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六章 恭喜恭喜啊!
    似乎是因为林开阳只差一步就能飞升的缘故,九尾灵狐对他的态度倒是好了些,由看蝼蚁一样的目光,勉勉强强变成了看同类的目光,高傲的点了点头,就载着林小胖渐渐僵硬的尸体,大摇大摆的离开了一片混乱的灵霄阁。

    “开阳……”

    紧跟着林开阳的鲲洛枢忍不住伸手要拦住自己的好友,毕竟林开阳的神色实在太过坚定,似乎要做什么一定要完成不可的事情一样,看的鲲洛枢一阵心惊肉跳,“开阳你冷静一点,她已经……”

    “放开我。”

    林开阳冷冷淡淡的甩开鲲洛枢的手,眼神淡漠,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怎么?你要说小胖早就已经死了吗?”

    不知怎的,被林开阳那样严厉的眼神一看,鲲洛枢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随即勉强的笑了笑,“开阳,你,你怎么了?”

    从辕诲方识海中提取到某些画面的林开阳狠狠地闭了闭眼,重新睁开时,那凛冽的目光竟看的鲲洛枢忍不住移开了目光。鲲洛枢不知道的是,正是他下意识的动作,让本来还心存侥幸的林开阳顿时冷下了脸,挥手在自己与鲲洛枢之间划了一道线,冷漠的别开了脸。

    “鲲洛枢,你当我真的是个傻子吗?!”

    “鲲氏一族耗尽心力谋取小胖身上的美人饶,你的妻子,更是派人生生挖去了这孩子的元婴,这还不算,竟还要将她在苍穹炉里淬炼成丹药!你不要告诉我!你对此一无所知!”

    “开阳,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无辜的……”

    “无辜?!”林开阳冷笑一声,目光触及林小胖惨白的脸色时鼻子一酸,险些就要落下泪来,却硬生生的忍住了,他一向人品端方善良,几乎不能想象这孩子在遭遇这一切时,心中该是何等的凄凉,也正是因此,对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更是痛恨!

    “是,你无辜!你的妻子,你的族人,你性命垂危的孩子都牵扯其中,就你无辜!”

    “我就说你为什么千方百计阻拦我探一探小胖的血脉,原来你早就知道她是我找了那么久的孩子,你却还是助纣为虐,到最后,害得小胖……害得小胖……”

    狠狠地闭了闭眼,林开阳冷漠的挥了挥衣袖,不再去看鲲洛枢不可置信的眼神,面无表情的开口,“你走吧,看在我们相交千年的份上,我不杀你!可是,别让我再看见你!”

    说罢,不管失魂落魄模样的鲲洛枢,林开阳跟着腾云驾雾的九尾灵狐,迅速离开了混乱不堪的灵霄阁,两人一兽的身影,只是一眨眼时间,就迅速消失不见了,只剩下灵霄阁广场上的众人,面面相觑。

    过了许久,还是狐族人先回过神来,商林长老狠狠搓了把脸,从钰儿竟然不搭理他们的巨大打击中走出来,对着躺在地上哀嚎不止的辕诲方吐了口吐沫,骂了句活该,就准备带着人离开了。

    也不知道钰儿是不是回狐族去了,他得赶紧回去看看才好……

    走到一半突然被几个灵霄阁弟子挡住了去路,商林语气不怎么好的开口,“怎么,想再打一场不成?!”他心情正是郁闷着呢,要是这几个小辈们想不开要见识见识狐族长老的厉害,他一定让他们得偿所愿!

    “……商林长老误会了,”为首的核心弟子牵强的扯了扯嘴角,一指在地上打滚哀嚎地辕诲方,“弟子只是想请教一下,怎么才能让辕长老恢复神智罢了。”虽然嘴里喊着‘辕长老’,可是这弟子的语气里却没有一丝儿尊重,反而像是在叫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一样,甚至比这还要糟糕!

    或许是因为这样,商林长老的语气倒是好了不少,不过也没好到哪儿去,貌似漫不经心实则幸灾乐祸的开口,“想让他恢复神智?估计是难了,没看见方才那位罗山宗的太上长老提取了他的记忆吗?搜魂之术威力强大后果无穷,保不准你那辕长老啊,现在就已经是个傻子了!”

    说罢,似乎还觉得对灵霄阁弟子打击不大一样,商林长老还笑吟吟的拱了拱手,“对了,我倒是忘了另外一件事……”

    从怀中掏出一个储物戒,笑的一脸的意味深长,“恭喜恭喜啊,我们几个有事要走了,不过还是得将这回带来的礼物给灵霄阁。失策失策,你们可不要见怪啊!我在这里预祝你们灵霄阁此番五大宗门大比,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啊!”说罢也不看那几个灵霄阁弟子难看的表情,起身就走了。

    “……”

    几个核心弟子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就算商林长老说的话不怎么动听,但他们却知道,这已经是他老人家手下留情的结果了。毕竟……

    辕长老曾经那么算计过狐族之人。若是此事搁他们身上,估计还没商林长老的态度好呢!还有就是……

    还开个屁的五大宗门大比啊!

    掌门都死了,还是被自家太上长老给随手弄死的,这理由……他们都不好往外放,还嫌灵霄阁今日不够丢人吗?

    还有已经疯疯癫癫只知道哀嚎地辕诲方太上长老,这更是个隐藏的祸患啊!谁知道以后那位九尾灵狐或者罗山宗的太上长老想起来今日之事,会不会一时怒上心头,冲上灵霄阁大开杀戒啊!真是愁死人了!

    不过虽然发愁,几个核心弟子还是尽职尽责的带着没有受伤的内门弟子迅速下山处理事情去了,顺便还将所有因为不满辕掌门行为处事而没有前来参加宗门大会的长老都请了出来,请他们主持大局。

    看着这忙忙碌碌的景象,大多数人心中都跟明镜似得大概今日过后,灵霄阁内就要大换血了。

    忙碌之中,一直萎靡在地的屠珑却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一改脸上的颓丧,整个人仿佛重新活过来一样,笑吟吟的对司马潇泽开口,“我想明白了。小胖虽然,虽然没了气息,可是带她走的人是谁啊!那可是天上地下唯此一位的九尾灵狐!更何况还有一个即将飞升的太上长老!有他们在,说不定小胖还能救回来!要是到时候她回来了,看见我们这么颓废的模样,一定不会开心的!所以我们要振作起来,你说对不对,司马?”

    看着屠珑眼中小心翼翼的希冀光芒,司马潇泽勉强一笑,似乎是被她的心情感染,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光芒,“对。我陪你一起等她回来,到那时候,咱们再一起出去游历。”

    “好!”屠珑忍不住微微一笑,看着阳光灿烂的远方,表情坚毅。

    小胖,不管希望多么渺茫,不管要等多长时间……

    我们都会一直等着你!所以,你可要加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