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他一定是故意的!
    “是这样吗?”嘴里嘟囔了会儿,陆晟纶疑惑的跟着一饮而尽。也不知道那对新人是不是看到了他们两个的动作,脚步微微一顿,竟然就这么举步离开了。

    “我去!”不可置信自己的举杯敬意就这么被华丽丽的忽视了,陆晟纶顿时怒了,一按桌子就要站起来。他堂堂浮云宫少宫主还从来没有被这么忽视过呢!

    然而他的暴走却被林小胖一把按住了,低声在陆晟纶耳边道,“冷静点儿。只是没有搭理你而已,这可是鲲氏一族的地盘,你准备做什么?!”脑残吧这是?

    被林小胖按住的陆晟纶像是被抓住脖颈的猫一般炸了毛,软了四肢,结结巴巴的喊,“你?!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

    “啧!”感觉周围的视线还在扫来扫去,看一眼耳根子通红的陆晟纶,林小胖抽了抽嘴角,顺势放手,又给自己倒了杯醇酒,“你给我小心一点儿啊,这众目睽睽的,若是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你浮云宫少宫主可就出了大名了……”

    “嗯。”

    陆晟纶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接下来的表现果然乖巧无比,周围的几个浮云宫下属看林小胖的表情简直跟看救世主没两样了,弄得她一阵无语。

    另一边,身为今日这场婚宴的两位主角,款款行到鲲洛枢等鲲氏一族长辈面前,微微施了一礼后,就在长辈的主持下行了礼。

    在林小胖看来,倒是跟凡人成亲时的礼仪差不多,热闹喜庆的很,不过比之威严庄重的道侣大典,还是差了那么几分,而且也没有道侣誓言……

    奇怪。林小胖搓了搓自己的下巴,他们两个明明这么相爱,彼此又都是同族,寿命相近,彼此的天赋又都不差,为什么不干脆结为道侣呢?

    要知道妖修的道侣仪式比人族还要紧密,基本就是你生我生,你死我死的那种。对于伴侣间坚贞无比的妖修来说不是正好吗?干嘛要这么麻烦,整了这么一出没什么约束力的婚宴……

    不伦不类的。

    其实不止林小胖奇怪,得知这件事的人就没有不奇怪的,只是碍于鲲柔的地位和鲲十七的实力,都没有说话罢了。更何况鲲十七还是以后的鲲氏一族族长,这件事更是说不得。因此这么一场大事,竟然没有几个人觉得不妥的,也是奇了。

    “父亲。”

    对着漫不经心的鲲洛枢盈盈一拜,鲲柔一脸的娇羞。只是她却没有注意到在她喊出那声父亲的时候,鲲洛枢的眼中闪过的那一丝不悦。鲲十七倒是注意到了,但是他一向冷清,根本就没当一回事。

    “嗯,起来吧。”放在桌案下的手紧紧拽着林开阳瘦削的腕骨,不管他怎么挣扎,鲲洛枢都不曾放开。明明林开阳身上的气机都快要把他激吐血了,偏偏鲲洛枢面上还是那么一副漫不经心的淡然模样。“既然已经如愿以偿了,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吧。”

    “多谢父亲。”从来没有得过鲲洛枢一句关怀的鲲柔激动不已的行了个礼,只是还没等她高兴起来,眼睛就对上了那位高不可攀的罗山宗太上长老淡漠的一瞥,整个人突然一抖,脸上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来,几乎都要被这位强大的威亚给震得站不稳了。

    鲲柔下意识的要往鲲十七身上靠,只是也不知道鲲十七是不是无意的,恰好往旁边挪了挪,鲲柔顿时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俏脸顿时红的像血一般,牙齿也紧紧咬了起来。

    林开阳——

    他一定是故意的!就因为自己用了林小胖元婴的事,他就非得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吗?这可是她的结亲大典!

    其实林开阳还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鲲柔而已。他本来就不喜鲲柔,以他的身份地位和实力,还不需要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小辈笑脸相向。事实上,他只是看着鲲柔娇羞满足的笑脸不爽罢了。

    就算是九重天上的仙人也有自己的逆鳞,林开阳只是个还没有得道的凡夫俗子罢了,自然也有逆鳞,那就是林小胖。

    说是执念也好,真心也罢,林开阳就是看不得小胖受委屈。亲眼看着害小胖至此的罪魁祸首这么兴奋,林开阳心中怎能舒服?!若不是顾虑着鲲洛枢口中所言能让小胖重新修炼的至宝,林开阳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呵,”注意到这一幕的鲲洛枢忍不住微微一笑,挥手让受伤不已的鲲柔退下,笑眯眯的给林开阳赔罪,“开阳若是心中不舒服,不如告诉我是因为什么,我给开阳解决了可好?”

    鲲洛枢轻轻淡淡一句话,几乎要将本来就魂不守舍的鲲柔给吓出个好歹来。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她虽然知道鲲洛枢对自己和弟弟没有什么感情,可是今日,几乎整个开源大世界的上层人物都来了,若是林开阳说对自己不满,难道父亲要在这个时候给自己难堪吗?

    好在林开阳并不是那种人,他只是冷淡的看了一眼鲲洛枢,就自顾自的往旁边坐了坐,想要离他远一点儿。而鲲洛枢的反应则是再次凑了过去轻声说话,将这满殿的人忽略了个干净。

    “……”

    底下众人的表情各异,只是心中对鲲柔这个鲲氏一族族长女儿的地位又有了新的认识。

    “……我怎么觉得好尴尬啊……”

    好不容易再次热闹起来的大殿下方,陆晟纶憋了很长时间才轻飘飘的说出了这句话,得到了林小胖不可置否的一眼,“真是难得啊,原来陆少宫主也会觉得尴尬?”这家伙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能茁壮成长的人吗?这反应倒是让她觉得有些稀奇了。

    “小胖,求别欺负我……”囧着一张俊脸,见林小胖不搭理自己,陆晟纶转了转脑袋,继续穷追不舍的跟旁边的人掰着八卦,仗着自己的一张俊脸以及客人的身份,迅速跟周围的鲲氏一族族人打成了一片,大大满足了一回自己的八卦之心。

    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陆晟纶捏了捏自己的喉咙,觉得不那么干涸了以后才神神秘秘的凑到了林小胖身边,“小胖,你想不想知道鲲族长的秘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