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六章 你也脱不了干系!
    咳咳,不得不说,因为身体已经大好,瀛佑的性子也比以前要活泼许多啊……

    只是可怜了司马潇泽,明明以前还能勉强算得上个有为青年,却被一群只会拖后腿的族人给拖到现在这个境地,不仅修为久久都不能增长,生出了心魔,还将自己最强的后盾,整个瀛洲城,给得罪了个干净。

    这还不算最倒霉的。

    瀛佑一直冷眼看着他们之间的闹剧,反倒是看的最清楚的那个。司马潇泽之前为了得到屠珑的芳心,可谓是煞费苦心,好不容易等屠珑稍微有点儿开窍的意思了,却又半途出来了个被族人弄来的据说是仙灵之体的廖青音。这下可好,屠珑虽然表面看上去嘻嘻哈哈的没有什么心思,可是屠家传承千年,家风悍勇清正,屠珑生在屠家长在屠家,心底深处该是何等的高傲,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被司马家拿捏在手心里翻来覆去的压榨价值呢?

    瀛佑敢肯定,不管接下来他们这些人会如何,是生还是死,屠珑都不会再对司马潇泽有一分不该有的想法!不为别的,屠珑的骄傲都不会允许自己跟别的女人抢一个男人!哪怕那个男人,是跟自己青梅竹马的司马潇泽。

    廖青音并不傻,她之所以能在这么多举手投足就能杀了几百个自己的修士之中混的如鱼得水,还不是因为察言观色的功夫了得。此时看着瀛佑对自己不怎么友好的眼神,心底在疯狂的咒骂唾弃,面上则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往司马潇泽怀里缩了又缩。似乎被瀛佑的笑里藏刀给吓住了。

    只是此时,一向护着她的司马家族老不在身边,周围几个又都是对自己不满意的男修,她连个能乞求怜惜的对象都没有!见司马潇泽只是看着远处浓浓的黑雾,并不吭声,廖青音心中暗骂一声,表面上却微微咬住了自己的唇瓣,雪白的贝齿咬在殷红的唇瓣上,确实显得极为好看,只是对面的瀛佑等瀛家人对此,却像是根本看不见一样,只是礼貌而梳理的看着廖青音,似乎在等着她回答。

    不得已,廖青音微微摇了摇头,声音委屈却口齿清晰的开口,“妾身不知道瀛大哥为何这么问,屠家姐姐那么厉害,妾身却只是个小小的凡人,怎么可能会害得到她呢?”

    “这话谁又能确定呢,毕竟这世上也并不是没有能让一个凡人害了修士的法宝!”

    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在看见廖青音顿时难看到极点儿的表情时,瀛佑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讥笑,整个人闲适而又高傲,漫不经心中带着一点儿蔑视,似乎在跟一个小小的虫子说话一样,有着优雅的不耐。

    “对了,还有一点儿希望你别忘了。廖青音,你只是个卑微的凡人而已,就算本家主仁慈,不用你每次见到我都三跪九叩的行礼,但是连最起码的礼节你都不懂吗!‘大哥’这两个字,是你可以随便喊的吗?”

    廖青音的脸一瞬间青到发紫,难看到了极点,泪珠子都在眼眶里打转,却还是强忍着没有落下来,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只可惜遇上根本不吃她这一套的瀛佑等人,也算是踢到了铁板。

    此时,站在瀛佑身后的瀛川见自家家主似乎有些疲态,于是面色不善的上前一步,接替自己已经骂的有些累的家主大人,义正言辞的开口,“家主说的对。先不说你现在只是个区区凡人,就算有朝一日你爬上了司马潇泽的床,当了侍妾或者族长夫人,在我们瀛家家主面前,还是得行三跪九叩之礼,以示尊敬!”

    “你?!”

    廖青音的脸色顿时愈发难看,眼中闪过一丝浓重的愤怨与自卑之意!

    作为一个凡人,廖青音心里其实对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有着强烈的嫉妒之意,要不然也不会趁大家不注意接二连三的去找屠珑的晦气。因为她不甘心啊,明明屠珑只是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女人而已,甚至还比不上司马潇泽俊雅,为什么却能成为屠家所有人的掌上明珠,为什么她能修炼那么厉害的功法!为什么,连司马潇泽都要喜欢她而不是自己?!

    太多太多的不甘心让廖青音整个人都扭曲了,所以在看见屠珑背对着自己毫无防备的身影时,在触摸到司马家族老送自己的法宝时,她还是十分迅速的心动了。然后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她只是轻轻一推而已,那个让自己厌恶的女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她早就听司马家的族老们说过,这魔族特有的黑雾之中带着剧毒,只要离开防护罩,不要片刻就能毒死一个化神期修士,而且神不知鬼不觉,到时候也可以说是屠珑自己不小心被抓走的,谁也不会怀疑自己。等到他们出去之后,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司马潇泽的妻子了,多么划算的一件事啊!

    为什么不做?

    于是她做了,所以现在在面对瀛佑步步紧逼的询问时,廖青音的底气不足,即使百般遮掩还是露出了一些破绽。毕竟瀛佑是个合体初期的修士,就算没有特意施加压力,只是一些萦绕在周身的气势,就让廖青音有些抵抗不住,脸上一惯柔弱的美好表情也出现了好几条裂缝。

    此时,就连一直都没有吭声的司马潇泽都忍不住一把将廖青音推出自己的怀抱,面无表情的质问,“真的是你?”

    一字一顿的,声音中似乎充满了无尽怒火,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鬼使一样,就连一惯清雅的俊脸上都是一片电闪雷鸣,直接把廖青音吓得眼角飚出泪来,不停的后退。

    但是廖青音也不是普通的女人,眼看着自己的面具这么轻易就被揭开了,她瞬间意识到司马潇泽之前对自己的那些温柔关爱全都是假的!想来之前她做的那些事儿在司马潇泽眼里都可笑的很,气上心头之后廖青音也不装了,反倒气笑了。

    “对,就是我,就是我把她推下去又怎么样?!司马潇泽你别忘了!帮我推屠珑下去的法宝是你们司马家的人给的,撺掇我害屠珑的也是你们司马家的人!就算我无知,我愚蠢,那也是你们司马家种下的因。你,司马潇泽!你也脱不了干系!”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