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 活着多好啊……
    “……那好吧。”

    看见一道金光的执事弟子不甘心的再次扭头看了一眼后山的方向,这次什么都没发现,才跟着自己的同伴离开了。

    后山的苍穹炉旁边,须发皆白的莫归元看着突然悄无声息碎成无数灰白石块的苍穹炉,脸上一阵血红,手指都在死命颤抖。

    半响,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软倒在地,“我的续命丹药啊……”

    一旁被他吸掉一半灵力与生命力的魏无双,一头青丝都变成了白发,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颓软在地的莫归元,神情之间满是快意。

    “早在你起了不好的心思时,就应该想到,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莫归元本就是靠着魏无双的生命力和对续命丹药的一股子希冀才坚持了这么长时间,此时这口气松了,苍穹炉毁了,他此生唯一的希望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突然碎成了粉末,再有魏无双这句话这么一激,喉中顿时一阵咔咔作响,话都说不出来了,眼看着是要不行了。

    “救……救我……”

    听着这堪称凄厉的哀嚎,莫归元以为魏无双就是个石头心肠,凭着这些年的师徒之情,这会儿子也得软了,谁知道魏无双慢吞吞的站起了身子,扶着旁边的石块走到莫归元面前,神色淡定,“放心,我会亲眼看着你咽气的。”

    “你?!”

    闻言,莫归元眼睛暴睁,眼角都睁出血来,一双黑沉沉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魏无双那张绝美无比的脸庞,抽搐了两下,不甘的咽了气。

    一直看着这一幕的魏无双,此时脸色才稍稍松动一些,挥手将莫归元潜逃出来的元婴困住,不顾他凄厉的惨叫,一巴掌将之捻成了碎末。

    至此,困了他一辈子的阴霾,就此烟消云散!

    看着地上莫归元慢慢开始消失的尸体,魏无双微微叹了口气,缓缓抬起了脑袋,去看已经开始明亮起来的天光。

    清晨的微光撒在魏无双精致绝伦的脸上,即使满头青丝化为了白发,也丝毫不减他的一丝风华。灿烂的阳光在他脸上一晃而过,将他眼角那一抹悄然划去的泪痕缓缓蹭干。

    “师尊,你看,你筹谋了大半生,师徒反目,心魔入体,到最后,也不过是化为一缕清气罢了……”

    若早知如此,你还会选择这么做吗?

    屈指揩去了眼角的一抹湿润,魏无双本就不是伤春悲秋的人,此时更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勉强站直身子,迅速走到湮灭成灰的苍穹炉旁边,伸手拿起一块儿灰白色的石块儿,微微一用力,就将之掰成了两半,里面露出些淡淡的金色光芒来。

    “果然如此……”

    他曾无意间看过莫归元的丹药方子,里面就有“食金兽”这一味天材地宝,当然,必须得是活的。虽然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但也要看那金是什么金,火是什么火。

    食金兽吃遍天下所有或坚硬或神奇的金属,自身就是最最好的金属材质,这苍穹炉里的火虽是引得地心火,可与食金兽相遇……

    必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他知道只要有一丝希望,那食金兽就会努力逃出来,只是不知道那食金兽会不会拼着两败俱伤的代价罢了。

    直到之前在苍穹炉旁边看到的一缕金光,他才隐隐确定下来,虽说不知道食金兽为什么要做这等损己利人的事,但既然小胖是获利者,他也就不说那么多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

    魏无双缓缓站起了身子,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向开始渐渐活跃热闹起来的灵霄阁,眼中闪过一丝厉芒,眼看着宗门大会就要开始了,可小胖呢?

    小胖去哪儿了?

    ***

    那么,林小胖去哪儿了呢?

    她只记得自己嘴里充斥着的强烈血腥气,以及满眼挥之不去的艳红色。但是那铺天盖地的灼热气息,却几乎是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面前青翠欲滴的可爱植物。

    脑子还有一瞬间的迟滞,林小胖却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伸手去碰那可爱的植物,只是下一刻,那青翠欲滴的植物却像是遇上了什么天敌一般,迅速卷曲干黄,好像被蒸干了水分一样。

    林小胖微微一愣,只是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脑袋就一阵剧烈无比的疼痛,痛的她控制不住的在地上打起滚来,随之则是一连串压抑的痛哭声。

    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地上,好似一颗颗带着温度的岩浆一般,将那些稚嫩的青草尽数烫的干枯。

    “食金兽……”

    “小金……”

    “小晚……”

    老半响过去,林小胖安静的躺在地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头顶上越发明朗的天空,心中一阵空茫。

    她有时候忍不住去想,她这个人,虽不算无条件的对人好,可平日里为人处世也算的上光明正大,怎么就得罪那些人了?她怎么就……

    非死不可呢?

    还有食金兽,小晚,胡二娘……

    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将活下去的希望留给她,活下来多好啊,活下来可以看这蓝天白云,美景良辰,可以,可以……

    缓缓站起了身子,林小胖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面无表情的重复着这几句话,“活着多好啊……”

    在经过一丛郁郁葱葱的植物时,林小胖突然暴走,一把攥住了那束植物,狠狠地将之蹂躏成汁水,或许是用的力太大了,手中还有淅淅沥沥的血液滴下来,伴着那些绿色的汁水,沸腾了起来。林小胖却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一样,面无表情的继续手中的动作,嘴里无意识的喊,“活着多好?好个屁!好个屁!你们,你们为什么不活着啊!”

    “为什么只让我一个人活下来……”

    “大家,大家都活着不好吗?一起出来不行吗?”

    “就算不能两全,为什么不让我,跟你们一起死呢?”

    声音低沉粗噶,难听的要命,可是任谁都能听出来,那其中蕴含的伤心难过,与浓浓的不舍。

    生离死别,乃是人生至苦。

    林小胖今日,算是尝了个遍。

    就算那日知道大山背叛了自己,就算知道师尊教导自己,只是为了要自己的命,可那日的哀伤难过,却也比不上今日之心痛。

    林小胖有时候忍不住会想,若是自己从来没有来到这个开源大世界,是不是林家就不会灭门,混元宗不会死那么多人,食金兽他们不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