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七章 听清楚了吗?
    亲眼看见林小胖渐渐好转的古书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放松下来之后绕着昏睡中的林小胖飞了几圈儿,等发现她丹田里的异状时忍不住叹了口气,“虽说是为了救你,可是现在这情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对你好……”

    “算了,”不过他很快就不发愁了,一头栽回了储物戒里,颇有种不负责任的意思,“等你醒了再说吧……”

    “毕竟,我看你还是很想能继续修炼下去呢……”

    第二天一大早。

    “所以说……”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林小胖扶着额头无力的质问某个罪魁祸首自己丹田里的异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不好意思的在空中打了个滚,古书的声音有些发虚,“怎么说呢,老夫只是一时情急,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你都知道是下策了还用这种方法?!”

    “我还不是为了救你!”

    古书顿时被林小胖的语气给惹怒了,指责她,“还不是你昨天晚上连叫林开阳过来的力气都没有!要不是不想看着你去死,老夫才懒得救你!”哼!不识好人心!

    林小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显然是回忆起了昨天夜里濒临死亡的感觉,只是还没等古书得意起来,嘴角就露出了一抹得逞的微笑,似乎终于抓到对方的小尾巴一样,“所以,你其实是怕我死吧?”

    “什……”

    “或者换句话说,”林小胖笑眯眯的打断古书恼羞成怒的话,顿时腰不酸腿也不疼了,软软的靠在椅子上,一副得势小人的得意嘴脸,“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会受到影响?”

    “再严重一点儿,就是,你也会死?”

    “……”

    最大的秘密被人戳穿,古书竟然有一瞬间的懵逼,等回过神后看着林小胖得意洋洋的嘴脸,整本书都有些凌乱了。他,他本来还想将这个秘密死死的压在心里然后拼命压榨林小胖呢?居然……

    居然就这么被拆穿了?

    啊啊啊他的一世英名啊!

    “看来果真如此啊……”

    搓了搓下巴,林小胖笑嘻嘻的将古书圈到自己怀里,整个人都压在想要落跑的古书身上,开始跟对方讲条件,“别这么害羞嘛,你都白白看了我这么多年了,难不成现在才觉得不妥?”

    “谁,谁害羞了?!”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欸……”

    突然低下头去死死的盯着那本古书看了好一会儿,直将藏在里面的一抹幽魂都看的起了一身冷汗,觉得自己整个人似乎都被林小胖隔着壳子给看透了。顿时结结巴巴又貌似理直气壮的反问,“什,什么事!”

    “就是觉得,”一方面觉得自己压在一本书身上说话的场景有些诡异,另一方面又不吐不快,林小胖纠结了会儿,还是决定顺从自己的本心,笑眯眯的开口,“经我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发现你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个上古大能啊……”这么逗比的家伙,怎么可能是那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大能?

    明显感觉那本原来还时不时挣扎一下的古书突然僵硬不动了,林小胖才慢吞吞的直起了身子,笑眯眯的开口,“怎么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今儿个要是老老实实的说了,我也就不追究你什么了,要是还敢隐瞒,我就……”

    “就什么?!”

    “哟呵,还嘴硬。”作势要下床,林小胖不免遗憾的开口,“我能怎么办呢?除了去喊老祖宗帮忙……我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吗?”

    “……”

    问题是要没有林开阳,他会怕林小胖一个半残吗?明显是故意威胁他!要是搁以往他早就一书页子扇过去了!只不过现在嘛……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日后他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呢,不愁报不了今天的仇!

    “你想问什么?”

    林小胖立马把踏出去的脚收了回来,一副大胜归来的模样,笑眯眯的趴在床上,用左手端着自己的下巴,含糊不清的说,“就,就从头说起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嗷呜。”

    “!”虚幻的额头上顿时起了几条狰狞的青筋,古书觉得自己现在若是有脸的话,大概也是黑的,“你以为自己在听人说书吗混蛋?!居然还敢吃东西?!”太过得意忘形了吧臭小子!

    “欸?”无辜的停下了往嘴里塞果子的动作,林小胖奇怪的反问,“不能吃吗?”

    “……至少给我郑重点儿啊混蛋!”一头冲了过去将林小胖手里的一大串果子撞飞出去,然后在她惋惜不已的叹气声中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口,“听好了,我可是十三万年前……”

    ……

    “听清楚了吗?”砸吧砸吧嘴,明明没有实感,古书却也觉得自己说了这么长时间有些口干,不过此时没那个条件,也只能转移注意力一样看向林小胖的方向。等看见个昏昏欲睡的人时身后的黑炎唰的一下就腾起好几丈,“所以……”

    “老子辛辛苦苦讲了这么久你就给我睡觉吗混蛋小子!”

    “是丫头啦,”神态自若的擦了把口水,林小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无奈的开口,“还有,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有好好听的啊!”不就是一心一意对待身边的人,结果被道侣和好友连起手来背叛致死了吗?一般的话本子里都有这个情节啊……

    不过她现在感兴趣的倒是另外一件事,“所以你现在到底还是不是之前那个青沐道人了?”

    “严格来说,是也不是。”不甚在意的停留在半空中,青沐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满不在乎,“我只是他的一缕残魂,但却有他的所有记忆,毕竟那家伙,死的那么惨……”无法不记忆深刻吧?

    “这倒也是。”怨气久久不散以至于衍生出了他这么个遗留物,倒也是个大写的惨字了。

    “那害他的那些人呢?”

    “……”

    古书不合时宜的沉默了下,林小胖却是第一时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自己也沉沉的叹了口气,“这世上,坏人怎么总是能活下来呢?”她是如此,连个十几万年前的修士也是如此。

    莫不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似乎是对林小胖心中所想深有同感,古书本来也是心有所感,但是一对上她若有所思的眼神,顿时就炸了毛,“你那是什么眼神?!觉得我是祸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