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就算我看不见
    躺在摇摇晃晃的石板上,林小胖笑得一脸无所谓,“我没干什么啊,”不经意间动了动手,顿时疼得龇牙咧嘴的,即便如此,还是笑吟吟的开口,“我说大山啊,救了你一条小命,你就是这么感谢我的吗?”

    “我不需要你救!”

    狠狠地瞪了林小胖一眼,大山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然后难得乖巧的窝在了林小胖的怀里,安静的听着对方的心跳。

    “哎呀,你说说这,咱们不这么纠结了,这地方反而安静了下来。说不定咱们从最开始就应该躺下来看看这难得一见的美景啊!”

    说实在话,这地方固然是个死地,可是若摒除那些足以淹死人的灼热岩浆,这里的风景也是开源大世界数一数二的好!

    “等你死了,大可以看个好几百年!”只可惜啊,大山却没有那个心思附和林小胖的感慨,反而面无表情的驳了她一句,险些把林小胖气死。

    “我说大山啊,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吗?”说句不怎么客气的,他们眼看着就要死了,欣赏欣赏这最后的美景又怎么了?!

    “我是真的没见过这般美丽的景色啊……”林小胖向来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即使就要死在这破地方了,也不忘一饱眼福,再说了,这石板晃晃悠悠的,跟个摇篮似的,也是很舒服了!

    “我也从来没见过想你这般的人修!”翻了个白眼,连心中焦灼不已的大山都忍不住这么说道,可见林小胖这做法让大山心里多么郁闷了!都快死了还能这么悠闲,若不是大山对林小胖知之甚深,说不定就要以为她还留着什么后手了!

    “谬赞谬赞。”

    舒坦的笑了一声,林小胖百无聊赖的看着头顶的石壁,眼角口鼻耳朵都缓缓渗出血来,其实说什么美景,她现在连就在自己怀里的大山都有些看不真切,更别说欣赏什么美景了!

    只是人之将死,林小胖却不愿意自己到了到了,死的太没有风度。笑吟吟的将大山虚弱的身子揽到眼前,林小胖笑着开口,“我死了倒是没什么,只是大山你却是可惜了……”

    “嗯。”

    “还有,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害我,到了底下,阎王爷要是问我仇人是谁我可该怎么回答啊?”

    “……你想的太多了。”

    “对了,我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去了,屠珑他们肯定会到处找我,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找着我啊……”

    “大概会剩下几根骨头吧。”

    “……大山。”

    “嗯?”

    “我觉得吧,被你这么一安慰,我心里更不舒坦了……”

    “那就憋着别说话!”

    过了一会儿,林小胖的声音再次响起,“不成,憋着我难受,我还得再说几句。”

    “……说!”

    “别这么大火气嘛!”艰难的动了动手指,手掌却没有如预想中的那般真的动弹,大山像是看出了林小胖心中所想一般,往前面凑了凑,贴近她的下巴,想要听清她在说些什么。

    “我记得,当初之所以叫你大山,是因为我是在后山的小山丘上发现的你,你以前老是想让我给你换个名字,我一直没答应。现在我快要死了,不如就给你换个名字?”

    “不用了。”就算再起个名字又怎么样?事到如今,他现在已经不想要了。就算使尽浑身神通,就算将先祖血脉祭出来,也于事无补的大山叹口气,默默抱紧了林小胖。

    “不行,还是换个吧,”林小胖好不容易想出来个好听些的名字,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口齿不清的嘟囔,“我以前通过这么一句话,在哪里听得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只是隐隐记得其中的两句,好像还是跟山有关的,我念给你听啊……”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

    “好听吗?”

    扶苏……

    “还不错。”大山中肯的评价了一下。

    “那你就叫‘荷华’行吗?”

    “荷华?”大山咀嚼了下这个名字,半响才有些不满的开口,“为什么不叫‘扶苏’?我感觉这个名字更好听些!”

    “哎呀,荷华多好了,琅琅上口还好记。不说别的,我要是走了狗屎运喝过孟婆汤以后还能再活过来,一听见这个名字就能记得你了!”

    “……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大山不死心的想要反驳,“我还是觉得……”

    “哎呀哎呀,我不行了,我要死了要死了!我死了!”林小胖‘嘎’的一声翻了白眼,眼歪嘴斜,眼看着呼吸都没有了。

    “……荷华就荷华吧……”就当他怕了好了。大山闷闷不乐的嘟囔着这个新鲜出炉的名字,忍不住踩了装死的某人一脚,直把某个装死的家伙踩的回了魂,才恹恹的趴了回去。

    抱着暖呼呼的好友,哪怕身子底下就是悄无声息涨起来的岩浆湖浪潮,林小胖心中也无所畏惧,只是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来,“大山啊,若是你回到自己的身体以后,能忘的话,就把我忘了吧。至于报仇什么的,等你修炼有成以后,再说吧……”

    “我的长生之途是要断了,可是你的还要长的多,若是可以,希望你能登上顶峰,替我看看那高处的风景,是什么样子……”

    沉默了许久,就在林小胖模模糊糊的以为大山不会回答以后,突然听见了一声低沉的应诺,“嗯。”

    “那就好……”

    年少时曾见过那些有关情情爱爱的话本子上有这么一句话,叫‘一别两宽,各自欢喜’,林小胖一生不懂情,一直也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只是觉得,一看见这句话,就无端的伤心难过。

    其实这句话与他们现在所处的情况没有一丝儿关系,可是无端端的,林小胖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这句话,在生死危急的时刻,她心中竟然隐隐生出了一丝儿明悟。

    林小胖知道自己此番必死无疑,可大山这回应是能无碍的,她不愿意大山在以后的日子里回想起她的死,心生魔障。

    比起那种惦记,她更希望大山在想起她的时候,觉得她在另一个地方,活的好好的,没有一丝儿烦恼。

    这句话虽不应景也不应情,可林小胖心里却因为这句话而生出了些许酸涩来。

    “大山啊,若是可以,我多希望,能跟你继续在这长生路上走下去。可是天不假年,既然已经不可能了,就算我看不见,我也希望……”

    “你能好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