损失大半人马。如今,阿海手下仅剩十二个刺客,已被秦北洋一气呵成地杀完了。

    阿海成了孤家寡人。

    老金已悄然挣脱绳索,替阿幽与迈克尔松了绑。眨眼间,所有被俘者都恢复了自由。

    秦北洋翻身跳下黄肠题凑,刀锋直逼阿海的鼻尖。

    老金抓起一把矿工镐,站在秦北洋的身边说:“北洋!幸亏我在阿尔泰山没看错你!”

    形势已天翻地覆,阿海不是大伙儿们的对手。青牛镇墓兽虽然庞大,但行动笨拙,竟被小小的九色困在地宫角落,抽不出空来帮他。

    秦北洋腾身跃起,手中唐刀灌满安禄山的邪魔力量,飞向青牛镇墓兽的牛角。

    一刀斩断!

    青铜牛角砸落地面同时,秦北洋眼角露出重重杀气,青牛困兽犹斗,愤怒吼叫,积蓄力量……

    “镇墓兽猎人”老金不知从哪儿搞来一只胡笳,竟然吹奏起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此曲本为古琴曲,却被他吹出草原民族的苍凉悲壮,想是多年在西北采矿挖墓的结果。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烟尘蔽野兮胡虏盛,志意乖兮节义亏。对殊俗兮非我宜,遭恶辱兮当告谁?笳一会兮琴一拍,心愤怨兮无人知。”

    青牛原是契丹人的图腾这尊青牛镇墓兽的墓主人,竟是大辽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

    《辽史》记载辽太祖耶律阿保机“身长九尺,丰上锐下,目光射人,关弓三百斤”,正合这青牛镇墓兽的伟岸。

    十多年前,老金亲手打开西辽河草原上的耶律阿保机陵墓,掘出青牛镇墓兽,将其制服运回太白山,连同辽太祖棺椁,一起封闭在天上地宫。

    “地宫道”有云,镇墓兽喜音律,乐器是一个法宝。

    原本意欲发狂的青牛镇墓兽,竟在胡笳声中安静下来,乖乖四蹄跪地,俯首称臣!

    阿海彻底败了。

    不过,他的轻功是太白山上最强的,飞燕般窜上地宫边缘。阿海飞奔着穿过几道门,秦始皇的地宫赝品,还有另一道出口。

    秦北洋、阿幽、老金、中山,还有九色都追了过来。进入第二间地宫,迎面展开一个硕大的圆形空间,呈现同心圆不断下落,底部是一片圆形的黄土场地,酷似古罗马大斗兽场,也像纽约曼哈顿哈莱姆区地下的工匠联盟北美大圣殿。相比刚才正方形的秦始皇地宫,犹如“天圆地方”之制。

    他确信自己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那不是梦,而是三年前的真实记忆仿佛鬼面具还在耳边侃侃而谈:“夏商周三代,均有奴隶角斗士,与野兽搏击,彼此角斗,胜者继续杀戮,败者命丧当场。”

    秦北洋还记得《秦氏墓匠鉴》记载上古时候,镇墓兽的验收,便采用活人角斗士。如果角斗士被镇墓兽杀死,说明墓匠的手艺合格,如果角斗士还活着,甚至打败了镇墓兽,那么角斗士将恢复自由,而墓匠因为手艺不过关,则会沦为奴隶,甚至成为角斗士而去送死。

    阿海已冲入圆形地宫底部,秦北洋抬起十字弓,射出一支钢箭。阿海似乎脑后长了眼睛,竟然飞身躲过这致命一箭。

    来不及再给第二箭上弦,秦北洋举着唐刀跳下角斗场般的地宫。

    “别下去!”

