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装逼遭雷劈
    ,更新快,,免费读!

    楔子

    小胖有三好,珠圆玉润易推倒。咳咳,正剧略严肃,目测无男主。

    “前辈,请赐教。”俊朗的金丹修士礼貌的行礼,随即一道锐利的剑风挥了过去。‘噗’的一道血剑冲天而起,圆润的身体朝后倒飞出三丈有余。得胜的金丹在好友的包围下疑惑的看了看手中的灵剑,他明明连一半的力都没用,这位元婴前辈……

    小胖痛苦捶地,靠,那么多血,她得补多久啊?

    某大妖一脚踩在小胖脸上,“人类修士?!这么弱的倒还是头一回见……”

    “艾浮游希尅!”

    “嗯?”眯了眯眼。

    “法克!!”

    某大妖毫不留情的又在小胖圆润可爱的脸上留了个大脚丫印子。

    小胖:“……”

    吐血三升……

    庄严肃穆的气氛中,仙风道骨的师父捻了捻胡须,“你的道号……”

    “咕咚”小胖紧张的咽了口口水,等待着……

    “就叫月半吧!”

    “吧唧”,小胖一个趔趄栽倒在师父脚下。

    “月半凤鸣西山尾,寓意好的很呢!”师父笑眯眯的说。

    小胖泪目,再好那也是个胖啊师父……

    飞升之后,凤鸣仙君嫌弃的踩了小胖一脚,“月半这名字你也配得上?!改了!”

    小胖苟延残喘,“您请说……”

    “嗯……”凤鸣仙君搓了搓形状优美的下巴,“就叫月巴吧!反正你也肥的很!”

    小胖忍辱负重:“……是……”

    某天才神色倨傲:“女人我见的多了,就是没见过又肥又蠢的,喂,跟我走吧!伺候好大爷,有你的好处!”

    小胖:“…………”

    哪来的深井冰……表过来……

    某温柔俊美天才:“胖啊,跟我走吧!咱们做对神仙眷侣岂不比修仙好得多吗?”

    小胖:“……”滚犊子,修真界谁不知道你是修忘情道的!想祸害老娘!!!

    某天才女修神色淡漠中默含着鄙夷:“作为一名女修,本就修行不易,更不应该深陷情爱纷争,于大道无益,道友真是我辈女修之耻!!”

    小胖:“……”我冤啊!我招谁惹谁了啊?!!我只是想好好修个仙,就这么难吗?

    好吧,我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小胖一路逃窜,一路血泪。

    于是,这就是一个身娇体软的小胖子一路跌跌撞撞修仙的故事。

    第一章装逼遭雷劈

    “啪”的一声脆响吸引了街上大多数人的目光,随即就引了一群人看大战小三的热闹。只不过这女主,貌似有些胖啊!比得上俩小三了!

    林小胖抡圆了胳膊,狠狠地给了渣男一耳光,转身就走。擦擦眼泪,心里有些难受,靠,早知道就不走温柔贤淑的路线了,刚刚就该狠狠踢他一脚,碎了多好啊!小胖恶意满满的想。

    “小胖~”渣男充满愧疚歉意等复杂的声音响起,林小胖大热的天硬生生打了个寒颤。我勒个去,当初她是没带眼镜才看上他的吧,真有够恶心人的。

    渣男心惊胆战的看到林小胖怒气冲冲转身大步走来,不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转眼看到身边女孩儿梨花带雨的娇美脸庞,顿觉有了底气,咽了口吐沫,转过头来准备好好解释一下……

    “小……”

    ?!

    林小胖人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

    “谁挖的下水道啊――他喵的井盖儿竟然是活的,你当是旋转门吗?”

    诡异的呈匀速下降的林小胖几乎要崩溃了。完了,喊这么长时间都没到底儿,估计连个全尸都难,不知道能不能铲起来……

    呜呜,她的藏书啊,小说啊,动漫啊,美食啊……林小胖艰难的看着头顶那一小点儿天空渐渐变得比针尖还小,一直到看不见,内心满是失去全世界的苍凉……

    一点细小的光芒由远及近,气势汹汹毫不减速的穿过林小胖的额头,又费力的从脑后瓣挤了出来,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灰色。

    “呃!!”林小胖猛地一颤,剧烈的仿佛撕裂灵魂般的疼痛几乎令她丧失了语言功能。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漫山遍野的白色光点似乎得到了命令似的朝林小胖呼啸而来,只不过,每过一段时间,白点上的黑灰色都会慢慢褪去,接着投入大军往小胖身上扑去。

    林小胖无法形容那种要把身体乃至灵魂的每一部分洞穿的疼痛,仿佛要把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打碎重组。哪怕日后在修仙路上受过再多的伤都不及这次的十分之一,以至于林小胖十分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

    有气无力的看着四周穿过来穿过去的白色光点,林小胖忍无可忍,“妈蛋!!这还带循环利用的?!”

