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墨者天工(二)
    浦东,风雪之夜。

    秦北洋搂着大伙儿说:“除了小郡王,我们几个人一起去过北极,在冰海孤岛历险,差点丢了性命,这是我们的缘分。你们也见识过镇墓兽的秘密,甚至打开过九色的身体,看到过它的庐山真面目。此乃天注定也。”

    九色引颈,呦呦鹿鸣。

    浦东陆家嘴的荒野黑夜,圣诞节的风雪洋洋洒洒,竟有回到北极的错觉。

    “秦北洋。”

    “李隆盛。”

    “钱科。”

    “孛儿只斤·帖木儿。”

    “giuseppe caproni。”

    四人各自干杯,依次说出自己姓名,最后一个是朱塞佩·卡普罗尼。

    “黄浦江为证!皇天后土为证!我们兄弟四人,齐心发誓,合伙在此开办工厂,研制生产镇墓兽飞行器,为中国,为亚洲,为世界,筚路蓝缕,开天辟地。”

    秦北洋先用汉语说一遍,李隆盛说一遍英语,钱科说一遍法语,小郡王说一遍蒙古语,卡普罗尼说一遍意大利语。

    老金和中山,代表秦北洋的属下,也跪在主人背后,饮酒从誓。唯独小镇墓兽九色对他们冷眼旁观。

    “我负责谈下这块地!我爹在上海经商多年,颇有人脉,不会让浦东的地主坐地起价。”钱科起身走了一圈,“若要给未来留足空间,还要利用黄浦江港口,自造一个码头,加上厂房、动力车间、科研楼与实验室……再要一条飞机跑道,飞艇仓库,飞机仓库,占地至少一千五百亩,规模超过江南制造局!”

    李隆盛看向黄浦江对岸:“江南制造局——那已是当下中国最大的工厂了!”

    “若以一亩地最低三千块银元计算,光买地就要450万元。”

    钱从哪儿来?

    秦北洋朗声道:“诸位,不必烦恼,我来提供全部资金!”

    “你?北洋,你哪来的钱?”

    钱科上下打量秦北洋,看他一身朴素的工匠袍子,聚会连个饭店都吃不起,只能跑到野地学古人派头吃雪,就是穷光蛋的做派嘛。

    “请君放心,北洋已非吴下阿蒙。”

    秦北洋此行下山前,已从阿幽手中取出太白山秘藏的五百吨黄金中的1%——五吨黄金,秘密运送到西安,分别存入几家银行账户,足够用做工厂的启动资金。

    “尽快订立地契,当日即可付款。”秦北洋挥斥方遒,就像几块袁大头请顿饭似的,“最近上海股市大跌,还有人要叫我去抄底呢!”

    说到这儿,小郡王提醒一句:“忘了一件事,这工厂叫什么名字?”

    秦北洋已胸有成竹,老金取来文房四宝,为主人研墨,让他写下一行大字,竟是陆机墓里“黄耳帖”的章草体——

    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

    所谓“墨者”,便是春秋战国时代墨子的门徒,既是“以武犯禁”的游侠,亦是鬼斧神工的匠人。

    所谓“天工”,一语双关,既是天工开物,也是天上的飞行器,甚至带有天命之意。

    这一夜,浦东风雪大作……

    1922年的春节前,几番讨价还价以及打折,秦北洋支付了400万银元,拿到陆家嘴1500亩农田的地契。

    他与李隆盛、钱科共同完成工厂图纸,1500亩土地的一座世界级工厂,犹如史前怪物跃然纸上。趁着现在地价低廉买下,等到工厂全面运行,恐怕价格还要翻番。

    他在上海公共租界注册一家名为太白山的公司,股东有两人:秦北洋、洪天幽——1000万银元资本金,俱由阿幽提供黄金兑换。

    太白山控股70%成立子公司“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董事长秦北洋。钱科担任总经理。小郡王帖木儿任副总经理。李隆盛任首席科学家。首席工程师兼试飞员朱塞佩·卡普罗尼——他们共同占有剩余的干股。

    不过,这家工厂要真正运转起来,还缺少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正月十五,秦北洋的烧伤痊愈。他去了趟虹口,欧阳家的海上达摩山,像被洗劫一空的古墓。阴沉乌云下,他摸了一把废墟中焦黑的石头,眼眶湿润,九色呦呦鹿鸣。

    “走!”

    秦北洋一声令下,跨上汗血马幽神。老金骑着淡栗色银鬃公马,中山骑着菊花青母马。

    三人,三马,一兽,告别上海,踏上北去的千里征途。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镇墓兽飞行器,最重要的原材料,不是钢铁、发动机与零部件,而是镇墓兽的心脏——灵石。

    哪怕将太白山囚禁的所有镇墓兽的心脏都挖出来,恐怕都不够工厂塞牙缝的。

    唯一的方法,便是找到埋藏于大自然中的灵石矿脉,就像每次制造新的镇墓兽。

    灵石是世界上最疯狂的石头,既能让镇墓兽保持几千年的机械动力,也能让人的寿命在几年内燃烧殆尽,比如埋藏在秦北洋体内的癌细胞。

    这些疯狂的石头出产于哪里?

    秦北洋想起了一个地方。

    秦北洋亲身经历过两次镇墓兽建造——第一次是在十岁,跟随父亲为光绪皇帝建造镇墓兽,从清西陵出发上太行山,在山涧边找到大岩石下的洞穴,发现了一大块灵石。第二次是在十六岁,秦氏父子为袁世凯建造镇墓兽,取用了太行山上的灵石洞窟。

    民国十一年,1922年,春天。

    他从上海出发,骑着汗血马幽神,带着老金、中山以及九色,北上渡过长江与黄河,直到华北大平原的直隶省,路过保定府的易县,经过清西陵入太行山。这是当年跟随父亲秦海关走过的路,十多年过去,就连路过的每个山口的参照物,仍然历历在目。

    灵石所在之处,便是龙脉最为旺盛的地带。老金对此也有耳闻:“此山中亦埋藏许多矿产,不少矿工来此挖掘金银铜铁,但没有人来挖灵石。一来是灵石极为稀少,可遇而不可求;而来是灵石对人体有害,一般人不敢轻易接触。”

    “若是将死之人,也就不怕了!”秦北洋暗指自己,又看一眼九色,这头小镇墓兽的肚子里装着好几颗灵石呢,“你也是吧!灵石饕餮者!”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