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日本桥下(一)
    凌晨时分,他们绕过日本皇宫,终于来到日本桥。

    羽田大树示意大家小心,前方弥漫的雾气之中,灯光照亮日本桥柱上的麒麟与狮子。带着翅膀的青铜麒麟雕像,竟然酷似九色变身后的幼麒麟镇墓兽,坐姿却像西方的恶龙。举着盾牌的青铜狮子,既像中国工匠的手艺,又带有欧洲近代风格。

    秦北洋正要仔细端详,青铜麒麟雕像下出现几个影影绰绰的男人,仅从背影看就比日本人高大健壮。

    羽田按住他肩膀,低声说:“他们是工匠联盟的人!”

    “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就在这儿?”

    “嗯,日本桥!”

    羽田示意秦北洋在桥边露宿一宿,大会要明天早上才开始。

    秦北洋有些摸不着头脑,总不见得在桥上开会吧?这里是东京的市中心,紧挨着火城站与皇宫,乃是全日本的交通要道。他又爬到桥洞底下,便是黑漆漆的日本桥川水面,看不出有何特殊机关。

    光已经困了,抱着九色睡着了。秦北洋给她披上自己的外套,又让九色离她远一点——有了卡佳之死的前车之鉴,还有他肺叶里的癌细胞,这头小镇墓兽不得靠近任何对他来说重要之人。

    羽田大树也打了个瞌睡,唯独秦北洋一宿未眠。等待大地震随时来临的漫漫长夜。

    天亮了,晨曦洒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东京恢复了活力,日本桥上的车辆川流不息。

    地震却还没来!

    秦北洋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自己和小镇墓兽的判断出错了?嵯峨侯爵的府邸白白被光一把火烧了?

    羽田大树买了几个饭团,秦北洋和光用过早餐,来到日本桥边一栋不起眼的西式洋楼。

    “凶宅耶!”

    光知道这栋楼,原本是明治时代的富商所建。日俄战争期间,富商破产自杀,并用斧子砍死全家十三口人,从此成为凶宅,至今无人问津。因为这宅子靠近皇宫,自然成为贵族学校女生们的灵异传说。

    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就埋藏在这栋紧挨着日本桥的闹市凶宅之下,就像北美大圣殿处于纽约曼哈顿哈莱姆黑人区贫民窟的地下。

    真个是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虽是十六岁的小姑娘,但光的胆儿肥,因为从小见惯了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哪怕凶宅也毫无畏惧,便跟着九色闯入一扇摇摇欲坠的门里。将近二十年前,这里曾经陈尸数人,依然散发着亡灵的怨气……

    凶宅的客厅尽头,布满灰尘的窗外可以模糊地看到日本桥上的青铜麒麟,九色小心翼翼地嗅着气味,它能感到地下布满杀机。

    忽然,斜刺里出来个身着黑色工匠服的男子,欧洲面孔,满脸须髯,手握一张十字弓。

    “施密特!”

    羽田大树叫出他的名字——工匠联盟的十二守门人之一。

    施密特摘下鸭舌帽,举起马灯照亮秦北洋的脸。

    “gutenmen!”

    秦北洋用德语向他问候“早上好”,施密特微微点头,他将羽田大树与嵯峨光推向外边,示意只有秦北洋与九色可以参加工匠联盟大会。

    羽田无奈地辩解几句,徒劳无功,工匠联盟的规矩森严,不是会员绝对禁止入内。秦北洋关照他俩留在外边,千万不要等在凶宅里头,万一地震来袭就完蛋了。

    “哥哥!那你干嘛要去地下?”

    “我不能让全世界顶尖的工匠们都死在东京的地下。”秦北洋伸手抚摸着光的脸颊,“我要是没有出来,你就赶快回去找你父亲!”

    他又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交到羽田大树的手中:“羽田先生,我若有个三长两短,请把这封信寄到上海浦东陆家嘴的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

    “诺!”

    羽田大树本想说些鼓励的话,但想想大地震即将来袭,也就沉默不语了,将这封信牢牢地揣在西装内袋之中。

    昨晚,秦北洋临时起意写了这封信,大意若是自己死了,请阿幽重新继承太白山主人之位、阿萨辛的继承人以及刺客联盟的领袖。上海浦东的镇墓兽飞行器的工厂,请务必继续经营下去。

    嵯峨光含泪向哥哥告别,秦北洋拍拍小镇墓兽九色的鬃毛,跟着守门人施密特走入地下室。

    头顶的门楣藏着一只“独眼金字塔”的标志……

    中华民国十二年,日本大正十二年,公元1923年9月1日。

    这是一个铭记史册的日子,既在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公开历史书上,也在所有人看不到的秘密历史书上。

    日本桥,横跨于东京市中心的日本桥川上,始建于德川家康的年代,成为纵贯全日本的五条街道基点。江户时代的浮世绘,日本桥常与富士山出现在同一幅画面之中。明治四十四年,西元1911年,日本桥被改建为西洋式的花岗岩双拱石桥,桥上铸造了飞翼麒麟与持盾狮子的青铜雕像,象征明治时代日本的腾飞,亦是日本所有道路基点。若说东京有条龙脉,日本桥就是龙脉的眼睛。

    明治年代,一位日本富商祖传了高超的漆器手艺,作为东方第一流的漆器工匠大师,成为工匠联盟第一位日本会员。他将自己在日本桥的宅邸,贡献给了工匠联盟。他用了毕生的心血和光阴,在自家房子下秘密开挖,修建了一座地下圆形圣殿,据说一边靠着日本皇宫的护城河,一边位于日本桥川的河床下。

    这就是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的由来。

    十九年前,地下圣殿完工的同一日,这位日本漆器工匠大师,突发失心疯,用斧头砍死全家上下。地上的房子成了凶宅,地下却为工匠联盟所有。

    秦北洋和九色穿过深深的地道,跟随守门人施密特的背影,来到这座圆形圣殿的台阶上。四周坐满了身穿黑袍或工匠服的男人们,他们都是秘密地进入日本,分头行动以免引人瞩目,还好东京是日本最洋气的城市,闹市街头的西洋人也不稀罕。

    灯光亮起,圣殿上方悬挂两张巨幅画像,分别是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中国春秋战国的墨子,代表东西方两大工匠精神的传统。

    公元1279年以来,工匠联盟第二十四代大尊者,端坐在两幅祖师爷画像下的靠背椅上。四年前在纽约,秦北洋见到大尊者尚是半黑半白的须髯,如今已是须发皆白了。

    大尊者背后站立三名白袍人,一人执圆规,一人执矩尺,还有一人捧书本。

    施密特低声为秦北洋介绍:“这是工匠联盟仅次于大尊者的三大执事:圆规执事、矩尺执事、典籍执事。”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