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是你……
    大手一挥,半空中突然降下来一只巨大无匹的手掌来,狠狠地压在了商钰头上,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商钰就狼狈不堪的双膝着了地,脸色由通红变得铁青。奇怪的是,紧挨着他的商林等人却毫发无损,似乎根本感觉不到异样。

    “你?!”

    几次三番被打压欺辱,性格本就高傲的商林撑圆的眼睛里满是血丝,看着辕诲方的表情狠厉的几乎要吃人一般!可是偏偏不管他怎么办,都解不开辕诲方施加在商钰身上的枷锁,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绝望。

    难道他岐山狐族一脉,绵延数万年的灵血,今日就要这般被人欺压侮辱?

    “……”

    屠珑皱着眉头看前面发生的一幕,觉得自己本来就不太够用的脑袋一阵迷糊,这,这最开始不是一场友好的交流吗?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正想跟自己的好友交谈一下,屠珑足以媲美野兽的直觉突然示警,警惕的扭头看了一眼视线射来的方向,却看到了一个神色激动到癫狂的长老,那长老看着她的方向似乎看到了什么奇珍异宝一样,眼睛闪闪发光!还带了些隐晦的贪婪之意!

    感受到恶意的屠珑目光一厉,身子微微一动,就要站起身来,谁知道身边却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更快的站了起来,不由得一愣。

    “……小胖?”

    目光所及之处,屠珑只看见自己的好友,一步步的穿过拥挤的人群,神态坚毅的向前方那堆乱七八糟的地方走去。

    “小……”

    当终于意识到林小胖要做什么的时候,屠珑脸色猛然大变,伸手就要抓住林小胖仿佛下一刻就要飞出去的身影,却被静默着的司马潇泽给抓住了。

    “可是……”

    司马潇泽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看向前方,一向温文尔雅的脸上此时没有半分表情,就仿佛一个失了意识的空壳子一样,屠珑不由得被镇住了。

    混乱,从林小胖走过的地方渐渐生起,如影随形一般的窃窃私语也如穿林打叶的雨滴一般喋喋不休。

    在整齐静默的灵霄阁弟子中间,一个不按常规行事的人,是如此的醒目,以至于人群如同摩西分海般让出了一道路线,好让那个个子不高的小小女修走过去。

    “怎么回事?”

    “那是谁?”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位长老门下的弟子?”

    “似乎没什么印象啊……”

    “那个,”在一片议论声中,突然响起来个不一样的声音,怯生生的,听起来不是很有力度,却如同一颗火星落到油锅里一样,瞬间燃起了轩然大波。

    “你们还记不记得,方才辕掌门似乎说过……只要我灵霄阁弟子有一个为那妖修求情的,就会放他离开?”

    “轰!”

    整个灵霄阁弟子所在地地方都炸了,所有弟子都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孜然独行的林小胖,窃窃私语声根本就不是特意压低声音可以控制住的。每个人都忍不住看着林小胖所在地方向,互相交谈。

    底下的异状自然引起了前方那些重量级长老们的注意,已经取得绝对优势的辕诲方也微微转了眼去看底下正以一个不快的速度缓缓走过来的林小胖,悠悠看了会儿后眼睛瞬间睁大!

    那不是……

    从苍穹炉里逃跑了的主药吗?

    整个灵霄阁上下都在隐晦的寻找她的下落,结果这人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了!

    想起那些久久都没有得到有用信息的属下,辕诲方与辕掌门一行人就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只不过转眼就是控制不住的狂喜。原本大费周折才能找到的东西,竟然以这么一个让人惊异的方式出现了,这在那些凡人中间叫什么来着?

    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只有那个已经发现林小胖踪迹的长老恨恨的看着主动出现的林小胖,明明只要再晚一会儿,自己就要抓住她了,那狡猾的小弟子却自己出现了,这可是大功一件啊!

    就这么没了!真是可恶!

    当然了,现在就算那位长老气晕过去,也没人会去关注他,大家的目光都放在那个自己站出来的小弟子身上呢!就连最前方坐着的几位肩膀上绣有小型灵剑的灵霄阁核心弟子都一改之前的漫不经心的,饶有兴致地去看那个脸色平静的弟子。

    一直到林小胖走到辕掌门等人面前,辕诲方才假意咳嗽了一声,脸色平静的看着她,“你是何人?”

    “弟子乃是太上长老莫归元的记名弟子……”

    “你站出来是有什么话要说?”

    辕掌门见辕诲方若有所思的不吭声了,自己连忙接上,只是看着林小胖的眼神却不可控制的带着一抹刻骨的贪婪。自己能坐上灵霄阁掌门之位,少不了辕诲方的帮助,只不过自己也给了他很大助力,这是不是代表一旦那续命丹药练成,自己也会分到一份呢?毕竟自己也已经陷入了修炼瓶颈……

    辕掌门已经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想象之中,至于身为主药的林小胖愿不愿意……他怎么可能会去想?

    在这些高高在上的灵霄阁掌门以及长老眼中,林小胖就应该乖乖做一个听话的药材,最好能主动投身丹炉里淬炼成一颗丹药才对!

    “我记得,”林小胖何尝看不出来他们的心思,只是现在,对比她要做的事,那些让人恶心的心思,早就已经扰乱不了她的心了。

    “方才辕掌门曾经说过,只要有一个灵霄阁弟子为这位狐族修士求情,你就会放他离开,是吧?”

    “你要做什么?”

    被点了名的辕掌门脸色一沉,根本来不及想林小胖话中对自己的不尊敬,也没注意到她的称呼问题,眼中毫无质疑的带了些浓浓的威胁之色,这弟子身为灵霄阁之人,难道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背叛师门的行为?

    林小胖对着脸色复杂难看的辕掌门等人灿烂一笑,如同夕阳最后一抹余晖,灿烂又壮烈。

    看一眼脸色铁青的商钰,林小胖眼中闪过一丝感同身受的伤感,随后毫不犹豫的开口,“我正要为那位小修士做一个证人。”

    “唰!”

    被辕诲方苦苦压制的商钰猛然抬起头来,一双灿烂至极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林小胖看,半响,才像是回过神来一般,意外的开口,“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