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有奶便是娘
    即使呕的要死,大山还真不能放着林小胖自己作死,爬出来拽了拽林小胖的头发,给了她一个眼神,适可而止啊!没看见玄霆那副想活吃了你的样子吗?再这样下去,小心小命不保。

    所幸林小胖还有点儿理智,恋恋不舍的松开手,送这一家子离开了。

    大山连忙扯着她的耳朵让她离玄霆远远的,直到一家子的身影都消失在斜坡上了,大山才松了口气。

    训斥林小胖,“你是不是皮痒了?”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玄霆身为男人的尊严?!

    林小胖“啪”的一下坐在草地上,“哪儿有那么夸张啊!不就是摸摸小手吗?”斜了一眼不赞同的大山,“我还天天跟你肌肤相亲嘞,有问题?”

    肌肤相亲……

    大山……

    大山他差点儿噎死,肌肤相亲这个词儿是可以随便用的吗?大山差点儿没给林小胖跪了。顿了半响才说,“林小胖,我发现你的人生观还真是岌岌可危啊!”当然,人生观这个词儿还是林小胖教他的,虽然以前不太赞同,但此时此刻还真没有哪个词儿比它更贴切了。

    “嗤”,林小胖对大山这大惊小怪的样子颇是有些看不上,见他一副‘我还有话说’的样子,迅速换了个话题,“唉,别说这个了,我还有事儿想问问你。”

    大山见好就收,“什么事儿啊?”

    “我发现我这些天好像记性不太好啊!”

    大山有些发懵,“记性不太好?”这是咋说呢?

    林小胖有些忧愁,想了想目前的状况,食指抵在大山额头上,心里说了句,“我发现自己好像总是忘了一个人。”

    大山见她都用上这招了,知道想必是极重要的事情,也严肃起来。想了想,“你是说你第一次见我时要找的人吗?”

    林小胖点头,“你还记得?”

    大山心想我能不记得嘛!就是那一次失误,竟然让自己背上‘大山’这个没内涵的名字,简直是刻骨铭心唉好不好!

    只不过……

    大山也难得疑惑起来,要真是重要的人,林小胖不至于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来没有提过啊!

    “具体说说。”

    林小胖仔细回忆了一下,她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我总觉得应该是有这么一个人,可具体在哪儿见过,我只有一次印象,就是混元宗地动那一次,在地动之前,我好像见过他一眼,再后来去找就找到你了。”

    地动之前?!

    大山眼里闪过一丝凛冽,难道就是这个人?!

    林小胖没注意到大山的异状,她还在回忆,“可就是那一眼,我总觉得在那之前,我好像就见过他一样,只是不记得了。”

    林小胖的脸色实在难看,关键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简直太惹人嫌了!总是在她将要记起来的时候忘记!

    大山小心打量着林小胖的脸色,“那你怎么又记起来了?”

    林小胖咋咋嘴,“刚刚心魔劫的时候,看见那,那日的情况,就有那个人的身影一闪而过,我这才想起来。”

    大山也觉得这事儿奇怪,修士的记忆力强大无比,从来没听说过林小胖这种情况。想了想,“你有没有可能看花眼了?又或许,那是你认识的一个人,然后经年累月的不见,有了错觉?”

    林小胖果断摇头,“绝对不可能!”她来这个世界才多长时间啊!怎么可能有这么一个熟人!

    大山苦思冥想许久,还是毫无结果,只得一摊手,“那我也不知道了!”

    气的苦苦等待的林小胖给了他一巴掌,不知道还装什么相,亏她以为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发现呢!

    大山滚了几滚,又灰溜溜的爬了回来。林小胖转头看他时,看见那口熟悉的大锅,不由得嘴角抽搐。

    “这口锅怎么还在这儿呢?”咦,细瞅这锅居然还有挺多花纹,鄙视了玄霆一把,一大把年纪了,一口锅还弄这么多花纹,好看吗?

    大山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哦,那不是锅,是鼎。”

    “鼎?”林小胖对于鼎的概念只有电视上或者课本上的图片了。绕着它转了两圈儿,林小胖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是眼拙了。这东西四四方方的,还有几抹祥云围绕,还真是一口鼎啊!又突兀的想起古代鼎的用处,脸一黑,“还不是个煮饭用的东西!”

    大山深觉得林小胖没见识,这攻防兼备的法器怎么叫林小胖这张嘴一说味道就全变了呢!

    看一眼林小胖,“那你不要我就收起来了啊。”

    “慢着。”林小胖连忙制住大山的动作,“你什么意思?”她不要是什么意思啊,这不是玄霆那家伙的东西吗?

    “哦,玄霆前辈把这四方鼎送给你了啊!你不要的话,我就要了。”大山一张小脸那叫一个天真无邪啊!

    看的林小胖直火大,一指大山的鼻子,大喝一声,“谁说我不要了!”明显是好东西啊!不要白不要!大山这个奸诈头子,一不小心差点儿就被他坑了!

    爱不释手的扑过去摸摸那花纹,“这真是玄前辈给我的?”也不在意大山不搭理她,林小胖上上下下把四方鼎看了个遍,最终总结道,“玄霆前辈真真是个好人啊!”

    完全把之前关于玄霆的种种坏话忘到了脑后,在林小胖看来,肯送她宝贝的都是好人啊!

    大山差点儿被林小胖这无耻至极的话恶心死,这还真是,那什么,凡人间流传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这可真是有奶便是娘啊!

    ***

    玄翎挥散面前的水镜,整个人都快笑瘫了,捂着肚子直抽抽,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儿来,指着玄霆那张大脸还是笑得不行。

    “哎呦,我今儿个才知道,原来霆儿你竟是个好人啊!”

    玄霆刨了刨爪子,看着笑得前俯后仰的妻子一阵头疼,“别笑了,小心又伤口疼。”

    玄翎摸摸笑得生疼的腮帮子,“这林小胖,还真是个妙人啊!”说完又是一阵笑,玄霆满头都是黑线。

    玄翎又问,“对了,你怎么想起来把四方鼎给小胖的?”

    玄霆喷了口气儿,“她整个人都在里面泡过了,我还要它干什么?脏!”

    玄翎目瞪口呆的看着丈夫,半响才摇了摇头,“唉!幸亏小胖没听见。”要不然又该是一场闹腾啊!

    玄霆对此毫无压力,听见又怎么了!它才不怕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