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二章 怎么可能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有了林开阳的坐镇,那些本就气势昂扬的弟子们比方才还要拼命,只为了能让太上长老看见自己,倒是让观战的林小胖看的一阵咂舌。

    林小胖的修为虽然不比从前,可眼力还是有的,就算自己不能打,可也从这些实力相当的比斗中得到些益处。更何况她储物戒里还有个能瞒得过林开阳耳目的青沐在,边看边讨论,虽然身边的人都碍于种种原因没有搭理她,但林小胖倒也不觉得无聊。

    只不过,大概是林小胖悠闲的模样碍了某些人的眼,见林开阳沉浸到与裴掌门等人的谈话中,当下就有个婀娜多姿的女修柔柔弱弱的飘了过来,用目光逼走几个坐在林小胖身边的长老后才娇软的开口,“柔儿见过林姐姐。”

    猛然抖了抖,林小胖将黏在那些精彩打斗上的眼睛撕了下来,惊讶的看着柔柔弱弱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修,脑子里有一瞬间的迟钝,“……你是在叫我?”这还是自她来罗山宗之后第一个主动跟她搭讪的女修呢!不过……

    抽了抽鼻子,林小胖的神色有些奇怪。这女修身上的气息怎么有些奇怪?好像……

    很熟悉的样子。

    那女修肉眼可见的俏脸一黑,但转眼就消失不见,目光柔和的看着林小胖,“此处只有您一个姐姐,妹妹自然是在叫你啊。”

    受不了的打了个哆嗦,不知怎的,听着这女修的娇声软语,以及那一句句不离口的姐姐妹妹,林小胖突然有一种自己突然跑错片场的感觉……

    明明是热血四溢的战斗场面结果你却给我来了个宫斗剧,这样真的好吗喂!

    等等!

    眉梢微微一挑,林小胖捏着下巴打量面前这个柔弱无骨的女修,越看越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尤其是这幅柔弱无骨的身段和眉宇之间的白莲花气质,而且对她的态度也颇为熟稔……

    “自然是见过的,之前在瀛洲城,姐姐不是跟屠家的人在一起见过我吗?咱们还在一起说过话呢。”

    哦……

    被这么一提醒,林小胖几乎是瞬间想起来了,目光顿时就变得有些微妙,“你是……那个鲲小姐?”之前见得时候,这位神秘的鲲小姐一直都蒙着面纱,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的真容,怪不得觉得她眉宇之间有些熟悉呢。只是这容貌……

    似乎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佳人啊……

    “姐姐终于想起来了,就是我啊。”没错过林小胖眼中的那一丝遗憾,鲲柔笑意盈盈的看着林小胖,只是那眉眼之间可没有一丝儿笑意,反而带着些腾腾的杀意,倒是比之前故意做出的柔弱之态要好看许多,只是那浓浓的挑衅意味还是让周围的修士忍不住频频侧目。

    “哦,是你啊。”还没回过神来的林小胖露出个淡淡的微笑,一指自己身边的位置,“你是没有地方坐吗?不如先坐在这……”

    林小胖招呼她的动作突然一顿,缓缓抬眼去看一副高高在上姿态的鲲柔,眼神逐渐凛冽,“你是鲲柔?鲲氏一族族长的女儿鲲柔?”

    “姐姐终于想起来了,”鲲柔一副得见知己的欢欣模样,上前来一手抓住林小胖的手腕,一手放在自己腹部,故作亲昵,语气却比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还要邪恶,“我还没谢过姐姐的帮助呢……”

    “看,你的元婴,在我腹中可是待的好好的呢……要不是因为你的这个元婴,妹妹我哪能活下来,还跟自己喜欢的人成亲呢?”

    拉着林小胖的手放在自己柔软的腹部,鲲柔笑意盈盈的开口,“姐姐要不要摸摸它,这东西虽然有几分神智,但毕竟只是个元婴而已,就算之前再怎么不听话,被教训了几次之后就温顺了许多呢。至少现在,都不会闹了……”

    “大概再过些时日,那东西就会变成一道养分了吧?”

    放在鲲柔腹部上的手抽搐一般动了动,鲲柔看一眼低垂着脑袋看不清神色的林小胖,制止了想要上前的鲲昇止,“大哥担心什么呢?今日五大宗门这么多弟子齐聚一堂,难道你还怕林姐姐会伤了我不成?”

    说罢,放开林小胖的手,站在坐在椅子上的林小胖面前,颇有种居高临下之感,笑眯眯的开口,“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姐姐下个月应该就要来参加我与十七的婚宴了吧?姐姐知道十七是谁吗?”

    被散乱发丝挡住额头的林小胖没有任何动作,鲲柔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得胜一般炫耀,“十七啊,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我们在一起已经超过两百年了吧?我小时候身子不好,都是他陪在我身边呢,无论我有什么要求,他都会去做,什么都听我的,那可真是段值得怀念的日子啊……”

    似乎是终于炫耀够了,鲲柔不管不顾身后鲲昇止拉扯她的动作,嘴角露出一抹充满恶意的微笑,“对了,姐姐应该不知道十七是谁吧……”

    “呵,”一直不曾出声的林小胖突然发出一声让人冷到骨子里的冷笑,让兴致正浓的鲲柔都突然一噎,惊讶的看着林小胖,心中突然生出些难以控制的冷意来,“你……”

    “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一手撩起挡满面前的长发,林小胖从发丝中间看过来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到极点的红光,看的鲲柔一个哆嗦,鲲昇止也警惕的上前一步,随时准备阻止看起来很危险的林小胖。

    只是林小胖自己却不甚在意,缓缓站起了身,双手拢着自己的头发,无声冷笑。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鲲十七这个名字?在苍穹炉里硬生生剖取她体内元婴的人……

    不正是鲲十七吗?

    她至今还清晰的记得鲲十七在毫不留情取出她体内元婴后在奄奄一息的自己面前说的那些话。

    “吾,乃海中鲲氏一族的族人,排行十七。”

    “不是你口中的荷华。”

    “更不是什么大山!”

    对啊,他不是大山,不是荷华,也不是她至今为止认识的任何一个人。他是鲲氏一族衷心的子侄,是眼前这个女修心心念念要成亲的丈夫,是潜伏整整三十年也要摘取自己元婴的第一狠心之人。

    他是鲲十七。

    天下最无心无情却也是最有心有情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