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你一定会后悔的!
    “人修,吾在你身边整整三十余年,皆是为了你腹中的元婴,如今吾已经得偿所愿,少主之位唾手可得,也算因你之故。你若是能活下来,欢迎你来海中寻我复仇。”

    “记住,吾的名字。乃是,鲲十七。”

    “呵……鲲十七……”

    过了许久,连鲲十七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那躺在地上,浑身上下散发着焦臭味儿的女修终于含糊不清的吐出这几个字,然后生息慢慢的弱了下去,看的鲲十七一阵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这灵霄阁特有的天生天养的苍穹炉,能将天地间任何一种宝物淬炼成至精至纯的精华丹药,这女修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是不易了。

    虽说得将这女修的剩下的身体留给灵霄阁,不过鲲十七却也没吃什么亏,只是将自己这三十年间取得的天材地宝拿出来一部分而已,这点儿小损失,他还是赔得起的。

    弹指送出去一缕淡淡的灵力,原本没有一丝缝隙的苍穹炉上方竟然裂出了一道小小的缝隙,鲲十七的身子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从之前怎么也出不去的地方,悠悠然的迈了出去。

    在消失的最后一刻,不知为何,鲲十七还是低下头去看了一眼那几乎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气息的女修,然后迅速别过头去,抛下了一道金光,将同意给灵霄阁的天材地宝扔了下去,再也未回头看过一眼。

    鲲十七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月光十分皎洁,只是洒在莫归元苍老有如鬼魅一般的脸上,还是颇有些瘆人。不过鲲十七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出来一样,面无表情的跨过他,准备走了。

    “等等!”三两步走出来拦住鲲十七的步子,莫归元堂堂灵霄阁太上长老,活了几千年的人物,此时对上鲲十七淡漠的双眼时,竟然会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尴尬的搓了搓手,莫归元的语气里带着些连自己都不曾注意过的忐忑,“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已经做到了,不知我要的丹药……”

    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不喜,鲲十七小小的身子浮在半空中,明明什么都没说,但是却让莫归元不自觉后退了步,“放心,我答应过的事情,不会抵赖。只需再等上三天,你要的续命丹药就能成功了。”

    “真的?”莫归元顿时喜不自胜,只不过被鲲十七凉凉的眼神一激,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脸上闪过一丝难堪。但却十分有眼色的给鲲十七让开了道路。

    鲲十七淡淡的点了点头,就要离开,却被一声嗤笑给吸引住了目光,面无表情的扭过脸去看萎靡在地上的男修,语气比最坚硬的冰山还要严寒,“你笑什么?”他记得这个男人,之前跟着那女修的时候,曾经跟魏无双打过交道,只不过那时候,他扮演的角色,是那女修肩膀上的一只小小灵宠罢了。

    “我笑什么?”似乎是觉得鲲十七这句问话很可笑,魏无双动了动身子,好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些,然后才表情淡漠的开口,“我就说小胖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中招,那顾珞谦就算手中握有法宝,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将她困住……原来,是因为有你。”

    就算魏无双之前为了不引起莫归元的注意所以刻意减少了对林小胖的关注,可他也知道,林小胖对这只桐华兽有多好,说是同甘共苦都不足以表达他们之间的感情。想当初魏无双还曾经暗地里羡慕过,只是现在看来……

    呵!

    不过又是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人们,做的一个小把戏罢了!

    看一眼脸上中带了些难以言喻哀伤的魏无双,鲲十七颇有些理解不能,他不明白,为什么魏无双明明是在笑,脸上却无端端带了那么多的哀伤与绝望。

    这种复杂的感情对于鲲十七来说,实在是难以理解。不过好在,在他不算特别悠长的几百年生命里,早就已经学会了一个真理,过度的好奇心,总会让人陷入困境,甚至失去生命。

    所以,鲲十七也只是感兴趣的看了他一眼罢了,就像是在苍穹炉里看林小胖最后一眼一样,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于是立马就遏止住了自己这种从未有过的行为。

    小手在空中微微一动,就划出了一个不大的光圈,鲲十七在走进去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嘴唇微动的魏无双,神色有些冷凝,随即就面无表情的迈进去,离开了。

    也不晓得是不是他的错觉,就算已经踏入了虚空,鲲十七耳中却还是能听见魏无双那张狂而又苍凉的笑声,似乎包含了对整个世间无奈痛恨,以及悲凉。

    魏无双说的是……

    你一定会后悔的!

    可是摸了摸没有一丝起伏的胸口,鲲十七有些不解的蹙了蹙眉头,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一丝异样,于是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

    后悔?

    那种无用的感情,他以前没有。以后,也绝对不会有!

    不过一眨眼间就从阵法中走了出来,鲲十七走出来的第一眼,就看见了一脸盛怒的老祖宗,虽然在看见自己的第一眼起,老祖宗就迅速收起了愤怒的表情,可他还是看的一清二楚。

    垂了垂眼帘,鲲十七只是安静的将那个牢牢护在胸前的玉牌拿出来递给老祖宗,什么疑惑的话都没有说。

    这副样子的鲲十七让暗中观察的老祖宗叹了口气,然后冷漠的让站在旁边的美艳女人离开,当然,她的语气可不怎么好,“立马给我滚出去!”

    蛟夫人一噎,目光在那个流光闪闪的玉牌上一转,就娇笑着开口,“行,我这就走,只是老祖宗啊,既然这东西都拿回来了,您不会还将自己孙儿孙女的性命置之不理吧?”

    “这些事情,本就不必你操心!”看见蛟夫人隐隐得意的模样,鲲氏一族的老祖宗就气的头疼,阴暗的山洞中,那些无所不在的水汽顿时像拥有了生命一样缓缓浮起,在空中密密麻麻的排成了一排,对着蛟夫人的方向跃跃欲试。

    “好好好,”蛟夫人眼中厉芒一闪,随即就慢条斯理的扭着腰走了出去,“知道老祖宗不待见我,我这就出去还不成吗?”

    走到一半,蛟夫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笑吟吟的扭头看沉默寡言的鲲十七,“小十七,你这一走就是三十年时间,小公主可是非常想念你啊,有时间的话,还是去见见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