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竟有此事?!
    “那倒不至于,”屠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只不过前面的那些长老们絮絮叨叨了半日,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关键是她居然还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所以不由得有些着急罢了。

    “说了大半天都说不到重点!忒个啰嗦!”

    这就是屠珑的总结了,险把听个正着的司马潇泽惊个趔趄,恨不得把屠珑口无遮拦的嘴给缝上!小心翼翼的看一眼前面的众位大能,司马潇泽无奈的开口,“算我求你了,就不能安静点儿听着吗?”

    就这一会儿时间,居然能搞出来这么多事情,司马潇泽也是无语了!

    “啧!”或许是知道自己理亏,屠珑暂且听了好友的‘建议’,闭上了嘴巴。左右看了一眼,最后目光还是落到沉默不语的林小胖身上,奇怪的开口,“小胖,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安静啊?”以往小胖虽不说会滔滔不绝,可也总会跟他们搭上几句话,可现在……

    被这句话惊醒的林小胖嘴角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我这不是专心听几位长老说话的吗?”说完不等屠珑有什么反应,直接岔开了这个话题,貌似漫不经心的问,“对了,怎么不见上面的位置上有你们两个的师尊啊?”那两位,不也是灵霄阁里的太上长老吗?

    屠珑很轻易就被饶了过去,闻言兴冲冲的跟林小胖讲了许多关于她师尊的事,林小胖貌似专心的听着,实际上注意力却还是在上面那几个长老的交锋上。只是她却没有看到,一直表现得笑吟吟的司马潇泽,看着她的眼神,闪过了一丝罕见的迷茫与若有所思。

    由于审问还没开始灵霄阁的弟子就重伤了狐族的子弟,所以接下来的时候,辕掌门他们几位面对那些雄赳赳气昂昂的狐族长老时,都颇有些气短的感觉。

    不过狐族长老们也不是事事顺心,关键是当事人之一的商钰,他实在是太不配合,任凭那叫吴昊的小崽子在那颠倒黑白的说话。

    那小子讲的天花乱坠的,若不是他们几个对商钰的品行还算有所了解,估计也要被糊弄过去。可就算被吴昊贬的一无是处,可商钰却硬是一声不吭,只是安静的看着地面,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淡淡的绝望之感。

    “等等,”商林不得不出声了,再这么下去,商钰那孩子,还不得被这些人给作践死?

    借着地理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吴昊,面无表情的开口,“吴昊,你说钰……商钰他在犀角镇的时候,因一时口角杀了一位过路的修士,这事可是真的?”

    地下坐着的商钰闻言微微一顿,这件事他记得清清楚楚,明明就是那修士对他图谋不轨,吴昊要动手杀了他,还是自己拦住了,将那胆大包天的修士放了去,怎么现在就成了他因一时口角就杀人呢?

    缓缓抬起了眼去看一脸正色的吴昊,泪眼婆娑的眼里还带了一丝微弱的希冀,配上他那副过人的容貌,真真是神人看了也得动心。

    吴昊自然也不例外,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对商钰这幅容貌习惯了,可是真的再看一遍,却还是立时就缴械投降了。

    就在他忍不住要将实情说出来的时候,顶上端坐着的辕掌门却突然开口,“吴昊,你且不必担心,只需要将实情说出来就好。但是切记,不得弄虚作假,夸大事实,否则,就算几位狐族长老容得了你,本尊也饶不了你!”

    商林等几位长老的脸登时就黑了,不善的看着故作无辜的辕掌门,心里早就已经将之扒皮拆骨了无数次,这个辕掌门,明明是个剑修,怎的却如此狡诈?明明眼看着那吴昊就要将事实说出来了,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横插一杠子,端的是无耻!真以为他们听不出来吗?

    那些话大面上听起来是没错,甚至还彰显了一宗之主的气概,可是这话里带的威势,直接就将那吴昊给震醒了,还暗暗的警告了他一把,这么一来,那吴昊,怎么可能会反口?

    果然,吴昊立时警觉的看一眼伤心欲绝的商钰,还激灵灵的后退了一步,如避蛇蝎一般,看的商钰一阵难过。

    “弟子所言,句句属实,确实是这妖狐,当时被我阻拦之后心生怨气,背着我偷偷的将那无辜修士害死。弟子知晓时,却已经晚了。弟子本来是想亲手俘虏此贼人,可是他的实力远在弟子之上,又对弟子起了杀心,无奈之下,弟子只能委曲求全,将之引到了宗门里,请师尊出手擒住了它!”

    说到最后,他自己几乎都要信以为真了,义正言辞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还请掌门与诸位长老为弟子做主!”

    “竟有此事?!”

    辕掌门震怒的拍了拍自己的椅子扶手,神色恼怒到不似作假,一旁听着吴昊这番念唱俱佳表演的几位灵霄阁长老也纷纷感慨了一回,大意就是怎么狐族里竟出了这么个孽障,不过几位长老放心,他们是相信狐族人的品格的,狐族之人成千上万,偶尔出现一个不肖的,也不必这么担忧云云。

    辕掌门更是悲天悯人的挥了挥手,“吴昊的师尊是哪个?”

    见下首一个精瘦的中年化神修士修士欣喜若狂的站了出来,点了点头,语带感慨,“也是多亏了你,才能抓住此子,为世间除害,当赏!”

    当下嘴里就是一连串赏赐物件,那修士也喜滋滋的走了上来,眼看着他们竟是要将这件事给砸瓷实了,一直冷眼旁观的狐族众人终于按耐不住了。商林面无表情的打断了那化神修士连绵不绝的谢语,冷声道,“且慢,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貌似一句话都没说呢吧?辕掌门这就急着要下定论了?”

    “怎么我们这些苦主还没反驳一二,你们倒是快的很啊!辕掌门这么着急,莫不是心中有虚?”

    辕掌门脸色一冷,但还算有涵养,只是脸色微沉,不如之前那般和气了,“商林长老这是什么意思?本尊好心好意的主持此事,怎么倒有了不是了?”

    同时不着声色的看了一眼底下开始发出嗡鸣之声的灵霄阁弟子,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这狐族长老,怎么就纠缠不清了!

    忒不识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