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你这废物!
    “说明?”

    “呃……”林小胖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这人的眼神真的有点可怕啊……还有……她估计是被吓傻了,这还有什么好说明的?当务之急就是先救人啊!

    “那什么……”林小胖勉强顶住面前这人直白的要命的目光,“我就先下去了……”她总觉得这人有点熟悉,盯着人看的时候眼神总是直勾勾的,若是不相识的人,估计会觉得他是在挑衅。

    嘛……

    林小胖无奈地偏了偏头,其实他就是在挑衅吧……

    足尖一点,顾不上胡二娘他们的大声喝止,林小胖在半空中时双手就各自抽出一柄大约两米多长的金刚木长刀。这里有这么多不相干的人,她的小晚现在还是暂时不要拿出来为好。毕竟财帛动人心,她的小晚又是一件灵宝,还是小心为上。

    况渂殊低着头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的断腕看了看,自从手断了之后,他体内的经脉运转不能圆满,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大量的灵力从断腕处蹿出去。但是现在……

    光秃秃的手腕微微一动,就有无数的筋脉缭绕,白骨生成。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就生出了一双完好无损的手。修长洁白,与手臂上小麦色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况渂殊像是感觉不到断腕再生的巨大痛楚一样,微微握了一下拳头,澎湃的灵力从丹田运向胸口,肩头,手臂,一直毫无阻碍地运转到新生的双手。到此竟然没有遇到一点儿阻碍,用着跟原先的双手一般无二。不,况渂殊黑黝黝的眼珠里悄然划过一丝暗芒,比原先的双手用得更加顺畅。

    眼珠微微转动,就捕捉到了正在下落的胖乎乎的人影,而造成这一切的源头,那个小女孩儿的血……

    况渂殊舌头紧紧抵在牙上,牙根都忍得有些生疼,眼珠子也泛起淡淡的红光,充斥着一股几乎看不见的,叫嚣着的凶残的**。好想要……

    “况渂殊――快来救我――”况薰霓冷不丁的抬头,就看见况渂殊不知何时已经摆脱了那个稀奇古怪的木盒子,但是却跟傻了一样站在那盯着自己不知怎么已经恢复的双手,根本就没有看见自己的窘境。顿时怒从心起,根本就不顾旁边人想要她闭嘴的急切目光。一嗓子就把一头原本还在观望的荒麟兽引了过来,顿时引起众人的怒目。尤其是那个方才救了她一命的修士,此时看着况薰霓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一样,心中再次暗暗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救这女人一命?

    “是。”况渂殊习惯性的应了一声,用力闭了闭眼,原本有些异样的眼睛顿时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状态。他的修为本来就比林小胖高得多,此时根本不必借助地势的优势,双臂一展,就轻飘飘的飞了下去。倒是比林小胖还先到达目的地。

    一脚踢在那头被小姐尖利叫声引过来的荒麟兽头上,荒麟兽坚硬无比的鳞甲在他脚下就像刚出炉的豆腐一样,一下就踩了个对穿。漫不经心地甩掉脚上的污垢,况渂殊双臂抱着还在尖叫不已的况薰霓一个旋身就到了干净的地方。

    在他身后,那头荒麟兽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轰隆一下倒地了。

    这下子不仅已经落地的林小胖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就连闻人笙都惊讶地微微张大了嘴巴。他是知道这看起来沉默寡言的青年修士十分厉害,只是没想到他能厉害到这种程度。

    被救了一命的况薰霓却没有像众人想象中的那样对那青年修士感恩戴德,反而恶狠狠的一巴掌扇到了那修士的脸上,顿时惊掉了一地下巴。

    “你这废物!为什么现在才过来?!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才甘心?!”

    “嘶――”况渂殊没什么反应。倒是刚刚和胡二娘他们会和的林小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心有余悸地跟二娘对视了一眼,林小胖决定不对此事发表意见。那个……不管况薰霓有多刁蛮,那小伙子看起来也没什么不满不是吗?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她也只能在心里暗暗腹诽几句了。

    “小胖!你到底跑哪去了?”胡二娘乍看见完好无损的林小胖,也顾不上他们此刻身处险境了,反正还有阵盘护着,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立马就盘问起来,“还有,你刚刚是从哪儿出现的?那个俊秀的小哥不是说这里只有一个生门吗?”说着说着眼睛就冒起了光,既然小胖能从上面掉下来,是不是说明他们可以不从面前这个由重重叠叠荒麟兽堵着的生门逃离了。

    听到这话,连闻人笙和安槐他们都扭过了头,直勾勾的盯着林小胖,只是闻人笙的目光略微有些闪躲,安槐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的看着林小胖,他根本就记不得林小胖是谁了!

    “这个……”林小胖苦笑着摇了摇头。器灵前辈所在的那个空间自然是不能告诉别人。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挑上几句,尽量简短地告诉他们了。

    “……就是这样……我从那个满是石头的地方爬上去之后,没想到竟然遇上一大群金线蝶,慌不择路的时候就从上面掉下来了。”林小胖指了指头顶上那块看起来完好无损的地方,“我刚刚在高台上就看了,那地方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换言之,就是只能从面前这个危险重重的生门离开了。

    “这样啊……”胡二娘有些遗憾的暗叹道。不过心里也知道这怪不得小胖,毕竟她又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在此之前还以为林小胖已经生死未卜,谁能想到下一刻她就出现在这儿了呢?

    原本还不敢对上林小胖眼睛暗自观望的人也叹了口气,还以为能从这鬼地方离开呢……

    林小胖心里大致知道面前这群面上略微担心遗憾的人在想什么,不由得冷笑一声。这些人还真敢想啊!明明就对况薰霓害她的行为保持沉默了不是吗?这会儿又把希望放在她身上,当她是圣母吗?

    虽然其中有些人已经死去,又加入了不少新面孔。林小胖还是能认出几个眼神略微有些闪躲的修士。嘴角勾起一个略带嘲讽的微笑。林小胖其实并不恨闻人笙,她们两个本就有仇,不死不休的格局,也不怪她对自己下手。

    可是这些素未平生却能在她遭人暗算之时视而不见的修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