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未免也太天真了!
    皱了皱眉,大山没有开口,只是安静的站着,等她的下文。他才不相信蛟夫人大费周折瞒过灵霄阁长老们的耳目将他引到这里来,只是为了说这几句无趣的话。

    这女人,向来是无利不起早!

    “啊啦啊啦,”平静如镜子的湖面突然露出了一张艳丽非常的脸,从大到小,最后慢慢变成了普通人大小,漂浮在离大山不远的地方安静的看着他,“怎么不说话?我看你在那个小修士身边,话多的很呢……这样的话,要不要我去把那个小修士带来呢?”

    “嗤!”

    大山对蛟夫人这种威胁的话简直嗤之以鼻,她若是真的有这个本事,早就那么干了,还会等到现在?

    “鲲十七――”

    被大山的嗤笑声激怒,蛟夫人艳丽的脸上露出一抹怒意,那张脸慢慢上升,就在即将离开湖面的那一刹那,原本晴朗无比的天空突然响起一声炸雷,一道雷霆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蛟夫人早在那声炸雷响起的时候就缩了回去,所以那道雷霆只到了离水面三尺处就停住了,不过雷霆那天地凛然的正气,还是灼痛了蛟夫人的脸,痛楚好久才平息。

    大山一直冷眼旁观,这会儿心中更是无名酸爽,只是没有表露出来罢了,但是蛟夫人是何许人也,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大山的幸灾乐祸?

    “鲲十七,你别太嚣张了!”别以为有那个老不死的护着,她就没有办法!

    “哪里哪里,属下怎敢?”

    大山垂手恭立,看起来十分恭敬,只是内里是怎么想的,恐怕就没人知道了。

    “行了,”有了方才那一幕,蛟夫人也不想再说些有的没的了,艳丽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我女儿可是天天念叨着见你呢!”

    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大山恭敬的开口,“这件事……似乎不是属下可以决定的……”自然,也不是对方可以决定的!

    似乎是听出了大山的未尽之语,蛟夫人狠狠地眯起了美眸,冷冰冰的开口,“鲲十七,不要忘了你的身份!我开口问你一句,是抬举你!别给脸不要脸!当初若不是我女儿救你,你以为自己能活到这个时候?!”

    “呵,”突然发出一声冷笑,大山面无表情的低头看那张随着水波起伏而变化的美丽脸庞,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救我?恐怕是将我当成她的新玩具吧?我在海底上百年受的伤,恐怕都没有在她手底下一个月受的伤多!”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那个外表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居然会是那么心狠手辣的人!

    “好啊,”蛟夫人根本不在意大山话里那个心狠手辣的人是不是自己的女儿,在她心里,自己的女儿欺负个把人算什么,她可是鲲氏一族族长的女儿,总得有点儿特权吧?再说了,鲲十七不是没死吗?她更在意的是……鲲十七的态度!

    “你别忘了,若不是她,你现在早就已经葬身海底了,怎能有现在鲲氏一族里排得上名号的风光?”

    “……你知道吗?”

    也许是太过愤怒,这会儿大山听着蛟夫人的脑残话语,居然没那么生气了,虽然还是觉得很恶心……

    “我一直都很奇怪,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虽然大山想说的原话是‘你这么蠢,是怎么活到现在还没被人给弄死的?’,不过看蛟夫人狂怒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意思已经传达给了对方,大山不由得露出个笑模样。

    突然觉得很爽怎么办?

    看来他果然没有白白在林小胖身边待这么久,这不,怼人的技术越来越熟练了!

    本来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大山耳朵突然动了动,知道林小胖正在找自己,迅速转过了身就要离开。

    “给我站住!我还没说你可以走!”

    见大山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想离开,蛟夫人不由得狂怒,平静的湖面开始波涛汹涌,卷起一阵阵水花,只不过与此同时,半空中也开始聚集起众多的阴云,其中有几道雷霆在不停的游走,看起来蓄势待发。

    大山理都没理她,自顾自的踏破虚空离开了。

    身后,原本狂怒中的蛟夫人在看见大山消失不见的背影后,突然安静了一会儿,然后放声大笑,越笑声音越大,四周的湖面都因为她尖锐的笑声而瑟瑟发抖。与此同时,大山站着的位置,一个小小的蓝色光团缓缓没入了水中。

    “鲲十七啊鲲十七,你知道吗?”

    良久,蛟夫人才止住了笑声,艳丽的脸庞缓缓游走,只有那个阴森森的声音还在湖面上徘徊,良久不散,“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过骄傲,太过自以为是了……”

    “你真以为那老不死的,会拦我?”

    “未免也太天真了!”

    ***

    这边,一直在思考魏无双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林小胖自顾自的在小道上走了许久,一路上遇见活泼可爱的小弟子无数,慢慢的,心中那股子郁气就逐渐消失不见了。

    只是想起来到现在还没个影子的大山……

    林小胖撇了撇嘴,边走边找。

    “真是的,大山那家伙,到底去哪里快活去了……”

    “你是在说我吗?”

    一回来就听见自己被念叨的大山黑了一张小脸,抱着肩膀站在林小胖面前的树枝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被抓包的林小胖。

    “呃……”

    “那什么,”迅速换了一张笑脸,林小胖笑嘻嘻的一把抱住大山,一脸欢喜,“大山你去哪里了?可想死我了!”

    被好一通揉搓的大山挣扎着钻出了脑袋,面无表情的评价,“话题转换的太过僵硬,脸上的表情也太夸张了!”

    “夸张就夸张吧,”林小胖倒是脸皮子厚的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不过脸上还是带了一丝肉眼可见的郁气。

    “怎么了?魏无双跟你说了什么?”

    大山眼中厉芒一闪,若是那魏无双真说了什么让小胖心里不舒服的话……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林小胖顿时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过在大山的目光逼视下很快就垮了下来,有气无力的搓了把脸,“刚刚师兄跟我说了好多话,虽然不太听得懂……但是,我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之前还没在意,现在细细一想,总觉得魏无双说这些话不是无的放矢,那些有关过去的话题,人总是会在什么时候提起来呢?似乎是在……

    临死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