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天道好轮回
    ,更新快,,免费读!

    林小胖晃晃悠悠的来到墨长老的住处,或许是她来的晚了,此时这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墨长老,弟子求见!”

    过了一会儿,“进来吧!”

    林小胖进来后,墨长老看了她一会儿,皱起了眉,这个弟子平时都是一副笑眯眯不知人间疾苦的模样,怎么现在看起来有些……奇怪?!

    “小胖,你是要回家吗?”倒真没听林小胖说过家里的事儿啊。

    林小胖点点头,勉强露出个笑容来,“有个想见的人。”

    墨长老没吭声,把一应需要分发的的东西装在储物袋里递给她,林小胖恭恭敬敬的接过,又听了几句教诲后,神色莫名的走出了混元宗的大门,朝远方疾驶。

    林小胖如今已是练气三期的修士了!灵力支撑她跑到目的地还是绰绰有余的。不得不说长老们的拼命摧残是很有效的,三个月下来,就连最差的都涨了一个阶品,更别说那些天赋更好的家伙了,荀天霸凌天霜厉筠三人更是连升三阶,喜得几个长老们乐的合不拢嘴,就差没把他们供起来了!

    反而林小胖这样本来还算不错的成绩相形见绌了。

    墨长老捻着胡须,看着那背影萧索的小胖子,心下决定等她回来要好好的问一下。

    ******

    大昌国地处西北,地势平坦开阔,多为起伏不定的草原。此时正值夏日,草原上郁郁葱葱,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林小胖本就不是沉郁的性子,此时看了半响美景,心中的那口郁气就散的差不多了。

    修士的体格非凡人能比,不过短短半日,林小胖就到了王家庄,虽是个小小的乡镇,可乡土人情别有一番风味,林小胖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安静的欣赏起来。

    “小仙师?!”一个略带迟疑的声音响起,等林小胖转身去看时,来人利落的跪了下去。

    “刚刚就觉得您面善,原来真是小仙师啊!”

    街上的人本就见林小胖小小年纪就气定神闲而暗自观察,此时见有人叫破仙师的身份,都慢慢围了过来。

    林小胖有些无奈,扶起仍跪地不起的老人家,趁没吸引到更多人的注意,迅速遁了。

    直到到达一个青石门瓦的三重大宅,才放开手里的衣角,这老大爷是不敢碰她的手的,现在还好一点,以前还会说什么不能亵渎她的身体什么的话,让林小胖时常啼笑皆非。

    “我来看看她。”

    “唉,是是,老头子这就叫门,真是老糊涂了……老婆子,快开门,有贵客来啊……”

    过了半响,才听到回声,伴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是个听上去就爽朗利索的老婆婆,声音有力的很。

    “来了来了!大白天的喊什么啊?你说你这老王头,不是出去买菜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

    门“吱呀”一声开了,“小仙师?!”

    林小胖笑眯眯的看着她,“王婆婆,好久不见啊!”

    “哎呀!这可真是贵客啊……”王婆子喜不自胜,一叠声的请林小胖进门,又把个老王头使唤的团团转,让他去买菜。林小胖没有阻止,若是不允许,才会让他们两口子不安呢!

    直到林小胖安置下来,又饮了半盏清茶,才问,“她怎么样了?”

    王婆子有些发愁,“那位,那位夫人,”咋咋嘴,“前两天才刚能起身,只不过……”

    “只不过如何?”

    王婆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着实以告,犹豫了大半天,还是老实说了。

    “只不过从能走几步路,身上也涨了几分力气开始,那位夫人就,就整日唾骂,非说是您把她害成这样的,还说您害了她女儿……”小心翼翼的看了脸色发沉的林小胖,王婆子懦懦的不敢说了。

    林小胖勉强露出个笑容来,“没事儿,她就是心里不舒坦,我去看看她就行了。”打发走了王婆子,林小胖做了会儿思想建设,搓了把脸,才进了厢房。

    迎面就扔过来个茶盏,林小胖微一侧身,那青花瓷盏就摔得粉碎!!

    “滚!!”

    林小胖黑了脸,没想到这人都落魄至斯了,还如此作态,若今次进来的是行动不便的王老夫妇,非得受伤不可,更别提这家里还有个不到三岁的小虎头了!

    忍了又忍,林小胖不咸不淡的说,“二婶儿,我来看你了。”

    本来缩在床上的人影腾的坐起来,“林小胖!!”声音咬牙切齿,恨不得咬下她一块儿肉来。林小胖微微一笑,“是我,没想到二婶儿竟如此想念我,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我呸!!你这个扫把星!都是你,是你,把我害成现在这样的!你这个丧门星……”

    林小胖准备静静的等她骂完,当初林府全灭,诺大一个家里只剩下她们两个,头上又有高阶修士不停的搜寻,每一刻都是逃窜,何颖都没停止过唾骂,林小胖差不多习惯了,只不过……

    “跟你那不要脸的娘一样,跟谁谁谁倒霉……”

    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太过忍耐啊!