    老金的提醒慢了两秒钟。阿海拉下地宫底部一个铜环,几扇铁门自动打开,镇墓兽的气味扑面而来。

    秦北洋慌张地后退几步,只见一头吊睛白额的猛虎,首先冲入斗兽场,虎鞭拍打地上,激起阵阵黄沙。

    不,这不是真正的老虎,而是熟铁青铜外壳的猛虎镇墓兽。

    他又看到一头雄鹿,顶着跟九色相同的雪白鹿角,四只细细的蹄子,支撑青铜身体,一跃跳过猛虎的头顶。

    雄鹿镇墓兽。

    第三头镇墓兽,是个黑熊,蹒跚笨重的躯体,每走一步都让地宫震动。

    黑熊镇墓兽。

    第四个是金色猿猴,翻滚腾挪地攀援斗兽场,对秦北洋呲牙咧嘴地示威。

    猿猴镇墓兽。

    最后一个,来自圆形地宫的天花板。空中卷起整整热浪,秦北洋看到一对黑翅膀,发出乌鸦的呱躁声,犹如报丧的黑鸟,徐徐降落在猛虎的背上。

    乌鸦镇墓兽。

    秦北洋第一次同时看到那么多镇墓兽,五颗灵石发出热量,地宫变得烟雾蒸腾。

    这座紧挨着秦始皇地宫赝品的圆形地宫,便是太白山上的“镇墓兽大斗兽场”,聚集了五头动物形状的镇墓兽虎,鹿,熊,猿,鸟。

    地宫道的残忍,远远超出刺客道。最残忍的,就是毕业前的一关学会与镇墓兽的搏击,失败者或死于镇墓兽之口。

    “很遗憾,这是我等之天命……”

    鬼面具的魂魄似乎萦绕在镇墓兽斗兽场之中,纠缠在秦北洋的耳边喃喃倾诉。

    这是他的生死场。

    虎,鹿,熊,猿,鸟这五尊镇墓兽,已被控制在阿海的手中,正对着秦北洋磨刀霍霍,垂涎欲滴……

    它们并不需要人肉充饥,但消灭任何擅自闯入者,乃是镇墓兽保护墓主人的本能。

    猛虎镇墓兽的血盆大口将他吞没前,秦北洋拼命扭过身体,抽出背后唐刀,用力劈砍在虎口之上,反而将自己弹得飞起来。

    乌鸦镇墓兽半空飞来,尖利的鸟喙就要将他刺穿。他再次用唐刀抵挡,三百六十度转圈,稳稳地双脚落地,站在镇墓兽大斗兽场的圆心。

    秦北洋挥舞三尺环首唐刀,面对从眼前、身侧、背后袭来的五尊镇墓兽虎,鹿,熊,猿,鸟。

    突然,九色如同一道金色闪电,从头顶跃入镇墓兽大斗兽场的中心,站在秦北洋的身边保护主人。

    就当秦北洋与小镇墓兽要与这五尊镇墓兽决一死战,圆形地宫的看台上传来老金的呼喊:“北洋,选一件乐器!”

    原来,老金打开大斗兽场台阶下的抽屉,居然塞满乐器从阳春白雪的编钟、古琴、洞箫到下里巴人的唢呐、胡琴、喇叭,甚至有西洋人的口琴、小提琴、双簧管……

    从这些乐器的光滑色泽来看,日常保养得很好,这两天刚被擦拭过。

    秦北洋脱口而出:“我会吹笛子。”

    老金将一支竹笛抛向半空,秦北洋眼前闪过三年前相同的情景,只不过当时扔给他笛子的人是“鬼面具”老师。

    他高高跃起,单手接住笛子,发现贴着半透明的笛膜。

    对了,镇墓兽性喜宫商音律,风雅丝竹,这些乐器正是克制镇墓兽的武器。

    秦北洋别无选择,只能将唐刀送回后背,将竹笛横在嘴唇上,口型放圆,气流灌入中空的笛管,震动一片薄薄的笛膜。

    他吹出了《鹧鸪天》,少年时住在京西骆驼村,他时常跟着父亲走到香山顶上,悠悠扬扬地吹起这首笛子曲。

    对兽吹笛?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