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等你回来
    淡淡的看了鲲柔一眼,鲲十七眉心处起了浅浅的褶皱,“你做了什么?”鲲柔的状况分明就是术法反噬,如果不是鲲柔自己做了什么,怎么可能变成这副模样?

    “呵,”鲲柔脸色惨淡的看一眼鲲十七,还没来得及说话,又忍不住吐了口血出来,“还不是因为那个林小胖!一定是她,一定是她伤了我!”那个女人,竟然敢弄死了她千辛万苦养的宠物!不可饶恕!

    眉梢微微一动,鲲十七低头看鲲柔的眼神有些复杂,显然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蠢货,“……你以为,她现在还有那个实力?”失了元婴的元婴修士,连个筑基修士都打不过吧?鲲柔养的那些东西有这么弱?得罪了林开阳都不知道,蠢成这个样子,怪不得不得鲲洛枢喜爱。

    “你的意思是……”

    眼中闪过一丝厉芒,鲲柔立即就想到了还逗留在鲲氏一族的林开阳。现在想想,她那些小鱼小虾们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失去了联系,以林小胖现在的情况,不可能会有那么强的实力……

    一想到那个从来都没有将自己看在眼里的冷淡男人,鲲柔就忍不住攥紧了拳头,贝齿咬的咯吱作响,“真是多管闲事……”不就是仗着父亲对他的些许感激之情吗?屡次对她的事加以干预,真是不知好歹!

    鲲十七没有对她这句不知死活的话加以评价,见她还能动,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明日族长要打开禁地的禁制,林开阳太上长老与那个女修都会去。族长本来想让你我一起去,但你现在身受重伤,就留在这里好好养伤吧。”言下之意是他竟然要一个人去那禁地。

    鲲柔原本还算冷静的脸色顿时就紧绷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喊,“你想抛下我!你是不是想去找那个女人?!”

    坚定的脚步突然一停,在鲲柔受伤的表情里转过头来,鲲十七向来表情不明显的脸上此时竟然露出一抹的厌恶,“鲲柔,在说话之前,记住你好歹是个修士!你这样说话,只会让我愈发觉得恶心。”

    “啪!”一个白玉茶盏擦着鲲十七的脸颊飞了出去,刚好撞在门上,嘭的一下化为了点点碎屑,可见鲲柔刚才用的力气有多大。

    “滚出去——”

    “咯吱”,鲲十七毫不留念的拉开门走了出去,将疯狂咒骂的鲲柔以及那一室狼藉都掩在了门内,迎面撞见几个战战兢兢的侍女,鲲十七淡淡的留下一句“照顾好公主”就迅速离开了,只剩下几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侍女……

    ***

    翌日。

    一大早就跟着自家神采奕奕的老祖宗走出来,一路上遇见无数对他们行注目礼的鲲氏一族族人,饶是林小胖早有心理准备,也觉得自己身上火辣辣的发烫。这些人,之前又不是没见过她,用得着特意起这么早就为了看她一眼吗?

    不过那禁地的入口居然就在三天前她遇见鲲十七等人的古树之下,倒是让林小胖有些惊讶。

    “开阳,来这里。”

    本来林小胖以为自己来的就已经够早了,没想到还有更积极的人,这不,鲲洛枢鲲族长比他们来的还早,现在正站在最前面笑意盈盈的招呼他们祖孙两人过去呢!呃,虽然林小胖觉得鲲洛枢时不时看过来的眼神并不是那么欢迎她……

    果然,林小胖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被鲲洛枢挤了出去,狼狈的后退了两步,囧囧有神的被安静站在一边的鲲十七伸手抵住了后背。

    “……多谢。”被鲲柔那几乎要喷火的眼神一看,林小胖嘴角抽搐的连忙退开,机灵的跟鲲十七拉开了老长一段距离,规规矩矩站在林开阳身后,决定除了老祖宗,不管是谁都不跟他们搭话。

    淡淡的看了一眼对自己避之不及的林小胖,鲲十七照常面无表情的松开了手,还没等他放下,旁边的鲲柔就挤了过来,笑意盈盈的捧着鲲十七的手,担忧的开口,“夫君,禁地里处处危险,进去之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在外面等着你平安回来。”

    然后不管鲲柔暗含拒绝的眼神,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眼神却透过鲲十七的肩膀落在了两个站在鲲洛枢身边的鲲族人身上,见他们两个了悟的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得意。缓缓站直了身子,脚下却一个踉跄柔弱无骨的靠在鲲十七怀里,给安安静静的林小胖投过去一个隐蔽的挑衅眼神。

    “?”

    简直是站着也躺枪的林小胖接收到这个意味不明的眼神,反应十分迅速的往林开阳身后一藏,瞬间将自己缩成了个无害的球。

    白瞎了一番表演的鲲柔……

    咬牙切齿的按捺下心中的杀意,鲲柔扬起一个含着泪花的明媚微笑,就一副不多事的模样站开了些,好让鲲十七离开。

    旁边几个看见这一幕的长老皆忍不住松了口气,笑眯眯的看着这对新鲜出炉的小夫妻,对鲲氏一族的未来又多了几分信心,只是当目光扫到林开阳与林小胖两人时,老脸顿时就拉的老长。

    唉,也不知道族长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能允许两个人修进去他们神圣的禁地呢?要不是知道鲲洛枢那诡异无常的脾气,他们早就冒死进谏了好不好?

    “好了,”看够了好戏的鲲洛枢终于开口制止了老泪纵横的几个老褶子脸,大手一挥,那块儿平平无奇一点儿异常都没有的树根处就蓦的出现了一道光彩夺目的门,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的,是与海底绚烂景色不太一样的景致,“别墨迹了,进去。”

    “……记住我在等你。”最后在鲲十七耳边叮嘱了一句,鲲柔就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好让鲲十七跟着众人进去,直到所有人都消失在了门内,鲲柔仍然站在原地眺望。那柔美又哀伤得身姿吸引了无数年少的鲲族少年为之矗立,又很快在父辈的呵斥下离开。

    等到准备进禁地的所有人都依次迈了进去,此地又只剩下了鲲柔以及几个侍女,看着缓缓关上的光门,鲲柔柔美娇软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意,诡异的让站在她身后的几个侍女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公主她……

    到底想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