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就是个戏子
    “松手!”况麓山用手掌劈了林小胖好几下仍然不得其法,手里又没有趁手的兵刃,顿时恼羞成怒。同时心里边也有些奇怪,明明只是个筑基修士而已,弹弹手指头就能把她碾碎,怎么可能被他打了几掌之后还活着?

    “噗!”林小胖口鼻处满是血迹,虚弱的问大山,“他,他们出去了吗?”

    大山此刻也不好受,方才为了困住况麓山他耗费了大量灵力,现在也只是强撑着罢了,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看那些凡人如何,“不知道!”还是先顾着你自己吧!难道真的要这么被生生打死?这死法也憋屈了吧?一点儿都不符合大山的人生哲学!

    “咳咳,唔,”林小胖刚想说话就被劈了一掌,差点儿咬到舌头,手臂的力量却一点儿都不肯放松,让大山看了暗暗着急,他一点儿都不能理解林小胖对救那些凡人的执着!在他看来,林小胖已经救了他们一命了,没必要还得这么死命拖延时间吧?

    “嗯?”况麓山突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满是对林小胖不自量力的嘲弄,他方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手指头微微一勾,大山虽然虚弱,可是况麓山这种程度,他原本是能躲开的,可是不知为何,看着林小胖被鲜血糊住的脸庞,他突然顿了一下,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被况麓山抓了个满手。

    “啧啧,”大山小小的身子被况麓山死死的攥在手心里,大拇指按在大山的脑袋上,跃跃欲试。

    “……”林小胖此时的思绪其实已经有些模糊了,迟钝的看着况麓山恶意满满的表情,显得有些迷茫。

    “我得多谢你一件事啊……”况麓山的声音仿佛隔了一层棉花似的慢慢传到林小胖耳里,“你不会真的以为……只要拦下了我,那些贱民们就能逃出去了?”

    事到如今,况麓山已经不介意林小胖死死抱住他腿的事了,反而十分轻松的转了个身,面对脚下那片越来越沸腾的血海,“你真的知道……筑基修士和化神修士的差别吗?”他的声音越来越低,里面充斥着的疯狂意味却越来越深,他甚至看着林小胖不可置信的表情慢慢的笑了,“你看,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

    身子微微一晃,况麓山身边就缓缓出现了一抹略微模糊的身影,站在他身边就像是在照镜子一般,分外相似。

    林小胖慢慢瞠大了眼,体内的力气一点一点的消失,嘴里喃喃自语,“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化神修士不可能凝得出分身!

    若是……若是况麓山真的能幻化出自己的分身,就算实力没有本体强大,可如果对手是一群在修士面前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呢?

    “所以我才说要感谢你啊,”况麓山看着林小胖的眼神竟然有些怜悯,仿佛在看一只螳臂挡车而不自知的虫子一样,充分表达了身为高等生物对低等生物拼命挣扎却求而不得的悲天悯人。

    “感谢你让我看了一场好戏啊!”

    “轰!”况麓山冷笑着解开了之前布在林小胖身上的结界,阴森森的盯着她看。他早就在洞口的那端留下了两个分身,不多,可是两个金丹修士能杀不了手无寸铁的凡人吗?

    解除了结界之后林小胖终于可以听到原本就缠绕在耳边的哀嚎,其中夹杂着凡人们凄厉的惨叫和况麓山得意张狂的笑声……

    怪不得她一直觉得有些违和……怪不得她总觉得自己的行动成功的太过简单……怪不得整个活火山里只有况麓山一个修士……原来不是他太过高傲,而是他有自己的底牌……

    原来她自以为是的拼命,自以为的救人……从头到尾都是况麓山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罢了……

    而她……就是那个又蠢又笨又自以为是的戏子!

    无数的鲜血混着残肢断臂顺着况麓山事先画好的阵纹流进了翻腾的血海里,中间还夹杂着那些凡人们尖叫凄号的魂魄。因为生前受过太多的折磨与不甘,生生集结了大量的戾气,泛着不祥的黑雾,拼命挣扎,却毫无反抗力的被送进底下泛着泡沫的血海……

    这么短的时间里,林小胖甚至都不能想象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才会变成这副样子……

    “小胖……”大山虚弱的声音传进林小胖耳里,林小胖猛然抬起头,就看见况麓山对她露出一个充满了恶意的诡异微笑,同时手掌突然一松,大山小小的身子毫无反抗力的从林小胖眼前咻然滑落!

    “大山――”

    血气冲天的火山里突然传出一声恍若杜鹃啼血似的尖叫,林小胖想都未想就扑了过去,身子瞬间腾空!下方……就是翻腾着的血海!

    “哈哈哈哈……”况麓山不由得疯狂大笑,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猛然扑过去成功抓住那只桐华兽自己却身陷险境的林小胖,手指微微动了动,下面正对着林小胖的血海表面顿时出现了一个正在疯狂旋转着的漩涡,从里面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林小胖原本拽着的岩石凸起顿时一阵摇晃,整个人都像空中摇摆的柳枝一样,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嘭!”身子狠狠地砸在了岩壁上,林小胖体内原本就已经受了重创的骨骼内脏再一次受到了重击,扒拉着岩壁的手腕也被飞起的碎石狠狠地砸了一下,骨头顿时碎了三成!

    况麓山只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致,慢慢地踏着空气走到了火山中间的半空上,如孤傲的狼王般细细的逡巡着自己的领地,看向脸色越来越红润的况薰霓的表情十足十的和气慈祥。快了,就快了……

    嗯?

    况麓山微微蹙起了眉头,刚刚……结界是不是动了一下?虽然机缘巧合之下得以凝出自己的分身,可是那些分身只有金丹期的修为,逃跑了的凡人又那么多,偶尔逃脱几个也算正常……

    不过想了又想,看了一眼自顾不暇的林小胖,况麓山挥了挥衣袖,还是决定出去看看,他能在况家家主的眼皮子底下弄出这么多事来又不被别人发现,凭的可不是运气!

    “他走了……”大山有些虚弱的看了一眼况麓山远去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虚弱无力。

    刚才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想到林小胖这个笨蛋竟然就这么冲了过来!好吧……其实也是为了救了他一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