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扬威跑马厅(三)
    “乌拉……”

    秦北洋按照俄国红军的习惯呼喊,就差扬起手臂挥舞马刀了。他这才有空望向看台——枪声依旧,刺杀还没完。

    他跳下马,膝盖和小腿都快断了。九色飞奔回主人身边,一人一兽,跳上看台。

    一个黑衣男子向秦北洋这边逃来,身后追赶数名巡捕与保镖,四周观众纷纷尖叫四散。

    秦北洋没带唐刀,九色也不能变身,何况刚跑完三圈相当于4米,骑手同样累得气喘吁吁。但他后退半步,伸出一脚,轻巧地勾倒刺客,又一脚踹飞对方手枪,正好巡捕扑到,将刺客捆绑制伏。

    这名刺客相当年轻,竟是学生模样,挣扎着怒吼:“军阀即为国贼!人人得而诛之!”

    刺客怕是广州军政府的革命党来着,秦北洋已知今日主席台上的贵宾是何等货色了。

    因为发生刺杀事件,看台上横尸累累,又有多名骑手与赛马受伤,一匹赛马因为断腿被“人道毁灭”,一剑毙命以解脱痛苦,“贺岁杯”冠军颁奖礼草草举行。

    上海跑马总会的英籍主席亲自颁奖,这位全球赛马界的大佬,给秦北洋挂上金牌,说出字正腔圆的伦敦音:“年轻人,如果你的个头再矮半英尺,我保证你会成为全世界最好的职业骑手!太可惜啦!”

    秦北洋笑而不语,怕日式英语让人见笑。他挂着金牌,竟还拿到一千英镑的奖金。这可不是小数目,上世纪二十年代的1英镑相当于如今40到50英镑,十九世纪的马克·吐温笔下的《百万英镑》不亚于达摩山伯爵的百万白银。

    无心盘算赚了多少钱,他只想着快点牵着幽神离开是非地。跑马总会主席又说:“秦先生,‘叶卡捷琳娜大帝’的主人,想要跟你见一面。”

    “您反悔了?我才是这匹汗血马的主人!”

    主席尴尬地摇头:“不,来这里参赛的每匹马都有主人。就算这匹冠军马是你丢失的赃物,但按照规则,必须由马主才能把它还给你。”

    秦北洋无奈回到台上,观众都已散场——赢者少,欢天喜地;输者多,愁眉苦脸,赌博古来如此。

    原以为马主是个英国贵族,或大腹便便的富商巨贾,没想到是个年轻的中国人,甚至比秦北洋还显得后生!

    皮肤白净二十出头的小子,穿着一身呢子军大衣,头戴东北的水貂皮帽子,居然还有中将军衔的肩章。

    秦北洋居然认得这张面孔——两年前,在哈尔滨火车站的刺杀事件,秦北洋还救过他,人称“小六子”。今天在上海跑马厅,又有人要行刺他。地上还有被刺客一枪爆头的侍卫尸体,看来他已见惯了这番场面,小小年纪究竟有多少仇家?或许是他爹惹来的麻烦?

    马主“小六子”脱下白手套,向秦北洋伸出手来,东北口音:“恭喜!第一次看到中国人的赛马冠军!”

    “不客气!”

    略一犹豫,秦北洋还是跟“小六子”握了手。

    “你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秦北洋毕竟情商弱智,听到“吕布”两个字就连连摇头:“吕布乃是乱臣贼子,命丧白门楼!不才秦北洋,最敬仰诸葛孔明,更爱三英战吕布的刘关张。”

    “哈哈哈,你真有意思!诸葛孔明!刘关张!”小六子声音虽稚嫩,但眼神已有王霸之气,“那我若将你比作关二爷,最后败走麦城,与赤兔马同亡,不是更不吉利了嘛?”

    秦北洋挠挠头,不知如何作答?干脆直说:“将军,刚才英国骑手已经承认,那匹汗血马乃是他偷来的,我才是真正的马主,有请完璧归赵!”

    “放肆!”旁边的侍卫厉声道,“叫少帅!”

    原来“将军”二字给“少帅”降了一级呢,秦北洋苦笑着抱拳:“少帅!”

    “秦先生,我雇佣的英国骑手不守规矩,给你添麻烦了,我向你道歉!”

    “多谢!少帅!”秦北洋转身就要跳下看台,“那我这就走了!后会有期!”

    “且慢!”