    “何颖,你别蹬鼻子上脸!当初是谁偷开了禁制,又是谁不管我的死活,给林家带来灭顶之灾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说还好,林小胖越说越生气,就是这个女人,胡搅蛮缠,撺掇着自家丈夫女儿闹的阖府不宁……

    众多门客家丁瞬间就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一蓬蓬血雾,林老爷子自爆而死,每一滴血肉都化作武器洒满林府,连个全尸都留不得!林若成死活都不肯说出孩子的下落,经人搜魂不得后被一手捏爆!林若白宁死不屈,得知宝物在他肚子里的众人争抢不得,竟活生生的把他大卸八块!!至于她口中‘不要脸’的娘亲,更是独自战斗到最后,力竭而死!林小胖还听到有人笑呵呵的说要把娘亲的尸体炼化!

    而何颖明明什么都没做,好好活到了最后,却一点都不知感恩,其心当诛!

    何颖噎了一下,到底是害怕林小胖血红的双眼,心里还是憋屈,大声呵斥,“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我可怜的女儿又怎么会至今下落不明!”

    林小胖冷笑一声,“你还真是有脸说啊!要不是你们两个心生贪念,别人随便说两句就信以为真。我好心好意的想提醒你一句,你却差点没把我捂死!就为了挡我的仙路,你竟能如此拼命,我还真是得谢谢你啊!”

    “林小胖!”何颖从床上扑下来,因力气不足,脚下一软就摔在了床角,只是那双眼睛仍狠狠的盯着林小胖,恨不能生吃了她!

    林小胖蹲下去,脸上挂着一副天真可爱的微笑,纯真如三岁幼儿,“二婶,你说,如果我那‘好姐姐’日子过的不好,日后想起那天的事来,会不会恨你这个娘亲亲手把她推进魔窟啊?!”

    “啊啊啊啊――”何颖追着要打她,林小胖笑呵呵的一躲,何颖就身不由己的瘫在地上了。

    “你这个恶魔――你不得好死――”

    “恶魔?!不得好死?!”林小胖略带惊讶的回问,“二婶是在说我吗?”此时六月金灿的阳光透过窗户投在小胖脸上,让她看起来纯真的不得了!

    “二婶恨不得我去死,我却还得跟二婶说说一句,”把手指放在唇边,林小胖神神叨叨的低声说,“二婶,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二婶,这些话,不得不信呢!”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任何颖百般狡辩,都不能否认林雅清抛弃她的行为。何颖此人,不爱丈夫,不敬公公,不睦妯娌,唯独爱的就是林雅清这个独生女儿。她百般为她打算,谁知林雅清一朝得势就翻脸不认人了!不得不说何颖一句可怜。可是又能怪谁呢?都是她自己做的孽,不得不承受这个恶果,只能说句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吧!

    林小胖看她哭了会儿,觉得没甚意思,转身准备出去,就听见何颖略带祈求是声音,“算我求你了,就算看在我们同行了上万里的份上,就帮我打听一下雅清的消息吧……”

    林小胖转身就出了门,再听下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失手掐死她。还有脸说,闯下这般大祸,丝毫不知悔改,林小胖好不容易从娘亲留下的东西里翻出一张‘万里遁行符’,能远远的离开那个是非之地,何颖就像疯了一样扑过来抢,生怕林小胖抛下她,差点把那张珍贵无比的符篆撕成两半,林小胖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若不是顾念着林若成死都不肯招供的恩情,即使小胖只是捎带,林小胖也愿意带她离开,但是现在,呵呵,那份恩情也被她作的差不多了,肯供她吃喝不愁已经是林小胖最大的让步了!

    若是再不知好歹,林小胖猛地握紧拳头,别怪她翻脸不认人!!

    “姐,姐姐……”软软懦懦的童音响起,林小胖不自主的也带了几分笑意,柔声道,“虎头怎么过来了?”

    虎头虎脑的王小虎小嘴里噙着指头,口齿不清的说,“奶奶让,让户头叫姐姐吃饭饭~”

    林小胖被萌的心肝乱颤,心情顿时好的不得了,这孩子长的灵秀可爱,当初还是林小胖在王老夫妇的哀求下救了他一命,有这番因果在里面,对虎头就更多了几分疼爱。

    抱着虎头来到前院,王婆子已经做了一桌好菜,在虎头的童言童语中,大伙儿和和美美的用了一餐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