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吉人自有天相
    “酒?”不可置信的闻了闻手上沾染的液体,没错,确实是带着些酒液特有的刺激味道,原本还以为这底下是什么龙潭虎穴的林小胖顿时愣住了。

    那绿毛猴儿大老远把她掳过来,又是给她画符又是封她灵力的,费了这么大血劲儿就是把她扔到酒里吗?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想了又想,据说某些猴子会用年份足的药材什么的在树洞里制成特殊的猴儿酒,是大补的灵药……

    等等!林小胖突然想起来某些浸泡着活物的大补酒,硬生生打了个寒颤,那些绿毛猴儿……是把她当成药引子了?!

    心惊胆战的看了看泛着淡淡荧光的透明酒液,林小胖不由得松了口气,也没发现有什么药材的残骸啊!

    “唉!”林小胖放开那些纷杂的思绪,慢慢的踮起了脚尖,这里面的猴儿酒并不深,以林小胖现在的身高,站起身来也只到她的腰间。荧色的酒液比水稍微粘稠一些,却不会阻碍到她的行动。

    借着猴儿酒的荧光走了几步,林小胖大致了解了自己的所处的境地,这树洞也就一丈来宽,四周非常平滑,摸上去就是一把的水,以她现在灵力缺失的情况来说,爬上去自然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用力捶了捶四周,树身发出“咚咚”的闷响,却没有一丝被损害的迹象,林小胖自己累的气喘吁吁却没有一点成果,不由得有些泄气。

    “我怎么这么笨啊!”林小胖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从怀里掏出了好几个低级储物袋。她现在没有灵力根本打不开储物戒,幸亏她平时就未雨绸缪,把一些必须得东西都分出一成放在不需要灵力也可以打开的低级储物袋里。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翻了翻,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柄下品灵剑,林小胖现在没有灵力,只能靠身体本身的力量来用剑。借了个巧劲儿,林小胖瞄准一个地方就劈了过去,本以为就算没什么大用也能劈出来个白点吧,谁知道原本十分安静的树洞里突然发出一阵阵恍若有谁用力撞钟的声音!震的水波都荡漾起来,而她,就是那个倒霉催的还待在钟里的人!

    “唔!”死死的咬住牙齿,林小胖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噪音刺激的头晕眼花还耳鸣,耳朵里都流出血来,身子不自觉的抽搐不已,脑袋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大力翻搅过一样,头疼欲裂!

    最终,林小胖被封住灵力的身体承受不住巨大的痛苦,昏了过去。

    “吱吱吱!”看守树洞的翠猿发现异常连忙去向老翠猿禀告,那老翠猿却只是悠闲的摆了摆手,一点儿都不在意。若是那人修不闹出点儿什么动静来它才要担心呢!闹一闹也好,说明那些药材已经在起作用了,再过一段时间,那人修怕是想闹都闹不动了!

    昏黄色的兽瞳里闪过一丝激动,老翠猿板着手指头苦苦计算那位大人到来的时间,同时心里暗暗下了决定,它翠猿一族的前途就在眼前了,就算是只为了他自己……此番也定得让那位大人满意才好!

    ***

    “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错。”

    林开阳慢慢的落下一子,看着笑吟吟的好友疑惑的开口,洛枢这么开心的样子还真是挺少见啊。

    “没,”鲲洛枢迅速的回了一个字,根本不给林开阳开口的机会,纤长白皙的指尖捏着一枚万年黑珊瑚磨出的莹润棋子利落的放在青玉棋盘上。虽然嘴上说没什么,可是红润的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略带得意的微笑,让对面的林开阳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是没什么的样子吗?

    看见林开阳的动作,鲲洛枢眉尖一挑,开阳爱酒,是以他好不容易才寻到了一处上好的灵酒,想来再过几个月就能得了。但是他现在才不会开口,还是等好酒到手了之后给他一个惊喜吧!

    不着痕迹的移开话题,鲲洛枢毫无形象的倚在椅背上,漫不经心的开口,“你那后人是找到了?”不管什么时候,挑这个话题在开阳面前都是最稳妥的。

    果然,林开阳立马丢开了心中的疑问,眉尖微微蹙起,“前些日子有了一些线索,可我去找的时候又不见了。总感觉……”有些迟疑的闭了嘴。

    “感觉什么?”鲲洛枢还没见过林开阳这副模样,追问道。

    “嗯……”在好友面前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林开阳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推论,“总感觉有谁在背后阻挠我似的,可是推演天机时却发现不了什么……”

    鲲洛枢皱起了眉,开阳的推衍之术十分了得,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背后捣乱就一定不会出错,可是推衍时又算不出什么……这可就不太对劲了。

    要么是开阳的错觉,要么……就是这背后之人比开阳还强!

    鲲洛枢的眼中冷光一闪,而他更倾向于第二个!这开源大世界推衍之术比开阳的还强的人就那么几个,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

    “该你了。”被林开阳轻敲棋子的动作惊动,鲲洛枢立即露出一个惯常的微笑,“嗯。”

    又下了一子,鲲洛枢慢慢的说,“你也无需太过担心,凡人中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叫什么吉人……自有天相?”

    “呵,”林开阳忍不住笑了,没想到一向对凡人不喜的好友竟然会用凡人的话来安慰自己,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对了,”鲲洛枢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不是找到了一个姓林的小子吗?”他记得那亲缘石似乎是有反应的。

    “你是说清和?”林开阳立马就知道好友所说的人,“清和是很好,这些天有绫苫那小姑娘帮着,已经突破金丹了。只不过……”毕竟不是他的血脉后人,追溯到他那一代,清和的祖上也只是一个偏远的族亲罢了,现如今连那一丝血脉都快要没有了……

    他并不是固执己见的人,但是在寻找自己血脉后人的事上,却出乎意料的固执,几乎都成了他的心魔了。

    “……”鲲洛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默默地闭上了嘴,用真挚的目光表达自己的支持。

    “不说那些了,咱们继续吧。”林开阳见状静了静心,又落了一子,好友一片好心,他又怎么能辜负呢?

    “好。”鲲洛枢安静的点了点头,只是那低垂着的眸子里划过了一丝暗沉的光芒,而专注于棋盘的林开阳……并没有看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