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你难道不知道
    拿着那盒子犹豫了会儿,林小胖实在是受不了旁边金龙那眼巴巴却故作无意的眼神,叹了口气,将盒子往外推,“还是算了吧,无功不受禄……”看金龙那样子,林小胖还真怕自己拿了东西以后被堵住抢走。与其那样白欠陌源生一个人情,林小胖还不如选择不要。

    陌源生皱了皱眉头,眼睛往旁边一撇,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那条可怜巴巴的金龙,直将它看的忍不住缩了缩身子,就将那玉盒子直接塞到了林小胖怀里,“不用跟我客气,小胖……”

    “哗啦!”

    一声清脆的裂音在众人耳边陡然响起,下一刻林小胖黑亮的眸子里就映出了头顶上银河乍现般倾颓而下的漫天池水!

    “何人胆敢破坏我的洞府!”

    原本懒洋洋的看着林小胖与陌源生互动的金龙在声音响起的一刹那就一改之前颓废的模样,狠狠地抬起身子,口中发出一阵奇怪艰涩的声音,无形的力道顺着这道声音往四面八方涌去,震得林小胖忍不住吐出好几口鲜血来,很快就融化到了身边无处不在的水中。

    说来也怪,随着这几口污血的呕出,林小胖的肚腹反而没那么疼了,这会儿还能瞪大眼睛缩在陌源生身后打量四面八方的情况。

    “上面还有九位同门,难不成是他们不小心弄出来的动静?”

    “不会。”简短的回答林小胖这个问题,陌源生眉头微蹙,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太喜欢的人,眉心处拧成了一个小疙瘩。不过很快宽慰林小胖,“你不必担心,我会送你出去。若是……若是你不放心那几个修士,我去帮你把他们弄出去。”

    说着这话,陌源生脸上那种郁猝的感觉还是没有抹去,看的林小胖都忍不住有些纠结,还有他这话……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她可没有那么善良,那九个人跟她可没什么关系,如果非得取舍的话,她肯定是选择更为熟悉的陌源生啊!

    只是还不等林小胖开口,一道无形却凛冽的剑气猛然挥洒过来,速度之快,即使林小胖的神识勉强感知到了,也丝毫没有反应的时间!

    幸好一直注意暗中情况的陌源生一把拽住了林小胖,将她往旁边推了推。林小胖是平安无事了,但他的胳膊上却多了一道深深地伤痕。

    猝不及防之下被推了个趔趄的林小胖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不由得一愣。这个伤痕怎么看上去像是在最后一刻被主人猛然收回去剑势所致?要不然那么强大的强大的剑势为何只留下了一道连鲜血都没有溢出来的口子?

    即使心中仍然有疑惑,但林小胖还是在第一时间扑了回去,抓着陌源生的胳膊就要给他疗伤,只是在看见伤口处翻滚着的粉红伤口时顿时一惊,不可置信的抬头去看陌源生。

    “你……我为什么感觉不到……”任何血腥气?!

    难道是被池水冲刷走了?可那也总得有个过程吧?她敢保证自己确实没有看到陌源生身上留下的鲜血!修士即使再怎么厉害,在没有飞升塑造仙体的时候,也只是**凡胎罢了,可陌源生这是……

    一把将林小胖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陌源生随手画出来一个阵法,将他与林小胖和池水隔离开来,然后单手挡住了下一道比之前更加狠厉的剑光,眼中闪过一丝浓重的不悦,反手将剑光推回去,暗处藏着的人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闷哼,水中顿时溢出了些许血色。

    怒发须张的金龙终于因为这声闷哼找到了来人的具体位置,狞笑一声就扑了过去。它之所以能一直安稳的待在这里,也是跟多宝阁定下过契约的,这人如此光明正大的走进来,还不知道上面那九个年轻修士怎么样了,若是出了事,即使多宝阁怪不到它头上去,它自己心中也难以接受!

    “叮!”

    金龙打在那人身上的力道几乎可以劈山裂石,但是林小胖却听到一声清脆的格挡声音,然后就是一连串叮叮当当的脆响,似乎来人手中有什么兵器足以抵抗得了金龙那一身千锤百炼的鳞片一样!林小胖想看看来人究竟是谁,却因为陌源生将她揽在怀里的动作丝毫看不见战局,神识也被这他设下的防护罩阻拦,这会儿听见这等激烈的战况却只能用耳朵听听,当真是急得抓耳挠腮。

    “陌源生,放开我!”

    清晰的感觉揽住自己的胳膊微微一抖,然后陌源生温和的嗓音就在林小胖头顶上响了起来,甚至还带了一点儿微薄的笑意,“你想看?”

    林小胖心里一喜,还以为他终于要放开自己了,心中顿时一喜,手中的他下一句话就把自己给噎死了。

    “不行!”

    “你……”那你还问个屁啊!

    林小胖气结,却死活挣脱不开,恨不得将陌源生撕巴撕巴团成球扔了!只是自己挣脱不开,就只能努力的竖起耳朵,仔仔细细的听外界的动作。

    水中,丝毫不受影响的金龙与来人战了几个回合,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

    “怎么?亲眼看见那小子怀里有其他人,心里头不舒服了?”贱兮兮的挪喻了一把陌源生和来人,金龙嘴里调侃,下手却没有一点儿放松,百无禁忌的开口,“我看你这几十年跟着那小子也是白跟着。都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对你不理不睬的,你说说你这是何苦呢?我看你的修为也不错,未必没有飞升的可能,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呢?不如趁着还有抽身的可能,赶紧离开吧,别耽误了自己一辈子……”

    对面那人听它絮絮叨叨了大半天,脸上露出一抹浅淡的疑惑,根本就听不懂它在叨咕些什么,目光在底下拥在一起的两人身上看了一眼,正好对上陌源生带着些许厌恶的眼睛,心中不由得一痛,再看林小胖时表情却有些古怪。

    似是厌恶,似是惭愧,似是怀念……

    最后硬生生定格在了淡然无波上,浅淡的看一眼面对自己时面无表情的陌源生,一脚将碍事的金龙踹开,来人沙哑着嗓子开口,“为什么要来这里?来了之后,为什么不赶快离开?”

    “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到处都有人追杀你吗?”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