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决战鼓楼之巅(二)
    “杀了几人?”

    叶克难拧起标志性的浓眉:“光有登记在册的就上百人!不为我们所知的受害者,更不知有多少人了!”

    “那确实该抓!但这西安鼓楼乃是名胜古迹,更是全体中国人的宝贵遗产,千万不要破坏了这件国宝!”

    欧阳安娜到底是北大历史系肄业的,王家维教授的高徒,颇有文物保护的意识。

    “我追踪这名凶犯,从宣统元年算起,直到民国九年之今日,已整整十二年了!”叶克难抓紧拳头,“不过,安娜,你说得有理!切不可坏了西安鼓楼!”

    说罢,叶克难屏退左右士卒,命令大伙在四面八方围困,谨防通缉犯的逃窜。名侦探孤身一人,手握一支勃朗宁枪,悄悄地爬上鼓楼城头。

    “我也去!”

    齐远山拔出手枪,紧跟在叶克难身后,两个人互相有个照应。按照在日本军校的所学,任何单兵突击都需要火力掩护。而齐远山的枪法是没的说,日本陆军的神枪手也自愧弗如。

    “小心!”

    欧阳安娜将女儿放在大车深处,自己探出头来观望,为丈夫捏了一把汗。

    鼓楼位于西安城的闹市区,全城的百姓都蜂拥而出,将西大街与北院门、南院门围得水泄不通,小报记者们纷纷出来拍照片。

    枪响了。

    子弹从叶克难的头顶划过,但他动如脱兔,擦着城砖翻滚,闪身抢入鼓楼内部。这里有一面硕大的鼓,每日击鼓报时,与近在咫尺的钟楼,同为西安全城人的计时器。

    齐远山冲入城楼的另一侧,通过眼神与手势与叶克难交流。黑魆魆的楼阁之中,有个人影躲在大鼓背后。叶克难趴在地上一步步靠近,齐远山向大鼓背后射击。对方立时还击,子弹擦着彼此太阳穴飞过。

    对方居然不会转移,始终保持在原地。叶克难凭经验推断,此人要么已经中弹,要么腿部有伤,否则也不会轻易被包围。

    在齐远山的掩护下,叶克难觑准对方痛点,不断转移方位靠近,抢占到最有利的位置。可惜光线太暗,否则以齐远山的枪法,对方早就被一枪爆头了。

    忽然,逃犯的手枪哑火了,弹药用罄,已成瓮中之鳖。

    尽管如此,名侦探仍不敢贸然靠近,用枪口对准逃犯,高声叫唤:“你已无处可逃!把双手举起来,乖乖投降。不然,我先一腔打碎你的膝盖,第二枪爆了你的肩膀,让你手脚俱断,下半辈子只能被人放在陶瓮了做个人彘!”

    叶克难放了狠话!对方非但不投降,反而在地上翻滚,拖着伤腿到了城楼边缘。

    “站住!”

    名侦探最担心的一幕发生了,这名逃犯竟宁死不屈,宁折不弯,飞身跳下“声闻于天”匾额下的鼓楼。

    啪……

    空中姿态分外优雅,显然练过轻功,以后背着地的姿势翻滚,躲过最严重的冲击,避免重要部位的伤害,但仍能听到骨头碎裂之声。

    几十把刺刀对准了逃犯,只要稍微动弹一下,他就会全身被戳满血窟窿。

    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口鼻都在流血,右脚有严重外伤,包扎着绷带还有夹板。面对刺刀与枪口,此人毫无惧色,发出痛苦的狂笑。他的眼里藏着一个魔鬼,所有士兵们胆怯后退。

    而在他的右脸,缀着一道蜈蚣般的刀疤。

    叶克难与齐远山奔下鼓楼,他们见过这张脸,不止一次,刺客的脸。

    他叫阿海。

    到底是身怀绝技,即便伤了一条腿,阿海依然能施展“刺客道”轻功,若是换做常人,早就粉身碎骨了。

    名侦探从犯人身上搜出一把匕首,象牙柄上镶嵌“白虹贯日”的螺钿图案,显然比起十二年前升级了。

    刺客阿海被五花大绑,塞进一辆英国进口的装甲汽车,前后左右军队护送,浩浩荡荡前往北院门另一边的陕西督军衙门。叶克难命人去请外国大夫,务必给予逃犯治疗,不能让他因伤重而死。

    北院门恢复了秩序。叶克难回到安娜的车队跟前,正了正大盖帽,瞧了一眼帘子里的女婴说:“别来无恙!”

    “叶探长,您在跟谁说?”

    欧阳安娜下了大车,穿着蓝色棉布裙子与短袄。即便做了年轻的妈妈,身段却未曾走样。

    “跟你们所有人。”叶克难注意到她左手上的玉指环,那是秦北洋送给她的,没想到如今还戴在中指上,他回头对齐远山说,“谢谢你提供了火力掩护,否则我可能已被打穿了。”

    “我有愧于您!叶探长。”

    不消说,齐远山意指自己跟安娜的婚事。

    “罢了!”名侦探拍了拍齐远山的少校肩章,“我看你也是很有出息啊!”

    “探长,此番怎会来到西安?”

    “说来话长!你们知道,十二年来,我从未放弃过天津徳租界灭门案的追查,为秦北洋的养父母报仇,也为抓获那伙杀人如麻的刺客,我不知耗费了多少心力!最近的一年,我历经北京、南京、广西等地,最后来到了陕西!”

    “这里是刺客们的基地?”

    “太白山!刺客教团!”叶克难回头望着鼓楼说,“今天,有线人密报,从太白山来了一个人,藏匿在鼓楼之上。我猜就是刺客们的一员。要知道太白山刺客教团,那是历代陕甘总督与陕西巡抚的眼中钉肉中刺。陕西督军也不例外,立刻向我拨付人马,前来鼓楼捉拿刺客。”

    “没想到,他就是那个阿海,右脸上有刀疤的家伙,当年亲手杀害了秦北洋的养母。”

    名侦探长出了一口气,就像他每次破获大案要案那样:“这次抓获此人,待到审问清楚,必然对其严惩,也算是代替北洋复仇了!”

    “叶探长,北洋还活着!”

    安娜低声提醒一句,声音里带着某种愧疚。

    “什么?”叶探长的表情复杂,但最后大笑起来,“好!我就知道,吉人自有天相!这小子有九条命!不会那么轻易死的!”

    忽然,大车里的孩子哭了,安娜将女儿报出来哄着。

    “这孩子叫什么?”

    “九色。”

    “秦北洋的小镇墓兽?”

    “嗯,就起这个名字。”

    毕竟是名侦探,目光锐利,能从表面现象看出本质。他仔细观察小女孩的五官、眉眼与轮廓,低声问安娜:“难道是……”

    “叶探长,你猜得不错,是北洋的孩子。”

    看到欧阳安娜面有难色,齐远山干脆代替妻子回答了。

    “天可怜见!我明白了,为何你们会匆忙结婚,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啊!远山、安娜,我原谅你们了。”

    “这个秘密,请勿对任何人说!我不希望对九色的成长,造成任何的困扰。”

    “哪怕秦北洋本人?”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