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闪瞎眼
    直到再也看不见老管家的身影,林小胖才缓缓直起身来,半响,“嗤”的一声冷笑,面无表情的转身回屋了。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掀开门帘,看到翠芙笑容满面的迎上来,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来那张地图的事儿,林,“你下去吧,我要休息了。”

    翠芙柔美的脸上笑容微僵,她本来想请罪一二的,但一接触到林小胖冷淡的双眸,翠芙心里就狠狠一颤,立即明白林小胖是知道自己向大少爷报告的事儿了,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她只是个凡人,却也知道修士之间是最忌讳打听行踪的。当下也不敢辨别,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请仙师勿怪,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错。”

    林小胖皱紧了眉头,“你这是做什么?我要休息了,你还是下去吧。”

    翠芙还想再求情一二,被随行的同伴扯了一下才犹犹豫豫的下去了。

    林小胖叹了口气,扑倒在柔软的床上滚了几下,有些奇怪的问默不作声的大山,“大山,我这么觉得自己今天怪怪的,好像平常也没这么……这么……”

    “怎么?”

    “……烦躁。”林小胖犹豫良久,才敲定这两个字眼,她往常可不是这么刻薄的人啊!

    大山翻了个白眼,“你现在才发现啊!”还以为你得过个十来天才发现嘞,大山充满恶意的想。

    林小胖瞬间炸毛,“你早就知道不对劲为什么不提醒我?!”害的她丢了大丑,天啊,林小胖都可以断定今天所有见过她的人会怎么评价她了,天地可鉴啊,她林小胖其实是个和气人啊!现在想起翠芙那泛着泪光的小脸蛋,林小胖就心疼的直抽抽,唉,如此美人,想必以后再也不敢出现在她面前了嘤嘤。

    大山满头黑线的踹了林小胖一脚,“你这家伙还想不想知道了?!”

    林小胖一副生无可恋脸,有气无力,四肢摊开,毫无形象可言,“我现在不想知道了……”

    大山磨了磨牙,他还偏偏就想说给林小胖听,“我本来就不同意你给腾蛇驱毒,这回遭现世报了吧?”其实他也是才想起来的,只是不这么说怎么显得他比林小胖英明呢?

    
“唉?!”林小胖翻了个身坐起来,“什么意思?‘千薰草’对我不是没用吗?”

    “不是那个!”大山强忍住给她一脚的冲动,天呐!世上怎么会有像林小胖这么蠢的人,居然还被他遇上了,真真是遇人不淑啊!

    “是腾蛇的心魔劫!”心魔劫可是不分敌我的,修士渡劫时,就算至交好友,也不敢凑近,偏偏就有这个蠢货,什么都不懂,还凑的挺近。当初林小胖区区筑基修士的天劫,大山跟玄小宝想分一杯羹都不敢凑的太近,以免被牵连呢,更别说腾蛇这个大妖的心魔劫了!林小胖这可不是被牵连了嘛!

    林小胖也不是笨人,她细细想了想,就明白其中的关窍了,恍然大悟的说,“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看了眼一副‘孺子可教’表情的大山,林小胖紧接着不耻下问,“那该怎么办?”

    大山愤怒的跳上林小胖脑袋,狠狠地踩了好几脚,把林小胖整整齐齐的发髻都踩的乱七八糟的,“别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问我该怎么办啊混蛋!你自己难道没有脑子吗蠢货!!”

    林小胖脸上带着宽容圣洁跟看精神病似的表情拍拍炸毛的大山,“有有有,有脑子。”好不容易见大山平复下来,林小胖搓了搓自己的起来临走的时候腾蛇前辈给了我好几件礼物,它老人家肯定知道我这个情况吧?会不会已经把解决的方法给我了呢?”

    大山想了想,“先看看再说。”其实他是有办法的,但大山就是不喜欢林小胖这种不劳而获的想法,每次都指望他来解决怎么行?!是时候给她一点儿教训了。

    于是一人一妖就凑在一起看腾蛇送的礼物,刚一打开储物戒的林小胖就差点儿被突如其来的光芒闪瞎了双眼。

    “这是什么玩意儿?”林小胖怪叫。原来钛合金狗眼真的是被闪瞎的!

    大山及时捂住了眼睛,这回正幸灾乐祸光明正大的趁着林小胖看不见而鄙视她呢!“对了小胖,我忘了告诉你,玄霆前辈告诉过我,腾蛇非常喜爱一些‘闪耀’的东西!”

    这语气里的幸灾乐祸聋子都听得出来好吗?林小胖无语的抽搐一下嘴角,半响才适应这股强光,小心翼翼的睁开双眼,先给了大山一脑袋崩儿才去看床上出现的几样东西。

    金光闪闪,银光闪闪,星光闪闪……

    林小胖无语了,她还真是头一回见这么多闪耀的法器,连药瓶都是金光闪闪的也是够了,就算它浑身上下都昭示着我很尊贵的事实,林小胖觉得自己也不会把它拿出去丢人现眼的,真的,真的是太俗气了有木有!!

    随意拨弄了几下,大山从中间找出来一个勉强不那么‘闪耀’的药瓶,“就是这个了,吃掉再打坐几个时辰就差不多了。”

    林小胖接过,本以为终于有一个正常的了,谁知道一打开就看见几颗五彩缤纷的药丸,这下连大山都忍不住无语了,林小胖擦着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气息微弱的问,“你确定这不是毒药吗?”灵丹林小胖见过不少,但五彩缤纷的林小胖还真是没见过,它不应该是朴实无华暗香扑鼻的吗?怎么就,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咋跟路边儿卖的大力丸儿一个色儿呢?

    见大山意志坚定的点头,林小胖做了大半响的心理建设,才一狠心吞了下去。

    “呕――”

    丹药倒是入口即化的,只可惜那个味道啊,反正林小胖是硬生生吐了好几口黄酸水,眼泪汪汪的问大山,“大山,你觉得腾蛇前辈是不是故意的?”

    大山本能的想反驳一二,但想起来腾蛇那强劲有力又极富报复意味的一尾巴,也沉默了,“应该,应该不会吧?”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林小胖吃了一大盘酸酸甜甜的灵果才稍微好了那么一丢丢,大山眼尖的看见林小胖身上冒出一缕缕微不可见的黑色烟雾,一戳林小胖,“快看,有用吧?!赶紧打坐。”

    林小胖不敢耽误,毕竟这可是关乎她以后的修仙生涯,立马摒除所有杂念,盘膝打坐起来,身上的黑雾随着体内灵力的奔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