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命悬一线
    林小胖看着半空中那一副仙风道骨的青风道人,扯了扯嘴角,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她那些小手段根本就行不通。他只是站在那儿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干,林小胖就几乎站不稳脚,那种强烈的威压,竟然让林小胖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臣服的心态来!当然,意识到这点的林小胖心情更不好了。

    “你就是那个害我徒儿的小贼?”青风捋着胡须,一脸慈祥的问,看林小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后生晚辈,和蔼极了。

    林小胖艰难的拱了拱手,心想要不是你干的那些事儿,只看你的表情或许还真以为你是个好人嘞。“请前辈明察,晚辈真的是冤枉的!”暗中看一眼大山,大山脸色铁青,这个老匹夫,竟然封锁了这片天地!若是以前的他还不怕这种小手段,可他现在被封印了大半经脉,根本就不是这老家伙的对手!

    林小胖看见大山的脸色,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大山这次是无能为力了,眼下……只能靠自己了!

    一咬牙,“前辈,还请听晚辈详述……”

    青风浑不在意的一挥手,打断了林小胖的话,“我不想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我只知道,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几个徒儿!”

    靠,林小胖真想一把土塞他嘴里,那具无名尸体也就算了,怎么又给她安莫须有的罪名了?看来这老家伙根本就不想给她机会陈明真相,一门心思的认准了就是她!

    “无话可说了吧?”青风微微一笑,风度自然,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那就死吧。”一指指向林小胖所在的方向,化神修士庞大的灵力波涛汹涌的扑过去,林小胖的瞳孔瞬间缩成了一个小点儿,这种攻击,这种攻击……她根本就来不及躲开!

    青风捋一下胡须,满意的看着烟尘四起的下方,这种情况下,这小修士必死无疑了。

    “噫?!”青风捻胡须的动作微微一滞,怎么还有呼吸声传来?

    “噗噗”,烟尘散去,林小胖狼狈的身影若隐若现,抹一把嘴角疯狂溢出的黑血,林小胖站都站不起来了。刚刚情急之下,她几乎把身所有的防御性灵器都用了,再加大山的鼎力相助,这才勉强捡回一条命。只是……

    看一眼半空中那仍然矗立的身影,林小胖不由得苦笑,只是一根手指头而已,就几乎让她命丧黄泉,这回,怕是凶多吉少了。

    “大山,你没事吧?”大山估计也受伤不轻,没看见连呼吸时都有血沫子溢出吗?

    青风脸的笑容早已不翼而飞,只是个筑基期的小修士而已,碾死她就像碾死一只蚂蚁,生死都由他决定。可如果这只蚂蚁不听话想要反抗了……就不太好了。

    失去了那唯一的一点儿耐心,青风伸出五指,一个巨大的巴掌印在空中逐渐形成,蕴含着无尽的威力,连天空都因此而变得灰沉沉的了。

    林小胖四肢大张毫无形象可言的坐在地,仰着头看空中的异变,无力的扯着嘴角,“大山,难道咱们就要这么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她还有大仇未报,壮志未酬嘞。

    大山无力的看一眼林小胖,抹去嘴角的血迹,没吭声。他还有最后一招,或许能拜托这个困境,可是一但施展,估计神魂就得损毁大半,修为大减。这迫在眉睫的,为了小胖……到底值不值呢?

    青风可不知道大山的心里活动,他只是狠狠的把蓄力已久的巴掌挥了下来,眉间满是隐藏已久的阴狠毒辣。虫子,就应该乖乖的去死啊……

    林小胖看着那光芒璀璨的巨大巴掌印呼啸而来,勉强拄着一根木棍直起身来,即使注定要死,她也要好好挣扎一番,不然岂不是太过窝囊?!

    大山也神情专注的看着林小胖的动作,掌心里光华闪烁,目光坚定,林小胖,绝不能死!至少不能现在就死!

    眼看着就要跟那凌利的攻击接触了,林小胖几乎都能感应到那与空气摩擦后灼热的死亡气息,青风都已经开始得意的冷笑了,大山都已经跃跃欲试了……

    那强大的,毁天灭地的,带着死亡气息的攻击,突然闪了闪,竟然就此熄灭了!

    想着就算死了也要拼一把不能白死一脸悲怆的林小胖……

    即使自己神魂受损也要助林小胖一臂之力大义凛然的大山……

    仿佛已经预料到林小胖的凄惨死状嘴角浮现出一抹阴森诡异又得意微笑的青风……

    神马情况?!

    恐怕这是此时三人心同的想法吧。

    深蓝色发系的男子收回自己那轻描淡写的一指头,仿佛看不到身边好友询问的目光,兀自笑得开心。左手轻轻放下一子,催促道,“该你了,快些。”

    中年男子早就熟悉他不按常理出牌的脾性,只是还是忍不住好奇,迅速放下一枚黑子,“你怎么想起来要助这个小修士一臂之力了?”你平日里也不是那助人为乐的人儿啊,今儿是吃错药了?!

    深蓝系发色的男子面色有些懊恼,“啪”的一声落下一枚白子,“专心下你的棋吧!”怎么又被堵死了?

    中年男子简直哭笑不得,这千百年来跟好友下棋,就从来没有输过。不慌不忙的又落下一子,“我不专心也得能输啊。”这人怎么又把自己的路给堵死了,这都是第几回了啊。

    深蓝系发色的男子漫不经心的一撇薄唇,看一眼脚下惊疑不止的青风,“这老家伙让我着实看不眼,太恶心了。”竟然话里话外的要他掏东西补偿,以为自己是谁啊!多大脸!瞟一眼低头看的好友,趁他不注意,手脚利落的偷换了几枚棋子,这才神态自若的敲敲棋盘,“该你了。”

    中年男子一看棋盘就知道他干了什么,简直哭笑不得,“鲲洛枢,你又耍赖!”

    鲲洛枢一呲那口闪亮的大白牙,还施彼身,“林开阳,是你记性不好吧?!”他怎么可能换棋子儿呢?

    两人互不相让的瞪了一会儿,看的周围服侍或者围观的众人都感觉一阵无形的压力,紧张的屏住呼吸。

    谁知道两人彼此瞪视了一会儿,竟然又若无其事的下起棋来,你来我往的,让存心看好戏的众人失望不已。怎么就打不起来呢?大打出手才符合你的身份啊祖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