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三章 祖宗唉!
    身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金光,稳稳的投入头顶上的石壁中,食金兽微微动了动身子,脚下虽然有所动作,可背上依旧很稳,至少一边忙活的林小胖,就一点儿都没有察觉。

    眼神眷恋的看一眼忙忙碌碌的林小胖,食金兽歪了歪脑袋,笑吟吟的开口,“小胖,你有没有想过,出去之后要做什么?”

    林小胖死命戳刺坚硬石壁的动作微微一顿,表情淡然的低头看一眼食金兽,随即面无表情的继续自己手里的动作,“没想过。”到底能不能从这里出去还是两说呢,哪里就有那么多事儿了?!食金兽这也想的忒多了吧!

    “哎呀,别这样嘛,”食金兽故作娇羞的低下脑袋蹭了蹭林小胖,被早就已经有所准备的某人一巴掌糊了回去,“有话好好说,别撒娇!”虽说心中知道食金兽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压力,可它这幅作态,还是挺让林小胖不能适应的。

    “啧!”食金兽无趣的撇了撇嘴,“不是我说你啊小胖,你小小年纪的,怎的这般无趣!小心以后未老先衰啊!”

    “……”

    说的就好像你自言自语这么长时间很有趣一样!林小胖眼角一阵抽动,随机换了个角度,戳那些已经有些松动的石壁。

    “别打扰我。”她很忙的。

    “哎……”食金兽还想说些什么,脸色却突然一凝,抬头去看空无一物的石壁,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看一眼一无所知的林小胖,食金兽微微动了动身子,挡住了她的视线,口中猛然吐出一口灿烂至极的金光,一口吐在那些岩浆里,那些原本滚烫的岩浆表面上顿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箔,原本灼热的温度也降了许多,见状,食金兽才松了口气。

    只是那脸色却不止惨白了一分……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林小胖抬眼看了下食金兽,“怎么了?”

    默默咽下一口淤血,食金兽笑吟吟的开口,“没事儿啊,你忙完了?忙完了的话……”咱们再聊一聊?

    “不,你继续吧。”嘴角一抽,林小胖面无表情的扭过了脸,她刚才就不该多那一句嘴的!险些就再次引起食金兽的谈性了!

    “别这样嘛……”食金兽又缠着林小胖磨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安静下来,只是那别在一边的脸,已经开始转为黑色了。

    虽说它眼看着是活不成了,可在死之前,至少能让小胖不那么悲观……

    ***

    灵霄阁。

    五大宗门大比前夕,正是热闹拥挤的时候,山脚下此时又聚满了来参加五大宗门大比,或者只是来围观的修士。

    人一多,自然少不了纠纷,修士之间又没那么多顾忌,因此这一下午,只是处理修士之间的纠纷事件,就险些让执事弟子们跑细了腿!

    这不,一个没看好,前面又闹了起来。几个执事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得前去救场。

    “这是怎么回事?”别管这些灵霄阁的执事弟子们心里多不耐烦,可是在众位修士的面前,却是丝毫都不肯表现出来的,那叫一个威严庄重。

    听见执事弟子这么问,一方的男修就率先开了口,说实在话,这位仁兄长得委实有些磕碜,言语之间还无端端的带了些猥琐之气,因此他还没开口呢,众人心里的天平就直接倒向了对面始终没有开口的女修。

    这位仁兄是这么说的,“听说五大宗门大比,今年是在灵霄阁举行,我跑断了两条腿才紧赶慢赶的赶过来,谁知道一到山脚,啥话都没说呢,这丫头就一脚踩断了老子的脚趾!”这还不算完,本来这小丫头要是好声好气的道个歉什么的,他也就一笑了之了,谁知道他一个字还没说呢,这小丫头就哭唧唧的,活像他个大老爷们欺负了他似的!娘的!简直倒了大霉了!

    那执事弟子一听,看看这男修脏了一大块儿的鞋面,再看看那蒙面女修水润润的大眼睛,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正想开口,谁曾想那女修却率先开口,主动道了歉,态度之诚恳,简直让那倒霉催的男修傻了眼,周围原本挺同情男修的人,此时看那猥琐男修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了,还伴有怀疑式的窃窃私语。

    “不是,你咋变成这个了?明明刚才你还……”

    “你这女修好没道理!”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旁边却突然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我刚才亲眼所见,明明就是你先踩了这位仁兄一脚,为什么现在要恶人先告状?!”

    众人本来想散开了,没想到事情还有转机,天下谁人不八卦呢,闻言,本来要散开的众人立时又聚拢了起来,往声源处看去。

    这一看不得了,围观的群众,有九成九以上都忍不住酥了身子,灼热的目光险些将那仗义执言的小小少年看化了。

    那少年小脸一红,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会引来这么多的注目,只是看一眼神色感激的男修,商钰还是忽视了不停拽着他袖子的吴昊,鼓足了勇气大声道,“没错,就是我亲眼所见!本来就是你不对!”

    “还是这位小修士明理!”那猥琐男修是罕见的没有对商钰的美貌痴迷的人,见他仗义执言,心里更是满怀感激,“我本来还以为你们大宗门的人都是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呢,没想到还是有个明事理的人啊!”

    众人被这男修的一句感慨说的涨红了脸,又或者是因为被那绝美少年纯真无暇的双眸紧紧盯着,纷纷出言为那男修辩解。

    一边的执事弟子见状,连忙开口说了几句场面话,就疏散了不知为何依依不舍的人群。

    “你刚刚为什么不让我说话?”送走感激不尽模样的男修,商钰圆溜溜的眼睛一转,就瞪上了摸着鼻子不吭声的吴昊,神色之间满是不解,还带了些小小的不满。

    “祖宗唉!”吴昊平地一声冤枉,恨不得将自己的一片真心剖出来给商钰看看了,“你好好算上一算,咱们这一路,你已经‘见义勇为’了多少次了?哪一次咱们不是被打出来的?你看看我身上这伤,最新一次被打的,到现在还没好全乎呢!”

    商钰看一眼可怜巴巴的吴昊,再看看他身上那些即使摸了好药仍然褪不掉痕迹的伤疤,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理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