    小胖欲哭无泪,难怪别人都说莫装逼,她好不容易装这么一回,弄得比雷劈还惨。

    小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她一直一直往下掉落,好像这个下水道没有底儿似的,她早就放弃了还在地球这个想法。照她这个速度,早就穿透地心来到地球的另一边了,幸运的话,还能给她留下点儿骨头渣子。既然现在她没有变成骨头渣子,估计就是穿越了。

    铺天盖地的白色光点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给她来个细胞重组,痛着痛着,也就习惯了。这样单调重复的日子,很容易让人丧失活力。连活泼如林小胖都渐渐变得呆滞,逐渐陷入沉默的林小胖没有发现,那些白色的不停的在她身体里穿梭的光点渐渐的褪去乳白色的光芒,变得有如水晶般剔透。圆滚滚的身子好像被一把大锤反复捶打操练过似的,满满的变矮变小……

    直到远远的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呼唤,在林小胖费力的睁开眼皮时,那些光点仿佛听到了召唤,一瞬间发出剧烈的光芒,齐刷刷没入小胖的身体。

    “小胖,小胖啊……我的儿啊啊啊啊……你醒醒……”

    林小胖恍恍惚惚中听到一阵饱含悲伤的呼唤,不同于曾经占据目光的白色光点的温暖阳光温柔的洒在眼睑上,不停晃动的身影加上女人温柔的抚摸和深情地呼唤,无端的让小胖觉得委屈的很,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眼角留下,又被人轻轻拭去。

    林小胖努力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明亮的光斑映在年轻女人美丽的脸上,让人无法忽视的慈爱表情在那张年轻的脸上并不显得突兀。看见小胖睁开眼睛时欣喜的表情也不容作假,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跟林小胖妈妈年轻时长的有七分像。

    “妈……我好疼……”

    女人带着泪花儿的眼睛闪烁着灼人的光芒,“胖儿啊,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你再睡会儿,啊,娘去给你做碗粥喝……”

    “娘啊,”林小胖以惊人的毅力忍住了服饰称呼等方面的异样,“多加两块儿肉呗。”

    女人抽了抽嘴角,姣好的面容有些抽搐。

    林小胖才顾不了那么多,鬼知道她在下水道里待了多长时间,嘴里都淡出鸟儿来了!作为一个无肉不欢的胖子,岂能忍?至于其他的,比如陌生的人事物……都等她吃过饭了再说吧……现在嘛……她再睡……呼呼……睡一会儿……

    何千代温柔的给小胖掖了掖被角,美瞳里闪过一抹凌利的光芒。修士本应上映得起天道,下无愧与本心才行。何颖白修了那么多年的道,还是跟凡人一样愚蠢,把自己的女儿也教的蠢笨不堪,敢处心积虑的算计小胖,也不怕天理轮回!!

    幸亏小胖没事儿,如果小胖有一点差错……何千代素手一挥,一直在窗外徘徊的小小纸鹤悄无声息的湮灭消失,远处的院子里,有人发出一声强忍的闷哼……她何千代一个金丹中期可不是摆着好看的!

    把厨房里的闲杂人等都了赶出去,何千代亲自拿了把灵米为女儿煮粥,想起女儿可怜巴巴的要多吃两块儿肉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娘子,想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略带着些讨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何千代收了笑意,脸顿时板的比棺材板儿还直,“关你屁事儿?!”

    林若白尴尬的笑笑,连忙讨好的接过亲亲娘子手中的活计,“娘子,我来吧,你照顾小胖辛苦了,去歇歇吧?”

    何千代似笑非笑的看着林若白,也不说话,金丹中期修士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冲他而来。林若白苦笑一声,即使同为金丹修士,他尚处于金丹初期,在妻子的威压下,额头也微微见汗。眼看着林若白脚下都有些发软了,何千代才收回金丹修士的威压。

    “林若白!我告诉你!你我皆是金丹修士!身份地位什么的都没有拳头来的重要!小胖是你我这两百年来唯一的子嗣,难得又有不错的灵根。她就是我的命根子!”

    “以往,你那蠢弟弟一家人算计我也就罢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还不至于跟几个凡人计较。你看看,你看看现在,纵的她们都欺负到小胖身上来了!你以为我还容得下她们吗!”

    林若白脸色也有些难看,他已经无数次警告过那对夫妻,但由于父亲的包庇他也不好有什么动作,自己的妻子自己还不知道吗?虽然脾气有些火爆,但心地在女修中已是难得的好了!要不是他们把歪脑筋动在小胖身上,千代也不至于气成这样。

    “千代,你先消消气!若不是父亲一直阻挠,那两个不过区区凡人,怎么敢屡次三番的作怪!”林若白可不像他的名字一样软和,对他那个相差近两百岁的弟弟更是半分好感也无。若不是顾忌着同为金丹初期的老爷子,一根手指头就灭了他们,哪儿还有这许多事儿啊!

    “咱们啊先把小胖的身子调理好了,过两天就带着她分府别居吧!老是跟些凡人在一起,未免也沾上了凡俗气,对小胖日后的修行无益!也省的那两个狐假虎威,坏了咱们修士的名声。”

    何千代这才露出个肆意的笑容,勾的林若白傻乎乎的凑上去,夫妻两个腻腻歪歪的说起了悄悄话。并没看见门外一块儿淡绿色的衣角儿一闪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