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黄耳小犬(一)
    秦北洋与九色对着破碎的石头棺椁三跪拜——这座墓的主人,正是陆云的兄长,魏晋文学史上的陆机。

    墓志铭旁有个漆盒,秦北洋小心翼翼打开,只见一张脆而薄的麻纸,却写满缭乱的字迹,竟是带有汉朝遗风的“章草”。

    借着马灯的光线,他发现竹简隶书般的文字,介于魏晋之间,辨识起来颇有些难度——

    “黄耳,吾爱犬也。吾尝笑语犬曰:我家绝无书信,汝能赍书取消息不?黄耳越千里,渡江水,至云间,得报还洛。黄耳卒,吾悲乎,葬之云间兮,堆黄耳冢。”

    好不容易读通了,也许还有错误,那得大金石学家才能定论了。不过这短短的几行文字,更像古时候的便笺,墨色微绿,以秃笔写于麻纸,笔锋婉转而质朴。

    造纸术发明后,凡写在纸张或丝帛上较短的文字均称为帖。这张帖,无疑是墓主人陆机的手迹,内容是关于一条狗——

    陆机在京城洛阳出仕,从家乡带来一条漂亮的狗,名曰“黄耳”。同时代的文人张季鹰,也是东吴出身,见秋风起,思念故乡的鲈鱼堪脍。陆机则是对爱犬看玩笑:你能为我送信回家乡吗?这条狗跃跃欲试,陆机真的写了一份帖子,塞入竹筒,挂在狗脖子上。

    当年,秦北洋在太白山上的“天国图书馆”,读到《晋书·陆机传》与《述异记》,觉得陆机的心可真大,这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想不到,黄耳竟如老马识途,沿驿路南下,饿了打猎吃肉,遇到大江大河,就在渡口装可怜,让人载它一程渡江。黄耳回到华亭谷,家人又修书一封,同样塞入黄耳的竹筒,让它原路返回到洛阳,来回千里奔波,堪称神犬。黄耳死后,陆机厚葬了这条狗,在家乡聚土为坟,世人呼为“黄耳冢”。

    此地既叫“丞相墓”,又名“黄耳冢”。原来“丞相”就是曾经官拜后将军的陆机,“黄耳”就是小棺椁里的骨骸。主人与宠物葬于一处,有情有义,有始有终。

    秦北洋再次与九色一齐向棺椁跪拜,致敬一千六百年前的神犬黄耳。

    “九色啊九色,日后我若是死了,你为我守墓乎?”

    小镇墓兽点头,然也。

    “你俩别怀古矫情啦!”还是老金说话实在,“看看那边吧!”

    随着老金的手指方向,地宫角落之中,亮起一对绿色的目光。

    “呔!”秦北洋抽出背后的三尺唐刀,“阿海出来!”

    阿海人没出来,声音倒是先出来了,却不是人的声音,而是一声声狗叫。

    古墓里的狗?

    “主人!老金我是‘镇墓兽猎人’,挖墓无数,许多已被盗掘过的古墓之中,因为盗洞的缘故,常常变成动物的巢穴,别说是野狗野猫野兔子,我连老虎、豹子窝都见过!”

    老金话音未落,便有一条狗窜了出来,竟有金属的光泽,浑身并无一根狗毛,倒是类似九色身上的鳞甲。这条“狗”的尾巴,有明显的关节外露,犹如九节钢鞭,夹紧在双股之间,明显是来决斗的。“狗”嘴并未淌出诞液,而是露出大金牙似的犬齿,发出咕噜噜的警告。酷似中华田园犬的小小身体里,散发出滚滚热量,就像即将爆炸的火药桶……

    黄耳小犬镇墓兽!

    秦北洋瞬间给它起了个名字,云间陆机墓中,还有墓主人手迹的“黄耳帖”,都说明它就是黄耳的化身。

    但秦北洋与老金毫不慌张,这尊镇墓兽并非大怪物,几乎是与草狗柴犬相同的体型。这也是九色第一次遇到体型比自己还要小的镇墓兽。

    无需主人的命令,九色便喷发出了琉璃火球,闪电般地撞到黄耳的身上。以往遇到体型庞大的镇墓兽,这火球也能让对方遭受重创,而这小狗般的镇墓兽,恐怕就要原地爆炸了吧?

    秦北洋正要为陆机的爱犬叹息,闭上眼睛不想去看这惨状,却听到一记清脆的碰撞声,只见琉璃火球撞到黄耳小犬镇墓兽头上,仿佛回力球击中墙壁,又原封不动地弹回来,瞬间撞到了九色的身上。

    千钧一发关头,幼麒麟镇墓兽用鹿角抵挡。琉璃火球经过另一头镇墓兽的折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力打力的猛烈冲击,竟让九色踩着地宫表面,往后退了数十尺,四蹄之下,火星四溅,地砖碎裂。

    一阵犬吠声中,黄耳小犬已飞身跃起,速度快到在秦北洋眼中连成一串金色铜钱,宛如无数次快门按下的摄影作品。

    农家常说会叫的狗不咬人,反之亦然。九色被黄耳的吠声迷惑了,以为它只是孱弱的中华田园犬,想不到作为镇墓兽的黄耳小犬,威力竟已超过最凶悍的鬼脸獒王。而黄耳的体型娇小,又恰好比所有的猛犬都跟灵活,恰到好处地避开了九色的鹿角,从侧面咬中了幼麒麟镇墓的肩部。

    九色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了代价。

    黄耳的嘴巴不大,但牙齿极为锋利,力道来自镇墓兽灵石所赋予的机械力,蕴藏积攒了上千年,犹如千斤顶又似冲击钻头,立时打破九色的青铜外壳,咬开两个犬齿大小的口子。

    幼麒麟镇墓兽愤怒地回头,但是黄耳就是咬住它不放,仿佛牙齿在九色的肩上生根了。这样九色的鹿角也无法顶到自己脑后,琉璃火球更是无法瞄准射击。秦北洋看得揪心,这是斗狗场上顶级斗犬才会使用的格斗策略。

    耳听九色发出痛苦的呦呦鹿鸣,秦北洋心急如焚,正要飞身以唐刀劈刺,却听到一阵熟悉的二胡声……

    镇墓兽性喜宫商音律,风雅丝竹。

    果然,黄耳停止了第二下攻击,从九色的肩上下来,前腿撑地,虎视眈眈,从进攻变为防守的态势。

    作为顶尖的“镇墓兽猎人”,老金精通各种乐器,最拿手中国民间俗乐,一个人能凑出一支农村红白喜事的乐队!

    本以为一口吃掉对方的九色受伤了,力量迅速衰竭,无力再发动突击,只能以蹄蹬地,虚张声势。

    秦北洋乘势举起安禄山的唐刀,要与黄耳小犬镇墓兽搏命,地宫突然响起噼里啪啦的炮仗声,简直要刺破耳膜,立时压制住了老金的二胡。

    噪音代替了音乐,硝烟代替了冷兵器,黄耳又疯狂地冲了过来。九色重新振作精神,勉强以鹿角抵挡它的猛扑……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