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天国志(一)
    西安以西二百里,秦岭太白山顶,阿幽也在向秦北洋说故事。

    “哥哥,请跟我来。”

    十八岁的阿幽,牵着秦北洋的手,攀上月光下的顶峰,打开一个隐蔽的山洞大门。

    他看到无数的书架,每一排都有十几层高,目测有几万本藏书。秦北洋仿佛进入布满金银财宝的古墓,而自己是个盗墓贼。

    “天国图书馆?”

    三年前,秦北洋被“鬼面具”老师禁闭在这间图书馆中。依然不是梦,他足不出户,颠倒日夜,沉浸在浩瀚无垠的书海中,疯狂地掌灯,就像回到光绪帝的地宫。至少有漫长的三十天,仿佛跟千千万万个古人在一起,甚至有熙熙攘攘摩肩擦踵的错觉。

    书架背后画着鲜艳夺目的壁画。既有花鸟虫鱼,也有山水风光、飞禽走兽。比起白鹿原大墓的唐朝画风,眼前更有明清文人画的风骨。

    秦北洋在一幅江天水阔的画前驻足——五层望楼,江面白帆点点,江边兵船林立,远方山峦相接,动静相宜,色彩厚重、气势磅礴,似是亲眼目睹过的景象。

    “这……不是南京的长江吗?”

    秦北洋曾经两次横渡长江,烟波浩渺的扬子大江,两岸风光正与壁画吻合。

    “不错,这幅壁画名叫《防江望楼图》。”

    阿幽为他介绍每一幅图:《云带环山图》《江天亭立图》《孔雀牡丹图》《柳荫骏马图》《鹤寿图》《鹿鹤同春图》《鸳鸯荷花图》《绶带蟠桃图》《双鹿灵芝图》……“等一等!”

    秦北洋盯着壁画中的《双鹿灵芝图》,岩石古松下,两头梅花鹿,一头大鹿长着漂亮的鹿角,还有头小鹿趴在地上,必是一雄一雌,双鹿面前长着一株千年灵芝。

    这头雄鹿酷似小镇墓兽九色,正面盯着秦北洋,露出浑圆的双眼,面孔更像某种食肉的野兽——难道就是九色体内的上古神鹿?

    往下走,壁画风格又为之一变,出现大量西洋教堂里的《圣经》故事,秦北洋在上海与巴黎的天主教堂可都见过。

    “阿幽妹妹,你是太平天国的后代?”

    “哥哥,你终于猜对了!”

    “天兄诞生后第1814年,天父次子诞生在中国广东省花县福源水村。”

    “天王洪秀全?”

    阿幽柳眉倒竖:“不得擅说天王名讳!天王生于耕读世家,却三次考秀才失败,随即大病一场,死去七日,升入天国,面见天父天兄后还魂,复活后俱讲天话……”

    “我读过历史,无须赘述。清朝覆灭,民国建立,孙文先生已把太平天国定性为革命运动,是为历史的反正。”

    “让我说!太平天国甲子十四年,西历1864年,天京被湘军围困告急,老天王因病升天,幼天王洪天贵福即位。不久,天京沦陷,湘军屠城,男女老幼被杀十余万人。所幸忠王保护幼天王杀出重围。忠王将自己的坐骑让给幼天王,被俘就义。”

    秦北洋知道因为这出大变乱,中国损失了数千万人口,东南富饶之地,尽化瓦砾。

    “坊间流传一本《李秀成自述》,不知真伪,有人说他已变节,有人说他是诈降……”

    “诈降!”阿幽斩钉截铁地回答,“忠王有约,以诈降迷惑清妖,用离间计劝说曾国藩叛乱清朝。幼天王经湖州、广德州进入江西,遭到清军围捕,身边只有一名少年侍从,长相却与幼天王酷似。他们在山上藏了几天,饿得不行,下山到一户唐姓人家,不幸撞上清兵。少年侍从冒充幼天王被俘,真正的幼天王趁机逃脱。”

    “这么说来,历史书上所说的,幼天王洪天贵福在南昌被凌迟处死,其实是个替身?”

    “嗯,这位少年,被绑在凌迟的柱子上,代替幼天王,接受千刀万剐的酷刑,至死都没说出这个秘密!”

    “这就是你们的‘升天祭’——用假人代替少年,重现西元1864年,发生在江西南昌的凌迟酷刑!历史书上,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标志着太平天国的彻底灭亡。”

    “只要太白山上的天国后代尚存,我们就会世世代代祭奠这位少年。”

    “因为替身的牺牲,清朝对太平天国余部搜捕有所松懈,真正的幼天王,趁机逃亡到了的太白山?”

    “天国败亡之前,遵王赖文光奉命西征,自安徽、河南攻入陕西汉中。”

    “汉中!”秦北洋频频颔首,“汉高祖刘邦成就霸业的基地,也是三国蜀汉的重镇。”

    阿幽指向壁画中的一副古地图:“遵王预感到了天国的危机,决定在秦岭深处开发一处避难地,亲自登山找到这块福地。”

    秦北洋自小对一切图纸敏感,中国地图更是如数家珍:“这是好地方!太平天国定都天京,想要步朱元璋之后尘,可惜天时地利人和均不在自己这边,最终败亡,殊为可惜!”

    “古往今来,都是成王败寇。”阿幽摸着腰间的匕首说,“清妖说我们是长毛贼,儒生说我们是西洋邪教,洋鬼子说我们是异端敌基督,革命党说我们是民族英雄,还有人说我们是农民革命……”

    “历史由胜利者书写,失败者往往被描绘为恶魔!”

    “哥哥,而你眼前的壁画,就是由失败者描绘的……你看这片牡丹花,开得如此鲜艳,其实是用人血画成,我们捉拿了清妖大臣上山,以血祭祀天国牺牲的兄弟姐妹。”

    “这是你们行刺的开始!”

    阿幽不以为然:“六十年前,不少太平天国残部流亡海外,成为职业刺客,加入刺客联盟。太白山刺客教团,成为刺客联盟在中国的分支,专门刺杀满清要员。”

    “‘天国学堂’就是借鉴了阿萨辛的天国花园?”

    “不错,太白山上的孩子,从小学习刺杀,告诉他们已是死人,视死如归,才能回归天国。只有十分之一的孩子成功毕业,其余都会被淘汰。刺客老爹,就是太白山培养的第一批刺客。庚子年后,我们一度与同盟会秘密合作,干过许多刺杀大案。”

    秦北洋恍然大悟:“怪不得革命党也如此热衷于暗杀。”

    “老天国是造反是战争血流千里;新天国则是无声的刺杀血溅五步。当年,幼天王登上太白山,发誓要在山上再造一个天国。假以时日,推翻满清,在人间重建天国。”

    “大清已经亡了!”

    “小皇帝还在紫禁城里呢,北京城头的黄龙旗降下了,人们心中的黄龙旗还在飘着呢!哥哥,我叫洪天幽。”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