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 我马上就过去!
    一张布了青色纱帐的拔步床上,原本陷入沉睡得女修眉头突然皱了皱,似乎陷入了梦魇一样,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越来越狰狞!

    终于,在一声急促的尖叫过后,女修终于醒了过来。看着淡青色的纱帐发愣,“这里是……”

    过了许久女修才反应过来,淡笑着锤了锤自己的脑袋,“这不是我自己的房间吗?真是睡傻了……”

    慢吞吞的起床,还没等她梳洗一下,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皱着眉头打开一看,顿时愣住了,“师尊?”

    艳绝天下的男修看似随意的扫了一下自己这个便宜弟子的房间,一向淡漠的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小胖来找过你吗?”

    “小胖?”

    顾珞谦挠了挠脑袋,表情有些诧异,“没啊,我一直都在睡觉,不记得小胖来过我这里啊……”

    “是吗?”

    轻轻淡淡的瞟了一眼顾珞谦,淡漠的目光直将她看的嘴唇发白,魏无双才漫不经心的别开了眼,“小胖不见了,我找遍了整个灵霄阁都一无所获……很可能是出了事儿!”

    “怎么可能?”

    顾珞谦惊呼出声,“这里可是灵霄阁!小胖可是元婴中期修士,怎么可能轻易出事?”

    仔细想了想,顾珞谦问面无表情的魏无双,“师尊,小胖经常去找屠珑前辈与司马潇泽前辈交谈,师尊有没有去找过那两个人?说不定小胖就是去那里了……”

    “我去过了,他们两个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一直没再见过小胖。”

    魏无双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在打量顾珞谦的表情,却没有发现一丝一毫不对劲的地方,顾珞谦的反应实在是太正常了,他一点儿都看不出破绽来。难道……

    小胖的失踪真的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不!不可能!

    他昨天一直都跟着小胖,为的就是怕那人对她下手,其他时候都很正常,唯有在林小胖从屠珑等人的洞府回来之后,他陷入了一个十分高明的幻阵,耽搁了些时候,等再去找的时候,就只看见了顾珞谦一个人!

    虽说不知道顾珞谦是不是主谋,但她一定参与其中!

    只是看她这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真切模样……

    想了想,魏无双心里顿时就有了决断,吩咐顾珞谦,“你也出去找找。之前小胖在回灵霄阁的时候,为了救几个外门的小弟子,跟一伙人起了冲突,我有些怀疑是不是跟他们有关。这样,你在灵霄阁里小胖常去的地方找找,我去找那些人问问!”

    说罢,不等顾珞谦回答,就径直走了出去,“若是半路上遇见屠珑他们,别忘了追问一下小胖的下落!”

    “可是师尊,小胖她可是元婴中期修士,少有人能悄无声息的将她带走,说不定她现在是在哪里修炼或者是心情不太好没有回应传音石……”她之前不就是这样吗?

    只是根本就没等顾珞谦说完,魏无双的背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小山谷黯然神伤。

    “小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出事?昨天还是她最先找到我呢……”嘟囔了几句,顾珞谦突然愣住了。

    “唉?昨天小胖来找我,还说了我一顿……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呆楞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顾珞谦有些懵,她明明很清楚的记得小胖昨天对自己说的话,可是现在,她的记忆里却只有那之前的事情,自小胖离开之后,她的记忆竟然缺失了一段!

    只要略微回想一下,顾珞谦的脑袋就像上万根针扎了一样,撕心裂肺的疼!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突然想起自己在醒之前那个记忆迷糊不清的诡异梦境,顾珞谦忍不住抱紧了自己的脑袋,那个梦境她已经记不太请了,唯一记得清清楚楚的,就是那种明明亲眼看到了一切,却无能为力的看着自己被操控着动作的痛苦……

    “咳咳!”

    待想继续回忆,顾珞谦猛然咳嗽了几下,狂呕出一大滩黑色的血液来,浑身上下都开始剧烈疼痛起来。迷惘的看着自己掌心处的那些黑色血渍,顾珞谦忍不住呢喃,“我这是,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可惜没有任何人能给她一个答案,尤其是在这小山谷里还空无一人的情况下。顾珞谦瘫坐在地上好大一会儿,才突然想起来魏无双对自己的吩咐,好像重新找到了希望一样,忙不迭的站了起来,“对了对了,我还要去找小胖,不能就这么瘫在这儿……”

    起身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在跨出小山谷的一刹那,顾珞谦脸上下意识的摆出了一个惯有的微笑,任谁也看不出来她在一刻之前还是那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周围看见她的人顶多心里疑惑一句她今日的脸色怎么这么差罢了。

    顾珞谦在林小胖常去的地方找了几圈儿都没什么发现,自己也开始慌了。在原地转了几圈儿,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跟顾洛礼传音,“哥,昨天晚上咱们分开之后,你有没有再见过小胖?”语气担忧中还带了一些哽咽,都是她置气先回了宗门,小胖才不得不提前回来的,若是小胖真的出了什么事……是她的错!

    “小胖?”顾洛礼先是一愣,然后就被顾珞谦略带哽咽的嗓音惊住了,顿时从打坐的地方一跃而起,“珞谦你先别慌,小胖到底怎么了?你慢慢说,先别哭!”

    “我,我也不知道,”顾珞谦狠狠擦了把眼泪,声音已然平稳,“刚刚师尊突然来找我,问我知不知道小胖去了哪里,还说到处都找不着她……”

    “我已经在宗门里找了一遍了,但是你也知道,小胖她惯去的地方就那么一两个,我怎么找都找不着啊!”说着说着顾珞谦的眼泪忍不住就又出来了,“还有,哥,我好难受,我的头好疼……我好像不太对劲……怎么办啊哥……”

    听着顾珞谦的啜泣声,顾洛礼简直心如刀割,努力理清自己的思绪,脚下丝毫不带停顿的往顾珞谦现在所在的地方赶来,语气却十分淡定,充满了安慰的意味,“珞谦你先别急,小胖她的修为那么高,不会这么轻易就出事的,更何况还是在咱们自己的宗门!你先在原地等等,我马上就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