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决战鼓楼之巅(三)
    欧阳安娜犹豫片刻,咬着嘴唇点头。

    “真是一段孽缘!”叶克难长吁短叹,再看小九色,却又喜上眉梢,“我能抱抱这孩子吗?”

    “当然!”

    安娜将孩子交到名侦探手中,他用手指头逗了逗小姑娘。想不到,九色竟很喜欢这个大男人,反而伸出雪白粉嫩的,触摸了他黑黑的胡子。

    某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就像电流贯穿叶克难的身体,让他亲了亲九色的脸蛋。

    与此同时,九色在他的怀里撒了泡尿。

    名侦探感觉身上一片热流,警服完全被童女尿湿透了。他不但不生气,还嘻嘻笑着将孩子还给安娜,就当炎炎夏日消暑了。

    “这是好兆头啊!今天抓住了十二年前的凶犯,又被九色尿了一泡,简直运交华盖!”

    大车顶上的黑猫,怔怔地凝视叶克难的双眼,让他总有些不舒服。

    这一夜,齐远山与欧阳安娜带着孩子,在陕西督军衙门旁的客栈盘桓一日。

    安娜还是分外小心,每次住在外头,都会格外注意门窗。枕头底下放把小刀,免得被歹人或妖怪窃走心爱的宝贝。

    窗外,月光明亮,还能闻得到羊肉泡馍的香味。她哄着孩子入睡,想起数个月前的除夕夜,女儿失而复得的欣喜若狂。那一夜,转眼间,竟然重新见到秦北洋,她又是肝肠寸断!她好想扑倒秦北洋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可她做不到!秦北洋也做不到。

    他走了,不知去向,生死两茫茫。

    秦北洋,他从出生之日起,就在颠沛流离,即便活动今天,不是住在墓穴,就是被人追杀,或者在大漠与深山中流浪,他根本无法胜任父亲的责任。

    尽管,错不在他,错在命运!

    如果现在,她带着女儿回到秦北洋身边,真的不敢想象会是怎样的人生?女儿又会有一个怎样的童年?像他一样在地宫里长大?每天抱着一只小镇墓兽?小学只读到三年级?同时全家被杀光?

    不!

    九色是秦北洋的女儿,但也是欧阳安娜的宝贝,上天恩赐给她的礼物,或者说,是维京人陵墓中的奥丁大神恩赐给她的礼物!

    相比较于秦北洋的人生,女儿拥有一个像齐远山这样的父亲会更好。他虽是个军人,却无需上阵打仗,还有一份稳定的俸禄,会带给九色一个完整的童年。他也很爱这个孩子,视若己出,满满的父爱。有时候,让她也心生感动。

    安娜已做了个决定,等到九色长大吧,当她年满十八岁,再告诉她亲生父亲的秘密,认祖归宗。

    此刻,她还做了一个决定。

    她要去隔壁的督军衙门,去找京城名侦探叶克难,一同审问刺客阿海。她把女儿托付给了齐远山,让他今晚好生照看。万一刺客去隔壁劫狱,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黑夜独行的女子,仿佛回到当年的夜上海,回到东海达摩山,跟着秦北洋肆意汪洋,鲜衣怒马,夺宝历险……督军衙门口,安娜与卫兵纠缠许久,叶克难才露了脸,将她带入一座戒备森严的小楼。根据这里的老规矩,有个健妇搜了她的身体上下,确认没有携带武器。

    这是个单人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张病床。刺客阿海浑身包扎绷带,右腿打着石膏,手上插着输液管,外国大夫已给他看过病,惊讶于这个男人野兽般强壮的身体。数条锁链捆绑着阿海,以免他轻举妄动。

    安娜看到他右脸的伤疤,眉头不禁一跳,厉声道:“四年前,上海虹口,海上达摩山,就是你杀了我的父亲?”

    “是。”

    阿海淡淡地点头,目光有股若有若无的轻蔑,仿佛他杀死的只是一条虫子。

    欧阳安娜向他吐了一口唾沫,立即被叶克难拦在后面:“冷静!”

    “对不起,叶探长……”

    “审问还没开始呢。”

    “叶克难。”

    被绑在病床上,浑身是伤的阿海,说话依然中气十足,果然有练家子的风范。

    “你知道我的名字,也算是我的荣幸了。”

    “叶探长,你是京城六扇门的传人,自康熙朝就在刑部衙门当差。你的祖父叶行客,在英法联军入侵北京之时,战死于正阳门前;庚子年,八国联军入侵,你的父亲同样战死于正阳门。你可谓是忠良之后,只可惜,你家世代效忠的却是个**无能妖魔当道的朝廷!”

    “你知道的挺多啊。”

    叶克难耐住性子,准备套出阿海更多的话。

    “呵呵!我还知道,戊戌变法,是你父亲抓获了六君子,也是你父亲押送他们上了刑场。”

    “住嘴……”说到了叶家的痛处,名侦探几乎扇他耳光了,“在六扇门当差,免不了要做这种龌龊事。父亲跟我说过,他心里头很窝囊,六君子之一的刘光第,还是刑部候补主事,父亲的顶头上司,也是他最敬佩之人。行刑当日,父亲暗自买通了刽子手,刘光第受的那一刀,干净利落,最为痛快!”

    “光绪三十一年,你子承父业,考入了北京的高等巡警学堂,教官是日本浪人川岛浪速,你接受全套的日本警察教育,三年后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第二年,我就奉摄政王之命,调查皇家工匠秦海关丢失的幼子,结果在天津徳租界发现了这孩子当时叫仇小庚,本名秦北洋。”

    “我脸上的这道疤,也是这孩子送给我的。”阿海停顿片刻,叶克难看他口干舌燥,竟然给他喂了一小杯水,“多谢!叶探长,我还知道您很多事。比如,您结婚多年,却尚无子嗣,问题出在女方身上。但你并不纳妾,与夫人相敬如宾。”

    “这你也知道!”叶克难倒吸一口冷气,“既然如此,那么多年来,你为何不来取我性命?”

    “我们刺客只听主人之号令,决不擅自行动。”

    “不说这些了,你怎会躲藏在西安鼓楼,你的右腿又怎会受伤的?”

    这个关键问题,却让阿海闭上眼睛。右脸的刀疤如同蜈蚣八脚,在灯光下蜿蜒爬行。安娜刚要催问,却被叶克难拦住,不准她接近犯人。

    三天前,太白山叛乱失败,在秦北洋的逼迫之下,刺客阿海从山崖顶上坠落……尽管有秘密武器铁骨伞,但落差高度远远超出极限,强大的重力加速度,即便在有轻功护体之下,依然摔坏了他的右脚。

    地狱谷。

    果然是片地狱,白骨累累,布满几万年来的人类与动物残骸,甚至还有古时候的衣服、书册、刀剑……阿海发现一头刚摔死的大猫熊,便用匕首割下猫熊的生肉,便塞入自己口中,补充体力与热量。他知道,太白山上忠于阿幽的人们,很快会下来搜索他的。

    他拖着一条伤腿,逃出了地狱谷和太白山。

    晓行夜宿两日,阿海秘密潜入西安。原本在破败的鼓楼之上,藏有他的据点。埋藏在西安的线人,会给他送来食物和药,还有骨伤的夹板,还准备找外国大夫来给他治疗。

    但没想到,就是这个线人,出卖了他。

    看阿海保持沉默,叶克难索性跳过前面的问题,继续审讯:“阿海,请你告诉我太白山刺客教团,究竟是什么来历?”

    “天国!”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