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东西啊……
    “好了,都起来吧。”

    灵霄阁掌门满意的看了眼旁边的几位狐族长老,威严得挥了挥手,示意下面的弟子直起身来。虽说看着自己宗门里这么多的弟子他心里是很高兴了,但是在狐族长老面前,他还是要端着点儿态度滴。

    先不说心里莫名嘚瑟的灵霄阁掌门,底下林小胖等人已经缓缓站直了身子,面面相觑了会儿,纷纷席地而坐,齐刷刷的目视前方。站在高台上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脑袋,看的人眼晕。

    “咳咳,”见灵霄阁掌门还要长篇大论的讲话,狐族长老按耐不住的咳嗽了两声,意有所指的开口,“辕掌门,虽说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我们不如先解决一下小辈们的事情?”这么长时间没见商钰那小家伙,不会已经被人给剥皮抽筋了吧?

    不悦得看了眼说话的狐族长老,辕掌门嘴角的胡须抖了抖,想说些什么,可是想起来狐族长老那超高的战斗力,还是默默咽了回去,只是……

    他可是听说,那叫商钰的小家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狐族人啊……

    传说中的九尾灵狐,虽说现在只有八尾,可也已经不容小觑了!

    这些年来人族妖族与魔族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虽说灵霄阁与妖族没什么深仇大恨,可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壮大就是了,那被抓起来的八尾,当然不能轻易放过!

    定了定神,辕掌门通情达理的开了口,“如此……也好。”

    抬手做了个手势,底下就有一个身着灵霄阁弟子服饰的年轻人引着个丈许的笼子缓缓走了进来,那笼子上还蒙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绒布,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何情况。

    “那里面……就是狐族人吗?”仔细瞅了半响也没看出来那几个狐族长老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屠珑本来还有些郁闷,不过那笼子一上,立时就吸引了她的注意,眼睛睁的大大的,想要透过那一层绒布看清楚里面的东西。

    只可惜也不知道那绒布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任凭屠珑将眼睛瞪成了个铜铃,险些看瞎眼,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揉了揉自己坤的生疼的脖颈,屠珑郁闷的开口,“那小子到底用的什么东西,盖那么严实,难道是怕里面的东西跑了?”

    周围的灵霄阁弟子也在窃窃私语,显然对那个被重重围起来的狐族小弟子很感兴趣。

    东西啊……

    眼睛缓缓垂下,林小胖看向地面的眼里突然划过一丝感慨,那个引着笼子缓步走上来的,不正是前些天有过一面之缘的吴昊吗?她就说听这些同门们说的那只狐狸有些耳熟,现在想想,应该就是那个叫商钰的小家伙了吧?

    怪不得之前她总觉得那个吴昊的行为举止有些奇怪,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在算计商钰啊……

    这么一看,那叫商钰的小狐狸,跟自己的遭遇倒是有些相像了。

    “弟子吴昊,见过掌门与各位长老。”

    另一边,吴昊毕恭毕敬的冲着上首的位置施了一礼,然后将那个笼子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垂手站在了一旁,看样子颇为知礼,至少那几个长老级的人物就对他赞许点了点头。

    “唰”的一下,辕掌门随手挥出一道清风就将那笼子上附着的黑布掀了开去,露出了里面蜷成一团的小小身影,虽是脸色惨白如雪,身形也有些狼狈不堪,可却依然难掩其绝代风华,就连阅历丰富的辕掌门,猝不及防间都看的一愣,更别说底下那些弟子了,顿时引起了一阵细微的喧哗声,数不清的灼热视线几乎要将商钰烧成灰烬一样,辕掌门看到这一幕,几乎是一瞬间,心里就有了浓浓的不满之情。

    看来这些弟子还需要历练啊,只是一个小小的狐族弟子而已,就将他们迷成了这样,真是心性不坚!

    “辕掌门,”那几个狐族长老看见这一幕脸色倒是比辕掌门还要难看十倍,其中那个身着红衣的狐族长老更是狠狠地皱起了眉,“先不说商钰那小子到底有没有做过你们说得那些事,你们将他塞到笼子里,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何止是不妥!

    妖族生性高傲,尤其是狐族,在昌盛时期可是连人族的大能都不放在眼里的,就算现在稍稍有些没落了,也丝毫没有减损其风骨。将他们的族人如同未开化的野兽一般塞到笼子里,本身就是对他们的极大侮辱!

    但是反观这些人族,却没有一个觉得这是不对的,这种无意识间流漏出来的高高在上的感觉,让狐族长老们更加厌恶!看着故作无辜的吴昊,那几个狐族长老眼里几乎要射出光来!

    吴昊忍不住晃了晃身子,最后还是强忍着站直了身子,顶着前方各异的目光,缓缓的抬起了脑袋,尽量目光平淡的看向了灵霄阁的那几位长老。虽说他不是那些狐族长老的对手,但那可不代表,在灵霄阁的地界上,在众位内外门弟子的面前,宗门会让他受了委屈!

    果然,几乎是一瞬间,就有人出了手,不是别人,正是灵霄阁辕掌门!

    “商林长老请息怒,”辕掌门微微一皱眉,看一眼义愤填膺的狐族长老,再看看底下无数双看着自己的眼,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了打圆场。“我这弟子也只是一时大意,失了分寸罢了,还请你看在他年纪尚轻的份上,饶过他这一回吧?”

    虽说他们心里打着的念头不怎么好,可也不会傻乎乎的直接让狐族长老们看出来!只要不挑明了,且还有的官司打呢!

    再说了,他们有的是时间跟狐族绕圈子,可是狐族呢?恐怕是没那个时间了!

    目光隐晦的看一眼那萎靡在笼子一角的狐族,辕掌门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得意之情,几乎要冲淡莫归元炼丹失败的沮丧,与找不到那作为一道药引的小弟子的遗憾了。

    虽然处理的不太妥当,让狐族提前得知了消息以至于将他们堵了个正着,可只要再拖一些时日,想来那本就受了重伤的小小狐族,也撑不了多长时间,到那时候,狐族总不能将这个责任推到他们灵霄阁身上吧?

    不得不说,辕掌门的如意算盘,打的还是很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