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天蟾舞台(二)
    孟晓冬。

    陈公哲努力用糟糕的日语为芥川解释。

    天蟾舞台上,十五岁的美少女伍子胥,已随着西皮原板开腔了——

    一事无成两鬓斑,

    恨光阴一去不回还。

    日月轮流长相见,

    看青山绿水在眼前。

    俺伍员弃楚非本愿,

    恨平王杀害我慈颜。

    匹马单枪走如电,

    黎阳山下遇高贤。

    定计出关无风险,

    马到长江有渡船。

    幸得渔人行方便,

    他为我投江实可怜。

    浣纱女,实好善,

    一饭之恩前世缘。

    眼望吴国路不远,

    心急求兵马加鞭。

    这一段,唱的是一夜白头的伍子胥逃出昭关,遇渔人得渡江,遇浣纱女得饮食。

    孟晓冬的气场了得,不能说艳压群芳,而得说勇冠三军!她将伍子胥演的入木三分,台下观众们陷入痴狂,个个都成了她的脑残粉儿。

    陈公哲继续为日本客人解释:“她唱的是女老生,扮相俊秀,嗓音宽亮,不带雌音,在坤生中首屈一指!”

    光找到了崇拜的偶像——舞台上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姑娘,简直是比宝冢歌剧团更伟大的明星。

    日本也有传统戏剧,不过品种就那么几样——最古典的能剧,世俗的狂言,净琉璃木偶戏,还有歌舞伎,显然不能与中国成千上万种地方戏相提并论。

    今晚的天蟾舞台,女老生反串中年大叔,京剧昆曲中的美少年或美大叔反串贵妇人也是屡见不鲜,如北京的梅老板。而日本歌舞伎也有类似的传统。

    芥川又惊叹于中国戏曲舞台道具之简单,只有桌椅和幕布,却可以表现星辰大海。当角儿模仿拉开门闩的动作,观众们大可以想象这扇门的存在。当角儿抡起流苏鞭子,观众们就仿佛看到他的胯下骑着一匹红鬃烈马,这是东方式的写实主义,充满虚拟世界中的美……

    舞台上渐入佳境,大花脸的净角专诸,同为老生的公子光、孙武子纷纷出场,唯一的旦角是专诸的妻子——史载专诸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勇士,只怕一人,就是老婆。

    每次孟晓冬的伍子胥亮相,无论举手投足,还是唱念做打,都是有板有眼,绝无新人之怯场,仿佛天生就是万人迷的大明星。

    突然,专诸刺王僚的关键时刻,一只臭鞋底子飞上了舞台。几个流氓在台下鼓噪:“演得什么臭玩意儿啊!”观众们纷纷躲远,这是彼时上海戏院常见的一幕。剧院与戏班子常被青帮黑社会控制,就像后来香港黑社会涉足电影业一样。天蟾舞台的老板,是与欧阳思聪平辈的青帮老大,黄包车夫出身的顾竹轩。来砸场子的流氓,想必是另一位青帮老大黄金荣的走狗,因为天蟾舞台抢了大世界隔壁共舞台的生意。这次来者不善,看场子的打手们,全被这伙流氓打趴下了,顾竹轩的苏北帮要吃苦头了。

    舞台上的孟晓冬,扔下假胡子,用京剧念白大喝一声:“呔!伍子胥在此!何人胆敢撒野?”

    没想到,那群流氓反而看中了青春秀美的孟晓冬,淫笑着说:“呦!我咋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伍子胥呢?”

    流氓们竟然冲上舞台,踢翻了意欲阻挡的刺客专诸,又抽了吴王僚一耳光,将孙子兵法的作者踩在脚下,挥拳击倒后来的吴王阖闾,意欲对美少女版的伍子胥施行轻薄。

    学京剧的多少都有些武术功底,孟晓冬正要挥拳抗拒这些流氓,只见一个男人从天而降,口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呔”!

    他是秦北洋,从二楼包厢跳下,稳稳落到舞台中央。他将领带塞入上衣口袋,礼帽扔到观众席,正好被光接住了。

    一同跳下的,还有一条“英国獒犬”,分明是化装后的九色,幸好主人提前指示,绝对不可变身为幼麒麟镇墓兽,否则今晚的舞台要惨案了。

    面对五六个流氓,秦北洋只使用摔跤,三下五除二,全部干倒在地。

    孟晓冬的腿一软,刚要摔倒,秦北洋一把揽住纤腰。

    “你是谁?”

    十五岁的伍子胥,披头散发,任由自己被这石破天惊的年轻男子横身抱着,幽幽地问。

    灯光下,秦北洋一时语塞。今晚,他被少帅拖来看戏,只想着怎样“藏拙”?没想到,这舞台上的《鱼肠剑》与少女伍子胥,深深吸引了目光。路见不平,实在藏不住拙了,再加上小六子在一旁挑他:“哎呀!如花美眷,就要被流氓糟蹋了啊!”惹得秦北洋不得不跳下包厢,如同踩着七彩祥云而来的大英雄。

    不,还得藏拙!正好旁边的乐师竟然又乘兴拉起了京胡,秦北洋不想暴露身份,只得朗声道:“刺客专诸!彗星袭月!”

    这一句话,深深烙入孟晓冬的心底。

    大上海,南京路,天蟾舞台,一戏院的人仿佛消失。时光在尘埃中叹息,回到两千五百年前,吴越春秋的姑苏城,刺客专诸捧出鱼肠剑,慷慨赴死……

    十五岁的孟晓冬,心底掠过一个念头:专诸刺王僚不是为公子光,而是为伍子胥?

    秦北洋盯着她的双眼,却也被凛凛地电了一下,赶紧转移了目光。孟晓冬的美,旧时文人有诸多记录,笔直不复赘述,总之是一种不可形容之美,让人的双眼和心都不可抗拒。

    楼上包厢中的小六子,不禁摘下白手套鼓掌喝彩,心中默念:“真英雄也!真美人也!若要得江山,必要得此英雄美人!”

    第二天,上海的小报的头版头条是“中国汗血马,扬威跑马厅”;头版二条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专诸救美伍子胥”。

    天蟾舞台,剩下最后两个流氓,慌不择路地逃入观众席,正好撞到芥川先生和光的面前。芥川一介文人,手无缚鸡之力。陈公哲被逼撩起长衫,使出霍元甲真传的招式,一拳一脚,便将两个家伙ko击倒。

    秦北洋扶起孟晓冬,再看观众席,正好撞到了光。

    “欧尼酱!”

    一声清脆的日语,从嵯峨光的嘴里冲出,秦北洋揉了揉眼睛,脑中绽开三年前的冬天,京都嵯峨野竹林里的那道光。

    “光?”

    秦北洋从记忆中拾回了一个日语单词ひかり。

    美少女伍子胥还在纳闷,秦北洋跳下舞台,九色紧跟在后。

    百感交集的秦北洋,刚想要抱她,又发觉她已长到尴尬的年龄,已非十二岁的小女孩,不知该把手放哪里了?

    光却爬上座位,直接跳到秦北洋的身上,双臂紧紧环绕着她的“欧尼酱”。

    天蟾舞台最后一排座位的角落,有双眼睛,有道刀疤,冷冷地注视他俩……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