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炸毛的器灵
    “成……成精了?!”

    什么东西?大山皱紧了眉头,拍拍林小胖的大头,“你是还没睡醒?”说什么胡话呢?

    深吸一口气,林小胖用力搓了把脸,勉强平复了下心情,嘛,人类都能修仙了,炉子为什么不能成精呢?看来她还是太过狭隘了呀。话虽如此,林小胖那双黑乎乎的眼珠子还是滴溜溜的在那炉子身上打转,企图透过那银灰色的表面看清它的本质。

    “呼噜噜――”那炉子似乎是听见了大山和林小胖的说话声,转了转圆滚滚的身子,面朝着林小胖的方向,不动了。

    “呃――”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炉子,林小胖突然觉得有些发毛,戳了戳大山,“你说,它是不是在看我们?”说实在话,那平整无比的炉子上是看不出有张脸的,但林小胖就是觉得它在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微微动了动身子,发现那炉子也随着她的动作转了转,林小胖简直就要尖叫了。

    大山叹了口气,觉得再这样下去,林小胖都要被她自己给吓死了。小手一抬,掌心上凝聚了一个白色的光团,在大山的控制下轻飘飘的飞向那个炉子。在接触到炉身的那一刻,原本看起来飘渺无力的白色光团悄无声息地融了进去。

    下一刻,林小胖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孩童般稚嫩的尖叫,不由得一愣,小……小孩子?

    “出来吧,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大山冷着一张小脸儿,说出口的话带着一抹强烈的肃杀气息。

    “唉?”林小胖张大了嘴巴,里面藏的有东西?思忖了半晌,林小胖犹犹豫豫的问大山,“难道这里面是……器灵?”就算再怎么傻林小胖也不会以为这里面藏的是人啊,当然有可能是其他的妖兽……

    “嗯。”大山轻描淡写的点点头,看起来云淡风轻的紧。但是一人一妖都已经相处这么久了,林小胖还是能透过大山那平静的表面看出来他心里是有些小激动的。

    搓了搓手指,林小胖联想起这炉子身上层层叠叠的铁锈,那样子起码得有上千年才能堆积起来,而且看它处理这些铁锈的方法如此得心应手,肯定不是第一次了。按理说,这种存在了成千上万年的宝物在机缘巧合之下确实是有可能生出器灵的。除了这种天生天养的器灵,还有就是将人或妖兽的魂魄强行攥取,再用秘法放入灵器中,或有可能生出器灵。只是不知道……这炉子是属于哪一种了?

    想到这里,林小胖有些期待地看着那缓缓开启的炉盖,据说器灵的生成万中无一,她以前还从未见过活的器灵呢……

    “嘎吱吱――”炉盖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一只细嫩的小手慢慢伸出来,接下来是嫩如莲藕的手臂……

    “咕咚”,林小胖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呃,这手臂软软嫩嫩的,看起来真可口啊……想来这器灵一定是个软乎乎一推就到玉雪可爱的小孩子吧……

    然而,下一秒现实就给了林小胖一个如此响亮的耳光,是挺玉雪可爱的,只不过这脾气嘛,呵呵,那就是个一点就炸的火药桶好吗?

    “臭小子别跑!老夫要把你撕成七十八块儿――”

    “轰――”

    “哇啊啊――救命啊――又不是我打的,你为什么就打我?”看我好欺负吗?林小胖简直是抱头鼠窜,对自己遭受这等无端端的打击欲哭无泪。说好的玉雪可爱易推倒的小孩儿呢?这他喵的明明是个披着小孩儿皮的霸王龙好吗?还有大山你能不能别坐着看戏了?我都快被打死了好吗?!

    大山好整以暇的站起来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看一眼被器灵砸的上蹿下跳的林小胖,极不厚道的又拖了几秒钟才出言提醒,“行了,你也差不多够了。”

    “你这小子,别太嚣张了啊!”那器灵鼓着一张包子脸骂大山,真以为我打不过你了吗?不过,末了它还是停下了手,慢悠悠的从炉子里爬了出来。对着胆战心惊的林小胖招了招手,“小子,你过来让我看看。”不知为何它的态度突然缓和了许多。

    但是林小胖还是有点心有余悸的感觉,一步一磨蹭的走到了大山旁边,看着圆滚滚的小包子的目光还是充满了警惕。还有……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男的了混蛋啊!

    “欸?居然是个女娃子?”器灵用那种恍然大悟的语气充满歉意地看着林小胖一马平川的胸前说,看样子还颇有点儿遗憾。

    “……”

    突然很想掐死它怎么办?林小胖的拳头攥的紧紧的,死命的抑制住想要揍它一顿的冲动,整个人都快要黑化了。我才刚十三好不好?

    “咳咳,”大山轻轻咳嗽了两下,试图把歪到天边的话题扳回来,“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眼神逐渐变得幽深,“这可不是武英殿应该存在的地方吧?”

    林小胖闻言不由自主的看了大山一眼,她刚刚还在奇怪为什么自从进了传送阵以后就不肯轻易出手的大山会主动出手激怒这个器灵,原来如此,这个地方应该是不为人所知的吧?至少在明面上很少有人知道,自然也就不怕有人监视了。

    “你这是什么语气?老夫再怎么说也比你大了几万岁吧!”器灵顿时炸了,这个不知道尊敬长辈的臭小子,要是搁他以前的脾气,早就给这家伙点儿颜色看看了。

    大山勾了勾嘴角,从善如流的改口,“那么,前辈,”大山的语气明明十分恭敬,可不知道为什么林小胖就是听出来了一种微妙的嘲笑意味,“您能不能大发慈悲的告诉晚辈,您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呢?看样子至少也有个七八千年了吧,你就没想过走出来试试?”

    那器灵原本还怒气冲冲的,此刻不知为何突然平静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一人一妖叹了口气,听起来颇为伤感,“你以为老夫没有试过吗?”控制着炉子走了几步,就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去路,若是再往前走一步,就会被那人布下的杀阵灭了神魂,整整八千年的时间啊,它就被这小小的一步给挡住了去路,困在这方寸地方,再难离开一步……

    “咦?”器灵原本正在伤春悲秋,突然鼻子皱了皱,疑惑的冲着一人一妖喊,“兀那小子,你身上是什么香味儿?怎么竟如此刺鼻?!”

    “唉?!香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