    侍卫们又将他团团围住,秦北洋拧起眉毛,看了一眼旁边的九色,备感忐忑。

    “兄台,你我年龄相仿,不知贵庚几何?”

    “我是庚子年生的,过年就二十二了。”

    小六子微微一笑:“我是辛丑年的,比你小一岁,那我该叫你一声哥了。”

    “秦北洋何德何能?”

    “我俩初次相会,杀人偿命,偷盗入狱,我虽不能入狱,但当赔偿你盗马的损失。何况你是今日的‘贺岁杯’的冠军,我以马主之名,收获了比赛荣誉和奖金,这可都是你和你的马带给我的。于公于私,于情于理,我都该好好宴请你!”

    哈尔滨火车站的初相逢,小六子是贵人多忘事,哪能记得住一个无名小卒?何况这两年,秦北洋的变化太大,恐怕连自己都认不得了。

    “宴请?”

    “哥,你看天色快要暗了,弟已包下二马路的楼外楼,请赏光移步!”

    “抱歉啊,少帅,秦北洋只是凡夫俗子一个,今日来到跑马厅,只为找回被盗走的爱驹,绝无出风头之意,恕不能奉陪。”

    他刚一转头,就明白走不掉了,四周全是武装侍从,这简直不是邀请,而是绑架了。

    “休得无礼!”小六子斥退了左右,“哥,愿意交弟这个朋友否?”

    秦北洋犹豫再三,只见主席台下,老金、中山、李隆盛、小郡王、钱科、卡普罗尼正在等着他。

    不愿连累这些兄弟们,秦北洋挥挥手说:“诸位,今晚我晚点回去!老金,拜托你把幽神带回客栈,单独一个马厩,好生照看!”

    “主人!多保重!”

    老金还是一副英式管家的派头,将手杖“斯迪克”扔到秦北洋的手中。李隆盛用眼神示意他要小心。

    看到老金等人牵着汗血马离开跑马厅,秦北洋今日的任务完成,晚上还得赴龙潭虎穴。

    他又推说自己穿着骑手服,得下去换衣服,其实是想悄悄开溜。没想到小六子的侍从们,已将秦北洋换下的西装、西裤、礼帽一套行头都送来了。无奈钻进主席台后的更衣室,少顷出来,变回了翩翩贵公子。

    秦北洋跟一身戎装的小六子站一块儿,一个高大却羞怯,一个瘦小却霸气,正青春的好年纪,天造地设并反串的一对儿。

    刚要下看台,秦北洋回头看到小镇墓兽九色,便向小六子祈求:“少帅,这条英国獒犬,乃是北洋心爱之物,价值虽不能与汗血马比拟,在我心中却比名马更珍贵,平日寸步不离左右。实不相瞒,我俩晚上就寝都得抱在一起,请允许我带它赴宴!”

    “哈哈哈……哥,你可是标准的纨绔子弟,声色犬马呢!想必每晚除了名马与名犬,必定还有名美人相伴!我喜欢!”

    秦北洋被大队人马簇拥着走出跑马厅,前后都是武装扈从与马弁,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此刻,他的心头万分懊恼,右手指在左手掌心反复写两个字——

    藏拙

    不止一个人说过——秦北洋,虽才智过人,但本性拙,惟其如此,更须藏拙。

    上海跑马厅是什么地方?王公将相的名利场,上流社会的销金窟,赌徒浪子的断魂坡。秦北洋一心想着抢回幽神,却忘了“藏拙”的警言,居然驾驭汗血马,意外夺得赛马“贺岁杯”冠军,一夜之间,成为万众瞩目之人物。与其说是展露自己勇武超群的优点,倒不如说是泄露了本应好好保护的秘密。

    秦北洋是太白山的主人,刺客联盟阿萨辛的继承人,务必终生隐藏在茫茫人海之中,凡事皆由他人出头即可,切不可争强好胜擅露神器,更不能鲜衣怒马鹤立鸡群。

    纵然是一飞冲天的仙鹤,也要伪装成池塘里的丑小鸭。

    他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正好有人放起鞭炮,都是押对了汗血马的赌徒,兴高采烈欢送今日英雄——上海跑马厅的第一位华人冠军,中国体育界的民族英雄!

    刺耳的二百响声中,秦北洋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居然还是日语!回头张望,南京路上人山人海,哪能分辨出什么熟人?

    一辆奔驰汽车开到门口,小六子牵着秦北洋的手,一同坐进汽车后排,前往二马路上楼外楼。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