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八章 欺负?!
    “算了,”屠珑抽了抽嘴角,决定还是自己将实际情况说出来,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小胖心里又能脑补些什么东西呢!

    “前些日子你不是传音过来让我们去大昌国帮忙吗?结果我高高兴兴,咳,严肃的找他一起去的时候,他就是死活不肯去!还说什么生死有命的鬼话……我呸!装什么大师呢?摆明了就是不想去!那什么,后来我一时激动,就跟他打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脑袋,屠珑没说的是,这件事闹得还挺大,虽然其他人不知道她跟魏无双打起来的原因,但几乎整个灵霄阁的人都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林小胖沉默了会儿,心里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感觉,愣了一下之后才想起来开口,“是不是师兄他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不能来啊?”

    “没有!”屠珑没好气的开口,“就连你师尊亲自开口让他出来,他都不肯跟我们一起来,把你师尊气的要死!我早就说过了,他这个人就是凉薄……”

    见林小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司马潇泽连忙拽了拽屠珑的衣袖,示意他少说点儿。

    “你拉我干什么?”屠珑还有些不耐烦,结果看见司马潇泽严肃的表情时愣了一下,才不太情愿的闭上了嘴。

    其实林小胖并没有他们两个想象中的那么难过,她只是沉思了会儿,觉得有些奇怪罢了。魏无双好像从一开始就不是很喜欢出灵霄阁啊!可如果说他是个宅的话,之前奉师尊之命去瀛州找自己时,看见美景他明明就很开心,所以这也说不通……

    仔细想了又想,林小胖沉吟着开口,“我不觉得师兄是因为贪生怕死才不来的,说不定他是有什么急事或者不能言说的理由呢?”

    “能有什么理由?他就是怪,所以这么多年了,修为不仅没升,还险些元婴碎裂!”嘟嘟囔囔的说了几句,屠珑冷不防一抬头却看见林小胖若有所思的表情,顿时一愣。

    司马潇泽见势不对连忙引开这个话题,催促两人御剑离开,林小胖想了一会儿,同意了。不管怎么说,她总得回去亲眼一见,才能得到结论啊!

    ***

    灵霄阁大型传送阵处。

    因为正值五大宗门大比之时,这几日宗门里的传送阵一直忙碌不停,进进出出的几乎全是赶回来参加大比的弟子,因此值班的外门弟子都忙的团团转。好不容易等到中午有个空闲,几个负责迎接从传送阵里出来修士的小弟子们都十分没形象的摊软在了椅子上,准备休憩一下。

    “真是的,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啊……”其中一个练气期的小修士不满的跟自己同伴抱怨,看向那些或洒脱自然或风度翩翩的修士们的眼神里都充满了艳羡。

    另外一个面容老成的倒是严谨些,拉了一把自己没有丝毫形象可言的同伴,“快起来吧,执事长老说过,这几天会有其他门派弟子和散修过来看宗门大比,咱们可不能懈怠。”他们可是灵霄阁的第一道门面,怎么能轻易松懈?

    “哎呀,别担心,”其他小修士都一副软泥模样般瘫坐在椅子上,懒洋洋的很,“这不都已经小半柱香时间没人来了吗?稍微休息一下也没什么,这个不说,你们还记不记得刚才过来的那几个修士?那身上的血腥气,可真重,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回来……”

    话音未落,传送阵就一阵光芒闪烁,这是有人要出来的预兆,几个闲聊的小修士立马端正坐好,脸上已经露出了完美的礼貌微笑,开口欢迎走出来的一串散修,只是还没等他们说几句话,较稳重些的那个小修士衣领子就被为首那个高高大大的修士给拽住了!

    “不是说你们灵霄阁是五大宗门之一万宗楷模吗?原来就是这么迎接我的?”

    那被拽住衣领子的小修士倒也不慌,他们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遇到刁难的人也不知凡几,早就已经习惯了,只是没有面前之人这么直接罢了。

    “这位修士,您请冷静一下……”说着就撕碎了手中的符纸,只要一息之间,巡逻队就能赶过来了。

    “修士?”来人恶意的挑了挑嘴角,注意到这小修士的动作,眼中嗜血光芒一闪,就捏住了他的脖子,一点点收紧,“就你,还想在我面前耍小手段?”只要在巡逻队来之前杀了这个小修士,到时候只要推脱自己是一时失了手,在这个时候,灵霄阁难道会因为一个练气期小修士的死而为难千里迢迢赶来的客人?

    见这一行人都淡笑不语,只是笑吟吟的看着那个动手的高壮大汉,其他小修士终于意识到他们是真动了杀心,想到之前执事长老说过要注意安全的话,他们还以为他是夸大其词了,没想到还真有这样的情况,而且……

    不得不说,这一行人打的如意算盘是对的,毕竟这是五大宗门五十年一遇的盛事,决不可能因为他们几个小修士而追究这几个人的责任……

    但是!

    即便如此!

    看着自己伙伴铁青的脸,其他小修士还是咬紧了牙关拿出自己的武器纷纷攻了上去,想要在巡逻队来之前帮一下自己的朋友。

    “喂喂喂,”其他看热闹的修士身形一闪就挡在了他们面前,笑嘻嘻的开口调笑,“你们可不要轻举妄动啊,我们老大只是在外面受了你们灵霄阁弟子的气,所以想要找个小弟子出出这口气罢了。过一会儿就行了,怎么?难道你们想要攻击我们这些没有倚靠的散修吗?灵霄阁就是这样待客的?哦呀,那我可得出去好好宣扬一下你们灵霄阁的待客之道啊!”

    欺负?!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几个小修士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几个脸皮子大厚的修士,他们几个练气期的小修士怎么可能欺负的了金丹期的修士?更别说那个抓住自己朋友的人还是个元婴老祖!

    可是任凭他们咬碎了牙打破了头,却仍然冲不破这几个人组成的人墙,反而自己撞的头破血流。透过缝隙看见自己脸色灰白挣扎幅度越来越小的朋友时,小弟子们眼里都忍不住闪出了些许泪光。

    那高壮汉子看见这一幕,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个狰狞又满意的弧度,看的几个小修士一阵胆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