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 忘情道
    “哦?”

    本来对这傻蛋没什么兴趣的鲲洛枢听到这句话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将陆晟纶拎到一边,脸上带着一抹微妙的笑意,“既然这样,咱们就来好好商量一下吧?”

    “商,商量什么?”胆战心惊的看着鲲洛枢那张近在咫尺的绝美脸庞,陆晟纶心中没有一丝丝被鲲氏一族族长看重的兴奋,反而还有些害怕,毕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陆晟纶都看不出来这位出了名脾气不好的族长身上有什么善意。万一将他卖了可怎么办?

    “啧!”

    对这小子畏畏缩缩的态度颇有些看不上眼,但谁让他眼前就这么一个看得见的希望呢?鲲洛枢此刻只能忍了,等到将那个碍眼的林小胖弄走,大概就不用再见到这个蠢货了。

    “你不是想娶刚才那个丫头?”充满诱哄的语气。

    “欸?不是这样,我只是……”

    “轰!”脚边的一块巨石忽然悄无声息的化为了粉末,巨响声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陆晟纶未尽的话,鲲洛枢貌似漫不经心转眼看向愣住的陆晟纶,“你刚刚说什么?”

    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将这句话咽回肚子里,陆晟纶抽了抽嘴角,看一眼自己没用到抱成一团的下属们,只能狗腿的自救,“是是是,不愧是鲲氏一族族长啊,真是英明神武,明察秋毫……”

    “那就好,咱们来好好谈谈吧。”满意的点点头,在罗山宗与浮云宫诸位长老的围观下,鲲氏一族族长鲲洛枢,开始与浮云宫少主明目张胆的谋划着一件貌似不太可能的大事……

    而另一边,被林开阳牵着手带到茅屋旁的林小胖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景色,嘴都讶异到合不拢了。

    “这是……”

    她明明记得,刚才走的时候,这里有一棵巨大的开着粉丝花朵的树啊,现在那些唯美的布满空中的粉色花瓣居然都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

    是满目耀眼的红!

    “我也不知道小胖究竟喜欢什么样的景致,方才那棵树虽然气息平和,但是灵智有限,不像这棵‘凤磐’,已经有了些许灵智,对你的修行会更有益,而且它还……小胖?”担忧的住了嘴,林开阳看向眼睛闪亮的林小胖,“你不喜欢吗?”

    “……不,”感受着身体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的舒服之感,林小胖紧紧的闭上眼睛,在微风中张开胳膊,似乎要将这柱举世难寻的凤磐树拥抱住一样。

    微微睁开眼睛,妖艳似火的凤磐花映在她黝黑的眸子里,似乎连那纯粹不见底的幽黑都染上了世间最热烈的颜色一样,神秘极了,就连见多识广的林开阳,此时也有一瞬间的失神。

    “相反,”回过头来灿烂一笑,在身后绚烂如火的凤磐花包围下,林小胖露出个灿烂如血的微笑,“我很喜欢它!”

    这句话刚落地,那株看上去就不凡的凤磐似乎有意识一样,灵光一闪,抖落了大量火红的花瓣,花雨将林小胖整个围住,随着看不见的微风翩翩起舞,尽显自己心中的兴奋。

    “是吗?”伸手触碰那些柔软无匹的花瓣,被那如顶级丝绸般柔滑的感觉弄得一喜,林小胖眼中也闪过一丝纯粹的喜悦,“你也喜欢我吗?那真是太巧了……”

    站在原地欣赏了会儿这幅难得的景致,林开阳良久才走过来,看着发自内心喜悦的林小胖,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小胖能喜欢它真是太好了。”只字不提将这株凤磐移植过来的艰难,林开阳将还有些许烧伤的手背在身后,用那只完好无损的手笑眯眯的揉着林小胖的发顶,“不知怎的,我见到小胖开心,自己心中就开心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舔犊之情?

    “……嗯。”垂下眼眸,林小胖的视线在林开阳背在身后的手上微微一绕,不由得抿了抿唇。只是因为看见她有些黯然的表情,就在短时间内迅速将占据山顶不知多少年的移走,然后换成不惧她体内地心火与天罚之雷的非凡植株,不说其他的,单就这份心意,就让林小胖忍不住眼角发热。

    “老祖宗,你……”

    “对了小胖,”突然想起来一件更重要事情的林开阳正色看向懵懂的林小胖,表情是难得一见的严肃,“刚才那个陆晟纶,小胖对他的印象怎么样?”

    本来满腔的感动之情顿时就消失不见了,林小胖歪了歪脑袋,搜肠刮肚的捡出几个还不错的形容词,“嘛,虽然没有见过几次,但……勉勉强强,还算个不错的人吧……”才怪!

    “是吗?”表情更加严肃了,林开阳坚定的看向貌似对陆晟纶很有好感的小胖,语重心长的开口,“我本来也这么觉得,但是后来又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小胖,你可千万别看上他啊。”

    “欸?”刚从老祖宗居然也会用‘那家伙’形容人的讶异中回过神来,林小胖顿时又被接下来的雷给击中了,结结巴巴的指着自己,“您,您刚刚说什么?”看上他是什么意思啊!

    误会了林小胖的反应,还以为她对陆晟纶的印象还不错,林开阳顿时就皱紧了眉头,“陆晟纶那人,虽然看上去温柔多情,可那都不是他的真正面目。毕竟他修的可是……”

    “忘情道啊。”

    忘情道?

    诧异的睁大了眼睛,林小胖有些惊愕。忘情道这种高大上的东西,是那个跳脱不已的陆晟纶能修出来的吗?无论再怎么想,都看不出来那家伙有这方面的天赋啊!

    “别看晟纶那孩子看上去毛毛躁躁的,其实于这忘情一道,很有天赋。”叹口气,揉了揉林小胖毛茸茸的发顶,林开阳也觉得有些出乎意料,“那孩子天生的单水灵根,天赋极高,还不足百岁,就已经是合体初期修士,进境不可谓不快。再加上他天生的多情性子,对待爱慕自己的女修也不像其他修士一样冷漠,所以当初他择今后之路时,众人都以为他会修行极情之道……”

    “但是?”

    “但他却选了忘情道,”至今想起来还有些遗憾,林开阳忍不住叹口气,“当时浮云宫宫主都气疯了,不知将他吊起来打了多少次,陆晟纶就是死活不悔改,浮云宫宫主又只有他一个孩子,到最后,也只得随他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