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快退后
    看到眼前这一幕,阜石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淡淡的充满恶意的微笑来,事到如今,不用多什么,只需要看两人脸上的表情,他就知道她们不会轻易放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因此阜石并没有废话,只是再次扬起了手,对准林胖等人,狠狠挥下。“轰!”又是一阵猛烈的攻击,林胖忍不住后退了步,她体内灵力实在缺失的厉害,尤其是阜石那家伙还一直瞄准了她攻击,那些符阵虽然密集,但是被这么多魔族一起攻击,谁知道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快打开了,胖,坚持住!”“好!”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林胖双手打出一个手印,狠狠地按在那渐渐拉开的玉门上,“咯吱”一声,在林胖这次帮助下,那门终于打的更开了。但与此同时,林胖只觉得耳边一声轻响,随即脸颊上就是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一连串血花就这么洒了出来。“胖!”大山担忧的看着林胖脸上的血渍,伸手将那支长矛砍成两截,心中一阵刺痛,“那阵法要破了!”“我知道……”抽空看一眼那个醒目的大洞,林胖缓缓挪了个位置,心中一阵焦灼,再这么下去,这阵法根本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更何况,阜石还没出手!对了!阜石呢?!“在找我吗?”一道带着调笑的嗓音猛然从林胖头顶响起,紧接着就是喷洒在后颈上古怪而灼热的鼻息,林胖一个激灵,晚在手,立时砍了回去,同时自己敏捷的飞身后退了好几步。“哦呀,”缓缓伸指揩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渍,阜石伸出血红的舌尖舔了舔,似乎对这个味道不是很满意,挑高了眉,对着林胖嫣然一笑。“你现在的实力好像下降许多啊……”警惕的看着阜石,林胖迅速挪到厉筠旁边,直勾勾的盯着阜石,低声道,“师姐,我去拖住他,你继续打开那玉门。”“……好,”沉默一会儿,厉筠点了点头,“心!”“师姐不用担心,”看着厉筠担忧的表情,林胖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微笑,就像还在混元宗时那般没心没肺的笑容,“我会没事的!”厉筠的眼睛忍不住微微一缩,随即就迅速垂了下去,好像有些不敢直视林胖的眼睛一样,低声道,“嗯。”“呵,”看见林胖如此作态,阜石心中突然无端端的生出一股怒火,双手微微一动,手掌竟然发出了阵阵破空声,看的旁边的低阶魔族一阵心惊胆战,默默地后退好几步,自觉围住已经破破烂烂的法阵,手上继续攻击那层已经岌岌可危的阵法,他们不比阜石大人,可以破开禁制进去,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做自己该做的事!“锵,”厉筠的手掌与林胖的长剑在接连交锋几次之后终于狠狠地撞击在一起,发出老大一声脆响,周围站着的低阶魔族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我倒是瞧你了,”垂眸看一眼手上的细伤口,阜石笑呵呵的开口。“呸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吐出一口血沫,林胖面无表情的看着阜石,平复着自己沸腾的心血,心中暗自揣度自己这次的胜算,最后发现还是有些渺茫,不由得叹了口气,“大山,我这次估计是悬了,你……”“废什么话,”大山不满的开口,手上还暗搓搓的打着手印,准备在危急时刻帮林胖一把,“你只需要拖住他就行了,等厉筠弄好那阵法,咱们就可以逃出去了。”“是吗?”林胖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多什么,随即就再次冲了上去,与阜石缠斗起来。闪开林胖攻向自己腋下的长剑,阜石左手狠狠抓向她的胳膊,虽然极力躲避,但林胖胳膊上还是多了几道血痕。“啧!”看来灵力衰退果然会影响自己的速度,林胖咂巴咂巴嘴,脚尖一点,晚在前,整个人如加速的陀螺一般钻破空气向还未站稳脚的阜石攻过去。阜石长袖一挥,一道黑炎迅速生出,形成一道炎墙,挡在自己身前,正想绕过去抓林胖,脚下却突然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倒。低头一看,才发现脚腕上不知何时竟然多出了一根细细的藤蔓,将他的脚死死的缠在地上,方才,他也是因此才险些摔倒……“唰!”一道亮光猛然在眼前闪起,阜石避之不及的情况下肩颈处猛然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顿时撒了一地。若不是阜石临时歪了歪脑袋,恐怕此时大半个脑袋就要被削掉了。林胖原本还要乘胜追击,但是却被阜石给躲了过去,那家伙根本就不顾及肩颈上鲜血淋漓的伤口,左手狠狠地拽住了林胖的长剑,右手就要去撕扯林胖的腿。“砰!”林胖迅速一跺脚,阜石立时被溅了一脸的沙子,只能就地一个打滚狼狈的避了开去,脸上的表情十足十的难看。他竟然被实力大减的林胖逼到这个地步!牙齿咬的咯吱作响,阜石嘴角却渐渐浮起一抹微笑,越咧越大,到最后连整张脸都因此而变形了,他却好像根本没有发现一样,慢条斯理的站直了身子,长发四散飞扬,张牙舞爪的,看林胖的目光也凛冽的吓人。阜石突然想起来,从一开始他就搞错了一件事……他为什么要一个人跟林胖打呢?明明就有这么多帮手……猛然挥手打散了摇摇欲坠的符纸阵法,外面久攻不下的低阶魔族顿时一拥而上围住了林胖,密密麻麻的长矛对准了她。林胖可以断定,只要阜石一声令下,自己就会变成马蜂窝。就在这时,大山猛然开口,“玉门已开!胖,快退后!”厉筠也在此时开口,催促到,“胖!”深吸一口气,林胖猛然飞身后退,与此同时,铺盖地的长矛也飞了过来,几乎要笼罩住她整个人,声势极其浩大。手腕极速挥舞,执着晚劈开那些密密麻麻的长矛,这一瞬间,连林胖自己都不知道她挥出了多少剑,只是地上堆起的长矛断肢几乎要比她整个人都高,周围那些低阶魔族见状,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