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真卑鄙啊
    ,!

    “林小胖――”

    走出老远还能听见司马潇泽愤怒的喊声,林小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乖乖,司马师兄竟然会不顾形象的大喊出声,肯定是真怒了!”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太委屈,“那石头咱们可是花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明白用法的,比那些所谓的长老们都要早,肯定不会出事。司马师兄就是操心太过了!”还有屠珑,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说漏嘴,没想到还是不负众望的说漏了嘴,真是把林小胖给气的哟!

    “你早就应该明白瞒不住司马潇泽!”大山才不同情林小胖,他早就说过屠珑那个大嘴巴不可靠,事实可不就这么证明了吗?之前林小胖明明表现的好好的,可是司马潇泽一旦起疑,瞬间就崩盘了。

    “算了,”林小胖拍拍手,“反正又没出事,司马师兄应该不至于到现在还生气吧!”

    看一眼坑里那些尖利的还闪着光泽的木桩,林小胖满意的点点头,“完工!怎么样?还算不错吧?”

    “嗤,”大山简直不想吭声,“这么简陋的陷阱,那些魔族又不是傻子,能上当吗?”

    “这可不一定。”林小胖挥挥手,有翻新痕迹的土地上顿时长出了一层薄薄的青草,在林小胖木气的加持下,瞬间长高了数倍,丝毫看不出之前的异样。

    “那木刺上我还涂了毒药,那些魔族只要蹭上一点点,就会”中招!”

    “……你乐意就好。”大山打了个哈欠,对此不报什么希望,“话说,林小胖,你就不担心那个叫靽阳的魔族会来找你报仇?”

    想了想,林小胖还是摇摇头,“不会,毕竟长老们已经在王家堡前方布下了好几道防线,这两天能到这里的魔族还真没几个。再说了……”

    “靽阳已经失败过一次,不管旬阳魔君是顾念自己亲弟弟也好,还是为了魔族的利益也好,都不会让他再出来。而且,靽阳那实力你也看见了,连我都打不过,你觉得他会是魔族里的强者吗?”而在以实力为尊的魔族,没有实力,就算他姐姐是魔君,靽阳估计也没什么话语权。

    他要是能再出来就怪了!

    “哦……”大山斜林小胖一眼,动了动耳朵,幸灾乐祸的说,“你的麻烦来了!”

    “什么……”

    “小胖,原来你在这里啊。”不知走了哪条捷径突然出现在林小胖面前的司马潇泽笑意盈盈的摇着扇子,语气温柔的可怕,“说好来整理陷阱,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弄好?”

    “……好了好了,已经好了!”林小胖僵硬了片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强撑着正常回答了司马潇泽,“师兄怎么特意找过来了?才刚回来,不去休息休息吗?”心中暗骂大山不管事儿,知道师兄过来了为什么不早点儿说!搞得她现在跑都跑不了了。

    “小胖,跟我一起回去吧,刚才你和魏师兄走的那么急,还有许多事儿没告诉你们。”

    好笑的看一眼避之不及的林小胖,司马潇泽用折扇拍拍掌心,眼中闪过一声意味不明的光芒,“放心,我不会生气,毕竟你们都没事儿……”

    看着司马潇泽确实没什么特殊反应,林小胖这才松了口气,迅速走到司马潇泽旁边,乖巧的问,“宗门还交代了什么事?”

    司马潇泽叹口气,“这事儿也不知道是福是祸……”斟酌再三,司马潇泽还是开口道,“我跟沈静回来的时候,看见了许多妖族之人。”

    “妖族人?”林小胖愣了下,“是鲲氏一族的人?”

    “不止,”司马潇泽摇摇头,神情有些严肃,“还有许多其他地方的妖族,我暗地里数过,陆陆续续的,只小半个时辰时间,就来了上百个,个个都是实力不俗的妖修。”有好几个都是闻名一方的人物。

    沉默一会儿,这青天白日的,林小胖突然觉得后背一片冰凉,“我想,若不是因为此次魔族的威胁太过强大以至于两族不得不联合抗敌,就是那些大能们另有所图……”如果是前一种可能就好了,可若是后一种……

    日后估计又是一场掰扯!

    “我也是这么想,”司马潇泽脸色着实不太好看,“实在不知道那些长老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种事情,连我们这些小辈们都知道后果,他们倒好,只顾着自己……”说到这里,未免有怨怼之嫌,司马潇泽不由得闭上了嘴,只是心里还不太舒服。

    “师兄不必多虑,”林小胖微笑着说,“是人就会有私心,可若是连私心的资本都没了,谁还会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成?长老们都是活了上千年的人了,无论做什么事情心中都会有杆秤,在魔族面前,他们不会做出格的事。”

    虽然话说的斩钉截铁,可是林小胖心里也没底儿,毕竟她又不是那些掌握着大权的长老,可是林小胖觉得,灵霄阁毕竟是传承了上万年的大宗门,宗门内定会有是非分明的人……

    司马潇泽很清楚林小胖这是在安慰他,但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相信了,不然的话,心中岂不是太过憋屈?

    “对了,”收起那些不合时宜的想法,司马潇泽笑吟吟的伸出折扇挡住林小胖的去路,“方才差点儿忘了,我来是为了找你算账的呢……”

    “……你不是说你不生气了吗?”林小胖一个矮身从司马潇泽腋下钻过去,连滚带爬的躲过司马潇泽扇过来的小小风刃,大喊到。

    “我是说先前不生气了,又没有说现在不生气了。”风度翩翩的有如浊世佳公子的司马潇泽笑意盈盈的开口,只是手中的风刃一直都没停过。

    “我擦!”真卑鄙啊!

    狼狈的躲开一个刁钻的风刃,林小胖一眼就看见前方不经意间路过的魏无双,连忙伸手大喊,“师兄救我!”

    默默地看了眼站在林小胖身后似乎散发着黑气的司马潇泽,魏无双慢慢的,慢慢的转过身去,在林小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遁了。

    “我去!你不讲义气!”就地一个打滚避开了地上自己布下的密密麻麻的陷阱,林小胖悲愤大喊。

    “赶快跑吧小胖师妹,”司马潇泽用扇子遮住自己的下巴,露出的眼睛活像只狡猾不已的狐狸,“加油跑的再远一点儿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