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以后还需多加小心
    “轰隆”

    最后一道有气无力的雷霆劈下,林小胖面无表情的将之吸收殆尽,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林小胖打怕了,这场雷劫在劈了整整两个时辰之后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散了。

    如同雨过天晴一般,原本乌云蔽日的天空慢慢撕开一道口子,从中撒下一道道璀璨的金光来,紧接着就是一场泛着柔润金光的金雨窸窸窣窣落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众人艳羡的看着林小胖周身那些莹润的劫后金露,眼中的羡慕几乎都要溢出来,几乎要忍不住向前抢了。至于为什么没有付诸行动

    看一看那些在林小胖抗完雷之后就急匆匆的赶过去护法的罗山宗众人吧!那么紧巴巴的看着,还有谁敢不长眼的上前啊!即使有些想仗着交情过来看看的修士,也在多宝阁主事的引导下回客房休息了。

    不是没注意到那些隐藏在客气之下的贪婪视线,但是有罗山宗众人的护持,林小胖也不甚在意,只是略微有些烦人罢了。抬眼看了一下明亮的天空,一滴金露飘飘摇摇的落在了她的眼帘上,忍不住闭了闭眼,感觉到那滴金露直接渗入到了自己的肌肤里,神速的修复着自己破裂的的肌理。

    低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些没有接触到自己的金露在落到地面的一刹那都直接消散,林小胖眉头微微一颤,这些劫后金露珍贵非常,几乎可以治愈一切伤势疾病,乃是世间最常见,也最难的的一种至宝。因为,这种至宝,是天地对于扛过雷劫进阶的修士的补偿,也是一种肯定。除了修士本身之外,别人皆无福消受。

    当初林小胖只有筑基修为的时候,玄霆曾经用秘法让它的孩儿分享过自己的劫后金光,那时候她的修为太低,那些金光根本不像现在这样还会形成金露,但即便如此,那些金光对于玄小宝也是极有益处。眼下这场金露的数量不少,她一个人肯定是用不完的,其他的没有接触到的几乎都要白白浪费,老祖宗现在还在闭关,这些东西对于他老人家的伤势,应该有用吧?

    迅速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瓶子,这是林开阳给她的东西,勉勉强强算是一件法宝,别看东西小,却十足的坚硬。拿着瓶子,小心翼翼的凑到一滴金露下面,接了进去,只是等林小胖凑过去看的时候,那滴金露竟然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了!

    “欸?”惊讶的看一眼空无一物的瓶子,林小胖有些讶异,她方才明明亲眼看见了,不可能弄错,可为什么会不见了?

    郁闷的拨弄了一下瓶子,林小胖没看见裴掌门欲言又止的表情,低头问青沐,“这东西不能收集?”这金露也算是活死人肉白骨的好东西了,她还想弄一些给老祖宗呢!

    “这是天道给你的补偿,自然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用。”眼馋的看了一眼林小胖周身仿佛不知疲倦一样落下的金露,饶是青沐已经死了十几万年了,心中也是压抑不住的艳羡,也不知道林小胖到底是怎么得天道青眼的,一次化神后期的进阶而已,竟然就有这许多的金露落下,要知道就是他当年,也没有这么多的福泽呢!

    啧,只可惜他现下只是个残魂,这东西再好,也是无福消受了。

    “难道之前就没有人试过收集吗?”

    “这我怎么知道?”他们那时候都是只怕自己吸收的金露不够,哪里会费那个心思去收集多余的啊!也就林小胖这个大户能悠闲地想这个问题了!

    低着脑袋仔细想了想,林小胖试探着伸出手指,在指尖上蒙了一层淡淡的雷光,“这金露是在雷劫之后出现的,其实跟雷霆也有一定关系吧?反正都是给我的,怎么给不是给,我先试试”

    “别多费心思了!你以为天道是谁都可以算记得咳咳咳”惊骇的看着林小胖指尖那一滴欲垂不垂的金露,小小的珠子上泛着一层浅淡的金光,在阳光的照拂下显得那么耀眼而又美妙,在林小胖指尖不停的滚动,仿佛下一刻就要掉落下来一样。然而,它并没有落下!

    抓狂的看着林小胖指尖的那一滴金露,青沐只觉得自己十几万年来的认知都在这一刻出了差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心中飞过一排排血淋淋的大字,大概是受打击太大,青沐直接隐到书里休眠去了,再看下去,他怕自己会打死林小胖这个异端!

    挑了挑眉,林小胖笑眯眯的将那一滴看起来莹润可爱的金露放在了瓶中,还不放心的眯着眼睛往里面看了看,发现那金露像是水银一样随着瓶子的晃动而晃动,却没有一丝要散架的意思,周身环绕的蓬勃生机也没有丝毫逸散,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去寻找下一颗金露,接二连三的接了小半瓶子。大概是看林小胖已经可以活蹦乱跳的收集了,这场持续时间不短的金雨非常迅速的收了尾,让忙的不亦乐乎的林小胖好生遗憾。

    “咳咳。”

    见林小胖看着天空一副遗憾的模样,早在林小胖拿出瓶子的时候就命令罗山宗弟子统统别过脸去的裴掌门握着拳头轻咳了一声,吸引了林小胖的注意。

    “见过掌门。”

    迅速将玉瓶收到储物戒里,林小胖端正的给裴掌门施了一礼,方才裴掌门对她的维护之意林小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这位掌门为人端正公平,却又对她多加照顾,即使知道是因为老祖宗的缘故,林小胖也很难不对他产生好感。

    “嗯。”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林小胖的储物戒,看见林小胖一如既往地表情,裴掌门顿了顿,还是什么都没说,金露那东西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个好东西,尤其这场金雨又是难得形成淡金色金露的,他倒不至于对它生出觊觎之心,只是难保其他人会心生贪念。

    “以后还需多加小心。”

    最后,裴掌门也只是说了这么淡淡的一句罢了。想来小胖也是要把这东西给太上长老的,他就不必费那个唇舌了。

    “小胖明白。”

    不是没看见裴掌门欲言又止的模样,本来还以为裴掌门会说些什么,结果他什么都没说,林小胖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笑眯眯的应了一声,林小胖就顶着罗山宗弟子的热切目光跟在裴掌门身后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