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不跟你一般见识……
    说罢,大山跟想起了什么似的,指了指林小胖腰间的灵兽袋,“我如果没记错的话,那里面应该还有一只小蚌……”这都十六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啪”的一声合上了古书,随手将之扔进了储物戒中,林小胖惨叫着打开了闲置许久的灵兽袋,“完了完了,我竟然把它给忘了,这都已经十六年了我去!”那可是蚌叔托付给自己的后代,如果它死了,蚌叔一定会从地下爬出来杀了自己的……

    “呼――”

    将那只懒洋洋的打开蚌壳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的小蚌拿了出来,林小胖不由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还活着就好……”也是她想多了,灵兽袋是专门针对灵兽做的储物工具,里面灵气十足。小蚌虽然没有灵智,可毕竟是蚌叔这个活了不知多长时间老妖的后代,体内多多少少还是有丝儿灵气的,盛着它的大水缸里还有林小胖大手笔铺着的灵石和清洁阵,人家这会儿不知道活的有多姿润。

    也许是感觉到了林小胖灼热的视线,小蚌慢慢的合上了蚌壳,装死去了。

    “我刚刚好像看见小蚌的蚌壳子里有颗不小的珍珠……”

    “我又不瞎!”大山揉了揉酸涩的眼,那还是颗金色的珠子,在阳光下几乎要闪瞎人眼了,只要不瞎就能看见。

    “哦……”林小胖也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讪讪的将小蚌收了回去,之前有关春宫图的事儿自然就放在了一边。

    “呼――”看见这一幕,知道自己逃过一劫,春宫图里这才响起了一声呼气声。方才真是吓死他了,差点儿就要被发现,看来他昨天晚上还是太大意了,以后还是小心一点儿为好。

    慢慢的展开了书页,‘看着’第一页上写着的名字,沙哑声音的主人有些复杂的叹了口气,这几个字要不是有他在这儿震着,估计早就被天道给‘清除’掉了吧,不过有因就有果,它现在却也救了自己一命。

    不然的话,如果现在被发现,他肯定打不过那个叫‘大山’的妖族,说不定还会被他给吞掉!也罢,接下来也不是没有机会,等等就是了,被困在这书里这么多年,他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了。

    “你也是个可怜人啊……”古书在发出这样一声感慨后慢慢的合上了书页,安静的躺在了地上,就好像从来没有动过一般。

    ***

    瀛州城大型传送阵处。

    “好了娘亲,”屠珑大大咧咧的拍拍自家娘亲的肩膀,“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出去游历过,你担心什么?”

    屠二婶用帕子沾了沾红彤彤的眼角,笑骂着拍了屠珑的大头一记,“你哪次出去为娘这心里边有不惦记的?”

    看着自家娘亲哭的惨兮兮的模样,屠珑也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怎的,大力的抱了她一下,“我会好好的,所以娘亲你就放心吧!”

    “嗯……”就算不放心也没办法啊,屠珑这次是肯定要出去了。知道这个事实的屠二婶擦了擦眼角,依依不舍的抓住屠珑的手腕,然后转向目瞪口呆的林小胖,“小胖啊,屠珑这孩子一向冲动,你为人最是稳重不过了,我就把她拜托给你了,如果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提醒她啊……”

    “……哦,哦!”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林小胖连忙把头点的跟个啄米的小鸡儿似的,信誓旦旦的开口,“屠珑不是冲动的性子,二婶您就放心吧。”哎呀,屠二婶今天这反应真是让她吃惊不小,这副依依不舍的慈母形象,哪里还有之前那种正魔道修士大气凛然的气势呢?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屠二婶哪里还不知道自己闺女的性子,摇着头握紧了林小胖的手,“小胖啊,你自己也要好好的才是,好好修炼,其他的不用多想……”

    点点头,林小胖知道屠二婶说的是什么意思,微笑着应道,“二婶,我知道的……”不过照不照做就不一定了。

    “好了,”屠大伯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挥了挥手,示意屠二婶夫妇退下,语重心长的跟屠珑交代了几句,林小胖与司马潇泽他们非常识相的后退了几步,没有打扰。

    半响过后,屠珑才眼眶微红的走了过来,林小胖上前几步拉住她,笑意盈盈拉着她对众人施了一礼,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后来这里的日子估计会很少了,而且屠家众人对她真是不错,当得起这一礼。

    直起身后,林小胖下意识的在人群中扫了一眼,没有发现那个高大的身影后悄悄叹了口气,老五,他还是没来啊……

    将耳畔掉落下来的发丝别到耳朵上,林小胖慢慢的跟着屠珑等人走向传送阵,算了,来日方长,有缘的话一定会再见的……

    走在最后的屠珑突然拉过林小胖的手,往里面塞了个什么东西,林小胖顿时愣住了,随即才慢慢的将之放到了自己怀里,同时疑惑的看了一眼屠珑。

    “这是五哥给你的,”屠珑也对自家五哥这不爽利的性子深感无语,叹了口气之后才故作漫不经心的开口,“他今日有些大伯派的差事所以不能过来……”说罢小心翼翼的抬眼去看林小胖的反应。

    “这样啊……”林小胖脸上慢慢露出了个微笑,她之前还在疑惑为什么这些天来一直很少见屠老五,原来是屠大伯有事儿让他做啊……

    这样也好,身为族长的嫡亲血脉,确实应该做些实事,只不过,林小胖心里还是有些怅惘罢了。

    慢慢的走进传送阵,直到启动许久之后,林小胖才慢慢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狠狠地搓了把脸,露出个淡淡的微笑来。打起精神来啊林小胖!离愁别绪什么的,可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

    “本来就傻,再怎么打下去,估计会更傻,你还是自己注意点儿吧!”大山看不得林小胖这优柔寡断的模样,直截了当的怼了她一顿。

    “大山你这家伙,我什么时候打自己了?”她那是搓好不好?是搓!林小胖哭笑不得看着大山,她知道大山这是在担心自己,可是能不能语气好点儿?或者换一种方法?

    “这不就对了,总比刚才那种样子好看许多!”

    “……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