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为什么总是我?
    “我勒个去,这到底什么东西?!”黄老三还没站稳呢,就扒拉着两个眼珠子喊。没办法,这妖兽的体型给他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那妖兽一击扑空,愤怒的吼了几声,巨大的身子也没有影响它的动作,敏捷的转了下身子,磨盘似的脚冲着黄老三就踩了下来,誓要把他踩的粉身碎骨才罢休。

    “哇靠,为什么总是我?”黄老三连滚带爬的躲过妖兽那巨大的脚掌,委屈的简直就要六月飞雪了。看着对面一脸无辜的兄弟四人,黄老三就是一阵憋屈,他知道自己长得不怎么滴,可是难道妖兽吃人也是看脸的吗?

    方老大看着黄老三连滚带爬的躲来躲去,却每次都能在最危险的时候躲开妖兽的攻击,才放下心来。老三别的不说,逃命倒是他们之中最厉害的一个。而且那家伙贼精贼精的,看起来狼狈不堪的,却在三两下之后将那妖兽引到前面人群最集中的地方,激起一片骂声。方老大一点都没有要斥责黄老三的意思,刚刚这妖兽是怎么跑到他们所在的位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除了那个站在透明防护罩里,看起来勉强还算风度翩翩的少年提醒他们一句之外,那些人不都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吗?祸水东引,可不是只有他们才会。

    眼看着前方传来一阵斥责声,胡二娘有些担心黄老三,“老三他没事吧?”

    “二娘,与其担心老三,不如担心担心自己吧?”温老四一手摇着美人扇,一手指着不知何时已经围上来的两头妖兽苦笑着说。引出去一头围上来两头,这生意也不知道划算不划算。

    方老大已经摆开了阵势,闻言说,“行了,少废话。”看一眼已经蓄势待发的两头妖兽,脸色严肃的很。“虽然倒霉了些……可也不能束手待毙!”话虽如此,可是这才出狼窝,又入虎口的,方老大心里真的很想算一算他们几个今年是不是流年不利啊?

    “轰――”铁老五早就冲了上去,一双铁拳击在妖兽身上轰隆作响。只是十来下过去,指骨上就已浸出斑斑血迹,温老四不小心瞥见之后,狭长的眼睛一眯。老五一身功夫全在那一身强横的**上,来到这开源大世界之后,他们不知道遇见过多少危险,又有多少次都是靠着老五这一身铜皮铁骨将他们从死亡边缘上拉回去。没想到只是一个照面而已,老五的手上就已经受了伤。这妖兽……不好对付啊!

    给其余两人使了个眼色,同一时间扑到一头妖兽身上,照着那比人还大的褐色兽瞳就是一阵猛攻。他们几人跟脚太浅,来这大世界的时间又短,因此并不知道这妖兽的种类。可是仅凭着本能,也知道眼睛是妖兽最脆弱的地方。再加上在原先的小世界里重视的是武技和轻身功法,他们四人仗着身法灵活,在妖兽头部跳来跳去,虽然不能给予致命的攻击,可也足够让那妖兽不堪其扰了。另一头妖兽倒是想帮助嗷嗷直叫的同伴,可是他们几人相比妖兽庞大的体型来说实在是太小了,另一头妖兽即使有心也无能为力。

    一时间,这修为不高的几人倒是跟那妖兽斗了个旗鼓相当。

    闻人笙捂着自己鲜血直流的左臂,脸色苍白的难看,原本以为即使艰难,可是及众人之力未必不能打败这荒麟兽。可是谁曾想吞了几个修士之后,这些明明已经被做成傀儡的荒麟兽居然一个个的进阶了!闻人笙完全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被传送过来的修士越来越多,被荒麟兽吃掉的也越来越多,情况越来越恶劣。到现在为止,集中在大殿上的修士就没有一个不受伤的。

    眼睛紧紧盯着动作灵活的黄老三和其余几个跟幻灵兽缠斗的修士,这几人虽然修为低微,可身法却灵活诡异,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竟然丝毫不见灵力枯竭的迹象。其实他哪里知道,黄老三等人在遇见危险时最习惯的还是用自己体内的内力与人缠斗,灵力反倒消耗的挺少,因此较寻常修士而言,坚持的时间反倒长了。

    “安道兄,”闻人笙终于下定了决心,这里的情况实在是太过诡异,他们接连送出去几道传音符,根本就达不到回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阻拦在某处了。连他们两个受伤不轻,周围的修士更是几乎都被荒麟兽吓破了胆,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想离开,还是先丢开所谓的面子,求助外人为好。“你看那几位修士。”

    安槐也早早就注意到了黄老三他们,难得有些迟疑地说,“他们似乎是从小世界过来的……让他们帮忙,真的可以吗?”他没说出口的是,大世界的修士,对这种不速之客观感可不是太好,想必这些人在来到这里之前早就已经体验过了。这时候让人帮忙,人家会同意吗?还有闻人笙的身体,他已经承受了阵盘的大部分压力,这会儿再冒冒然往里面塞人……他能支持住吗?

    “这……”闻人笙蹙起了眉头,安槐说的话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是这生死攸关的,刻不容缓啊!最终还是决定问上一问,毕竟这也关乎他们自己的性命不是吗?

    朝着那看似为首的修士喊,“几位道友不妨先来这边歇一歇?”若不是有族内长老未雨绸缪非要让他带过来的防护阵盘,他们几个人估计早就支持不住了。不过这东西毕竟是给他一个人用的,阵盘所能护住的人实在有限,此时闻人笙脸色惨白,一边吐着血一边小心翼翼地将阵盘打开一个口子,大殿里其余几个没有法宝庇护且已经杀红了眼的修士,顿时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扑了过来。

    安槐皱了皱眉,一巴掌将凑过来的人甩了出去,有两个正好撞在妖兽腿上,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被荒麟兽咬到了嘴里,惨叫声不绝于耳。

    方老大几人面面相觑,此刻自然知道那一小撮人不算善茬,但是他们虽然比寻常修士更灵活一些,面对荒麟兽这种庞然大物,此时也有些吃不住了。温老四抹了一把溅到脸上的血珠子,朝方老大点了点头。叫上目睹安槐行为有些愣住的黄老三,几人顺着闻人笙特意打开的口子进了阵盘。

    闻人笙随即就关上了防护阵盘,剩下的一群还在跟荒麟兽缠斗的修士顿时急红了眼。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在这里跟荒麟兽打得要生要死,那些人却可以呆在防护阵盘里悠闲度日?这不公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